要聞解說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納人民幣入SDR然後呢?

音頻 05:18
路透社
作者: 夏榕
14 分鐘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周一終於宣布,人民幣納入SDR (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權重10.92%,成為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之外的第五種儲備貨幣。新的貨幣籃子將於2016年10月1日正式生效,這也可謂是中國躍升為全球經濟強國過程中的一個裡程碑。

廣告

我們注意到,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宣布這項決定後,市場最先是對其後人民幣彙率走向頗為關注。對此,路透社引述投信專家分析說,整體來看人民幣納入SDR的議題仍具有長線的實質意義;首先,是中國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大進展,中國央行將更積極與更多國家簽訂雙邊貨幣互換協議(SWAP)、廣設離岸人民幣清算行等來推廣人民幣在貿易與交易層面的運用。

再來,在人民幣國際化的主要目標下,北京將更小心謹慎維護市場信心,預料中國央行(人民銀行)透過各種干預來穩定彙價的行動將會更加頻繁。此外,儘管人行有意圖維持人民幣彙價穩定,但趨勢與方向還需視市場的變化而定;舉例來說,當前人行採取寬鬆貨幣政策、總經濟數據表現仍不理想,反觀美聯儲將進入升息循環,人民幣兌美元趨勢上仍將偏貶。

不過,中國央行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今天卻喊話,大可不必擔心人民幣彙率出現持續貶值,彙率改革也將漸進推動。他在人行召開的人民幣加入SDR吹風會上並稱,中國的長遠目標是清潔彙率,達到干預極少的情況,但在目前的過渡階段,在彙率波幅過大及外彙資金出現異動情況下,央行會果斷適當干預。

他強調,外彙干預使得整個彙率的形成機制,從有管理的浮動彙率,向今後進一步走向市場化的過程更加平穩。中國目前實行有管理的浮動彙率制度。而少數發達國家實行彙率自由浮動,又稱“清潔浮動”,指的是中央銀行對外彙市場不採取任何干預活動。

在貨幣政策的影響上,易綱指出,入籃對中國貨幣政策框架的影響有限。談及資本項目相關政策時,易綱表示,人民幣加入SDR後肯定會被廣泛使用,就如同法新社報道的那樣,人民幣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的提高,將來必然會帶來在全球對人民幣資產的投資使用,也必然會帶來跨境資金流動的增加。另據渣打銀行預估,2016年全球央行流入人民幣資金將達1250億美元,且人民幣2020年前將成世界第三大貨幣。

換句話說,納入SDR相當於為人民幣貼上了“硬通貨”的標籤,各國央行和主權財富基金將增加對人民幣資產的配置。人民幣在國際儲備中佔比若趕上日元,全球央行對人民幣資產需求將增加2100億美元,若趕上英鎊,將增加約2900億美元。

同樣的議題,美國《華爾街日報》則引述許多中國觀察家的分析指,IMF的決定有很大程度是基於政治考量,目的在於鼓勵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進行更大力度的經濟改革。

該報認為,在中國政府開始放寬嚴格管控的彙率及金融系統之際,IMF的決定將授予人民幣一定程度的國際合法性。不過,其他一系列因素將決定人民幣作為實質全球儲備貨幣的命運。也就是說,中國建立市場化的彙率機制、深化金融系統改革、強化國內經濟機構並取得更穩健的長期經濟增長的速度,將是各國央行和投資者是否有足夠信心增持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的主要決定因素。

未來,北京會不會辜負了IMF這項美意,還有待世人的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