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環保

福建寧德警方疑似以查“賣淫”手法趕走環保志願者

浙江杭州某鋼鐵廠煙囪濃煙滾滾。攝於2015年3月18日
浙江杭州某鋼鐵廠煙囪濃煙滾滾。攝於2015年3月18日 圖片來源:路透社/Stringer
作者: 上海特約記者 曹國星
8 分鐘

昨天(12月3日)早晨5點半左右,兩名NGO組織的環保志願者  北京“自然大學”的徐勇和天津綠領的田某(女),在福建省寧德市某賓館被蕉城區警方帶走,理由是“涉嫌賣淫嫖娼”。此事引發了環保NGO圈的廣泛質疑和抗議,當天下午,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當日致函寧德市公安局,表示兩人均是熱衷環保事業、在業內小有名氣的環保志願者,“此次二人剛到寧德便被以賣淫嫖娼為由抓捕,實在荒唐”。

廣告

昨日10時56分,兩人所在機構致電寧德市蕉城區公安分局刑偵隊,接線工作人員確認上述兩人“在裡邊”,並肯定緣由  “就是賣淫嫖娼”。被問及如何認定是賣淫嫖娼?刑偵隊工作人員稱正在了解。

寧德警方今天下午回應了外界的質疑。

警方稱,“12月3日凌晨,蕉城公安分局接到群眾舉報稱:蕉城區蕉南速8酒店內有人進行賣淫嫖娼活動。接到舉報後,我局立即組織警力前往蕉南速8酒店進行例行檢查。”

經查,8713房間內住着一男一女,男子徐某(江蘇人),女子田某某(天津人),該兩人無法說清兩人之間的關係,且拒不配合民警調查。據此,我局民警依法將二人口頭傳喚至蕉城分局接受進一步調查。

被警方扣押接近24小時後,警方稱“經調查,徐某和田某某系朋友關係,未發現其二人有違法行為,已按照法定程序在法定時限內結束對該兩人的傳喚。”

自然大學污染防治負責人毛達告訴媒體,被警方帶走前,徐勇一直在關注福建寧德的鎳合金產業園工業污染和濕地破壞問題,2015年初至今赴當地調研多次,這次是去繼續調研。此前徐勇曾接受本台記者採訪,談他在對寧德鎳合金項目對當地海洋生態和大黃魚保護區的污染的調研情況。

天津綠領負責人之一董劍表示,天津綠領同樣關注在福建寧德鎳礦污染,“12月1日,我們安排了田某和自然大學的徐一起出差去福建。希望了解鼎信鎳業和義聯集團的整改狀況。”

據說,此前一天即12月2日,田某與徐勇調研過程中被發現,工廠記錄了田某身份證號,次日凌晨,兩人就被帶走。

徐勇前後調研寧德污染長達七個月,曾在寧德當地租房,打算跟蹤調查,卻在三天內被房東趕走,理由是‘受到壓力不敢出租’。”

徐勇曾多次講述過調研被阻的情形,“某次調研中被車輛跟蹤,根據他們的描述,車開得很兇,似乎像要撞過來。環保組織贈送給當地誌願者用作調研的無人機,此前也被沒收。

業內人士告訴本台,此番徐勇所以和田某共居一室,一方面是環保機構經費緊張,節省開支,另一方面是徐勇在在當地調研時曾被警方跟蹤,其信息源也當地政府警告報復,因此未登記獨立房間,住進兩張床的標間,希望保持低調。

對警方拘傳兩人是否合法,業界多有爭議。福建維權人士游精佑就說,“以前是用涉嫌吸毒拘傳,現在異性同行是嫖娼賣淫,如果是同性的就是搞基,如果人多呢?聚眾淫亂。福建警方做假案出名,不是沒有原因的。”

今天(12月4日)凌晨,兩人在警方“護送”之下,搭上了返回北京的高鐵,原本計畫在寧德的調研也被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