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趙永升:人民幣入籃是其國際化的一個裡程碑

音頻 09:48
人民幣被納入國際特別提款權的貨幣籃子。
人民幣被納入國際特別提款權的貨幣籃子。 路透社照片/Tyrone Siu
作者: 艾娃
26 分鐘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12月1日宣布將中國貨幣人民幣納入其特別提款權(SDR)的貨幣籃子,消息傳出引發各方的議論,尤其美國的強烈反彈,更有參議員批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不是在設法阻止中國操縱貨幣,而是在鼓勵中國操縱人民幣彙率。今天本台連線採訪旅法華人經濟(金融)學者,全法中國法律與經濟協會副會長,趙永升先生,請他談談相關話題。

廣告

法廣:趙先生你好。
 

趙永生:你好。
 

法廣:國際貨幣基金正式宣布將人民幣納入該組織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這對中國的經濟金融有哪些好處 ?
 

趙永生:首先它是貨幣的一個裡程碑,也就是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裡程碑。我實際上是關注SDR就是特別提款權,應該說是最早的人之一,我在2011年就發表了一篇文章提出人民幣加入SDR權重是百分之十左右,那麼這次實際上是十點九二(權重),所以這是非常的理想。
 

人民幣原來只是國家貨幣,中國的國幣,後來成為地區的貨幣,現在要實現人民幣國際化。國際化。貨幣分為很多種,剛才講到的有國家貨幣、地區貨幣、國際貨幣,還有就是國際中心貨幣,美元就是國際中心貨幣,那麼其他的如:歐元、日元、英鎊在特別提款權里的,都是屬於國際貨幣,那麼(人民幣納入SDR)是一個裡程碑的作用。因為貨幣一旦走向國際化之後,對貿易、經濟的整個結算的意義是非常、非常的重大。
 

法廣:那麼壞處呢?對中國經濟有沒有壞處?
 

趙永生:壞處,可以說是沒有壞處,不過有一些要謹慎的地方,也就是說你的貨幣邁向國際化了。那麼,中國的貨幣基本上是國家掌控的比較多,國家干預的比較多一些;市場起到的作用小一些,也就是說有一隻無形的手和一隻有形的手,更多的是讓有形的手在起作用。那麼我覺得這一點會警示政府,因為邁向國際化、人民幣已經加入了特別提款權,那麼以後貨幣政策、金融政策就要更多的考慮市場作用,就是說貨幣市場化的進程要加快,這一點談不上是不好的地方,但是需要加快。所以說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當然有需要謹慎的地方。
 

法廣:特別提款權到底有哪些作用呢?
 

趙永升:特別提款權其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貨幣,它由世界上幾個影響最大的貨幣,最初的時候,是由美元、德國馬克、法國的法郎、日本的日元和英國的英鎊這五個貨幣組成。它們的權重分別是百分之四十二、百分之十九、十三、十三和十三,這是最初的時候,1981年第一期的時候;那麼後來,歐元出來了,也就是把德國馬克和法國法郎擱在一塊兒成為的歐元,這主要是(方便)國際貨幣基金以及一些國際機構之間結算的一個方式、結算的單位。
 

法廣:人民幣進入了貨幣籃子,美國的反應為什麼那麼強烈?
 

趙永升:你挑戰了他的地位了。最初2011年提出來(人民幣入籃)的時候,我就主張人民幣要聯合歐元共同抗衡美元。中國後來實際上也是這麼做了。
 

今年六月,我在上海復旦的研討會上,還提出來人民幣入籃今年很有希望,但是一定要聯合歐洲,尤其是法國,我說因為只有他們的援手,人民幣最終才有可能加入。

因為美國,你是在挑戰他呀!他原來是老大, 被(中國)稱為美元霸權也罷,它(美元)是唯一的一個世界中心貨幣。最早的時候,在美元之前是英鎊,它(美元)把英鎊打敗之後,美元就是老大,一直到現在。即使這次,他(美國)同意讓人民幣加入(貨幣籃子),我仔細對了一下,原來他(美國占權重)是41.9,現在略微降了一點,才降了百分之0.17,41.73,他(美國)沒怎麼動。
 

法廣:那它(美國)的地位說實在的沒有什麼改變嗎!
 

趙永升:它(美國)在百分百裡面沒有怎麼變化,略微小一點。但是它(美國)為什麼要抑制中國呢?因為中國的貨幣原來不是在貨幣籃子裡頭,現在一下子進去了,不單單進去了,而且排第三了,一下子進入到(世界)第三大貨幣, 也就是說美元和歐元之後,就是人民幣了。所以它(美國)是非常非常緊張的,這讓它想起當時是怎麼把英鎊打下去的,英鎊也是這樣被美元一步步弄下來的,所以他當然非常緊張。
 

當時在復旦講演時,我還說呢,這次最終美國肯定會同意中國(進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但是一定要讓歐洲援手,美國人會順水推舟,它看歐洲那麼賣力;日本當然看美國的眼色,很晚才同意;英國不用說,英國是為了和中國之間的經濟利益;法國是看定的,草在卡恩的時候就一直支持中國,這次拉加德就更不用說了。
當然最後為什麼同意呢?中國的貿易量在那兒,貨幣的實力在那兒。
 

六月份,我就說過,如果這次美國人不給中國貨幣這個地位,因為關鍵是美國,美國人不給的話,再過五年,到2020年就沒有意義了!為什麼呢?因為你給不給地位都在那兒了,所以我認為美國肯定會做個順水人情,他果然做了,但裡頭的爭鬥也是很激烈的。
 

(美國)很多議員是堅決反對的,因為這意味這他的美元霸權第一次收到那麼大的挑戰。唯一對他的挑戰就是這個。
 

法廣:那麼為什麼歐元國家,德國和法國反應不大,而且支持人民幣入籃呢?
 

趙永升:我是這麼認為的,任何事情都要保持平衡,貨幣也是一樣。歐盟和美國本來是表兄弟的關係,但是呢!實際上他(歐洲)也是受美國人欺負的,尤其是原來的兩極世界,美國和蘇聯的兩極霸權,在蘇聯解體以後,就失衡了,實際上形成了世界上真正意義上的單極世界。
 

單極世界之後,現在無論是歐洲人還是中國都希望建立一種新的世界秩序,無論是政治、經濟秩序,還是貨幣秩序,這種秩序,我就叫它為三極或三元社會,三元社會就是美國、歐洲和中國。因此歐洲人絕對是會支持中國的。
 

仔細看一下,這次讓利最多的是誰呀?歐洲!歐元(占貨幣籃子中的權重)原來是百分之37.4,一下子讓到30.93,中國占權10.92中,大約有6.5是歐洲人給的,所以要感激當然我是作為各人感謝歐洲人,給了中國將近三分之二(的權重);美國人只給了0.17,然後日元是3左右,英鎊是1.3左右非常少,主要是歐洲。
 

所以歐洲不僅不反對,還給予支持,還讓利。歐洲人很有遠見。這也是為了建立新的貨幣平衡,新平衡對歐洲有利。因為失衡對歐洲也不利,他們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