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話題

北京霧霾爆表還去巴黎高談闊論

音頻 06:01
作者: 北京特約記者 周西
20 分鐘

僅僅剛看到了一天的藍天,12月6日,北京再次發出重度污染橙色預警, 從12月7日至9日,北京城將再次陷入致命的有毒霧霾之中!我們今天的話題就從這裡說起。面對揮之不去的嚴重霧霾,北京市長王安順一年前,面對中央高層的鄭重表態又被刷屏了。有報道說,當初王安順市長和習近平曾就北京的氣候問題,簽訂了一個三年生死狀。當時習主席對王市長說,三年不解決北京的氣候問題,你要提着你的頭來見我。

廣告

對此,作者李晨輝的文章點評說,我們從這段對話中可以看出,習王這兩個人,都對氣候的治理缺乏基本的常識。不用說三年,即使30年能夠治理得好,就已經很不錯了。所以說,當初習主席提的這個要求,這個目標,本來就已經接近於笑話,起碼是一個絕對不可能實現的任務。這比當年老毛說什麼“三年五年就要超英趕美”,還要離譜一萬倍,而這樣的生死狀,王安順市長都敢簽,令人匪夷所思。

到底是因為王市長完全不懂環境污染治理的複雜性、艱巨性,還是為了把官當下去,而要官不要命了呢?或許是他明白,中國的許多領導說話,都跟放個屁差不多。所以,盡可以現在在這裡放大炮,說豪言壯語,到時候實現不了,也根本不會有人追究的。其實,那王市長要是稍微懂一點行,他原本應該立刻和習主席表示,說這個任務恕我實在完成不了。

否則,如今三年的期限,好像已經過去了快兩年,北京這一次的霧霾,證明北京的氣候治理,不但未見任何好轉,反而還在繼續惡化。這樣一來,你當初所說的那個提頭來見,到底是兌現還是不兌現呢?對此,有網友跟帖點評說,“權力無窮大,責任無限小”的中央集權專制,才是中國霧霾久治不絕的罪魁禍首(網友海標槍)。等到北京在霧霾中消失之前,他們早都跑到邪惡的美國等西方國家了,反正其親屬們早已拿到綠卡了。(網友lin&s)

就這個德行,還上巴黎去講什麼世界冷暖?自己的事什麼都解決不好,全是扯淡,什麼萬眾創新,什麼騰籠換鳥,還有那個把權力關進籠子,都是扯淡。實際上,狗屁也不是 (網友南客)。半個中國霧霾,還有臉在巴黎高談闊論 (網友用戶一介匹夫)。這樣的小小“妄議”,撼動不了偉大的社會主義。我們偉大的祖國,就像一輛大柴油車,前面滿是正能量,後面放出的臭氣尾氣卻衝上雲霄。(網友12- )

作者牛虻的的文章說,想想三個月前大閱兵那會兒,北京的天空,那是多麼藍啊!藍的清澈、藍的精湛、藍的迷人、藍的妖嬈!但遺憾的是,那閱兵藍的表象,其實並非北京本色。北京天空這些年來的主色調,其實主要還是灰色的!那所謂的“閱兵藍”,不過是造了幾個月的假,生生硬造出來的,與真心實意艱苦細緻的環境治理,並無半毛錢的關係!三個月前的閱兵藍,說白了,說穿了,其實就是做給那些來北京觀賞閱兵的洋人看的!

這不,三個月後,來現場看閱兵的洋人早就走了,肩負沉重造假任務的北京巨人,總算卸下了身上那重重的造假重負,只見他挺直了腰桿,對着腳下的土地和百姓,長長地籲了一大口氣。唉,只是沒想到,這長長一口大氣,卻一下子就把北京百姓和身邊萬物,全都給整沒了!正如有網友調侃的“北京沒了”。

近日,學者徐昕發微博披露,著名導演賈樟柯曾抱怨說:“去年拍環保廣告,胡同里突然衝出幾個大媽大爺,高聲嚷嚷:“他們在拍咱們的霧霾,快把攝像機扣下來”。徐昕對此感慨說,一句“咱們的霧霾”,就形象地揭示出了,北京的霧霾何以形成,特別是為何難以治理的深層原因。對此,作者曾穎的文章點評說,這樣的大媽大爺,讓我想起了在專制獨裁國家常見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現象。

所謂“斯德哥爾摩癥候群”是指被害人或被綁架者,最終卻愛上了那些施暴者和綁匪,甚至轉變立場幫助後者。這種狀況,最早受人關注,是在斯德哥爾摩的一次銀行劫案中,故而得名。受害者愛上傷害者,肉票愛上綁匪,這種看似不可能發生的荒誕情節,卻實實在在地發生了。別以為這種具有戲劇衝突的場面,只會在電影中才能看到,事實上,我們的身邊比比皆是。

比如:一些早年被打成“右派”的人,如今在回憶那段歲月時,居然懷念那時的“官員不腐敗”“社會治安好” 以及“人與人之間平等”等等。這些在專制體制下被剝奪一切自由權利的人,卻偏偏要懷念那種專制結構下的穩定秩序和清靜安寧。其實,在那種封閉的環境中,他們也決無第二種選擇。

而那些惡人在封閉環境中,由於掌握着包括物質供應,監獄內部的自由行走,或者是需不需要用刑之類,令她們的痛苦可能暫時得到緩解的,種種資源的給予和剝奪,便讓她們產生出了:人家本來是可以殺我的,然而卻沒殺。不僅不殺,還給我們玉米麵包;不僅給玉米麵包,而且還准許在監獄裡不戴刑具地走動……進而對對方感恩戴德,產生親切感甚至依賴。

由此可見,“斯德哥爾摩癥候群”的前提,首先就是封閉,與世隔絕,無論信息還是物質都與外部絕緣;其二,則是發自內心地承認自己被支配地位和命運,認為別人如何對自己都是對方的權力,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至少暫時可以免除種種痛苦。同理,那些天天在烏蒙蒙的天空下,呼吸着超級致癌空氣的老頭老太太們,卻在一種莫名其妙的榮譽感之下,成為霧霾的守衛者和幫兇,將霧霾當成“我們不可外揚的家醜”,並不惜為此挺身而出,也就順理成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