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論壇

廖天琪:劉曉波在獄中越久、影響力就越大

音頻 12:42
法廣資料照片DR
作者: 流芳
33 分鐘

《世界人權宣言》獲得聯合國大會通過近70年後的今天,全球許多國家和地區的人權狀況繼續引發諸多關注。12月11日,在剛剛送走的又一個世界人權日的翌日,國際大赦在德國科隆舉辦中國人權活動,以各種文藝方式和對話形式紀念榮獲諾貝爾文學獎五周年、卻仍陷囹圄的中國維權異見人士劉曉波。參加了本次活動的德國科隆藝術學院/院士廖天琪女士就此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廣告

法廣:首先請您向我們介紹一下本次活動的組織情況和具體意義。

廖天琪:這一次的活動主要是由國際大赦舉辦的。一起連同參加的組織有很多,比如說,有一些民間的人權組織、科隆市的一些其他的非政府組織,還有我所在的科隆世界藝術學院。舉辦這樣一個活動有什麼意義呢?它並不是單純地只是紀念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五周年,更重要的意義是:人們沒有忘記一個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人,至今還在獄中。這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情況。因為從歷史上來說,劉曉波只是第二個人,他是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還被關在獄中。第一位,我想大家都知道,1936德國的一個記者,他那個時候就跟劉曉波一樣,他不能夠親自前來領獎。而今年又剛好是劉曉波60歲的生日。所以大家就提出來要舉辦這樣的活動。

我覺得這次的活動反映了西方社會對於中國人權狀況的持續關注。我們從來參加這一次活動的聽眾來看的話,就可以看出來一些動向。這次的聽眾大約有200人。那麼相當大部份的聽眾都是年輕人。一個年輕的西方青年,他來參加這樣的活動,代表什麼?他為什麼不去一個搖滾音樂會或者是做一些別的娛樂活動,而是來了解中國的人權狀況?我覺得這可以看出一些動向來。因為歐洲現在受到很大的難民衝擊,大家都會關心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難民。發生這些事情的原因是什麼?我們也知道,有不少的中國人也是拋棄自己的家園,到外國去。整個的事情,我們追溯它的原因,都是因為中國人在自己的家園裡面感到不安全、感到不歡喜、感到委屈。其中的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中國的人權受到踐踏。而劉曉波和劉霞這一對文學夫婦,他們是最能夠代表這一種受害者。

我們這次舉辦這一活動就是特別彰顯這一點。還有一個比較重要的意義就是:科隆市與北京市有姐妹城市的關係。當年劉曉波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時候,科隆市就已向北京市發出呼籲說,請你們釋放劉曉波,讓他出來領獎。但是沒有得到反應。那麼我們在這次活動中,又利用這次機會,大聲地呼籲,很多的個人、很多的組織同時在一個公開信上簽名,要求西方政府和西方社會關注劉曉波的情況,同時向中國政府發出非常真誠的、非常堅決的一種呼籲。要求他們釋放一個事實上只是關懷中國未來命運、只是希望走向民主化道路的作家。我覺得這個意義還是相當重要的。

法廣: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已整整五年,他在鐵窗後也度過了六個年頭。自他入獄之日起,國際社會呼籲北京釋放劉曉波的呼聲就沒有中斷過。近些年來,中國的人權狀況究竟有沒有發生些許變化?

廖天琪:如您所說,如今這中間已經過去了五、六個年頭。這中間,中國的人權狀況有沒有變化?當然有的。如果我們回溯一下當初劉曉波為什麼被抓的?被判刑是出於怎樣的罪名?我們就明白一些事情。因為當初在中國國內,同時簽名支持劉曉波參與、發起的零八憲章的人就有304個人。他們沒有別的要求,他們不是為了自己的生存權,而是希望自己的國家能夠走向更好的、更平和的、更平穩的一個民主道路。人權要得到尊重、法制要得到尊重。這些情況在以往的這六、七年中,有沒有變化呢?我不能說完全沒有變化。

中國的民主化,其實道路還非常地長遠。但是我們也知道,在法制上,也有一些改變。但是從個人的權利、從人身自由、人身的居住遷徙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還有集會結社的自由、出版的自由,這方面有沒有什麼進步呢?我覺得進步非常、非常地小。相反,在某一些案例上,我們認為中國的人權狀況何言論自由的狀況,事實上是更加地惡劣了。比如說,像71歲的記者高瑜,她曾經在九十年代已經坐過六年的牢。當初她被判的罪名就是泄露國家機密。結果她2014年5月份又被抓。現在又被判刑七年。最近這幾個星期,又有新的變化,高瑜的七年刑期改為五年刑期,同時在監外執行。這究竟算是一個進步還是退步呢?抓她就不應該,判她就更不應該。現在的減刑,算是一個進步嗎?當然也還不算是進步。還有浦志強,浦志強也是一個很特別的例子。他是一個律師,大家都知道。

我們回想一下:今年夏天的時候,有將近300多位律師被拘捕、而且都受到審問。現在還有二、三十人還在受審之中。浦志強在12月14號公開地被進行審判。就是說,像政府對於一些律師下這麼重手,這個做法是非常、非常惡劣。這在其他的自由的國家、民主的國家是聞所未聞的。所以這也代表中國的人權在退化。因為很多這些律師是人權律師。他們替一些人權受到侵犯的人進行辯護。而他們又受到權利的壓迫。還有更為可怕的就是,像伊利哈木這位維吾爾族的學者。他居然也被逮捕、被判刑、判無期徒刑。這些都是完全不能令人接受的一種發展。所以我認為,中國的人權事實上沒有進步,而是退步了。

事實上我們在很多很多方面我們都能夠觀察到這種變化。最後我還要提一個案子,讓人非常、非常驚訝,而且非常恐怖的就是:香港的出版人桂明海,他另外的一個名字叫阿海。他在香港出版一些書籍。阿海這個人一些個人的行為和做法是值得爭議的。這一點我不否認。但是,他是一個出版人,我們認為,到目前各種跡象看來,阿海在11月份的時候就失蹤了。而且他的三個工作人員也不見了。事實上大概也被逮捕了。這種做法是直接對言論、出版自由的攻擊。我認為這是一種相當嚴重的趨勢。

法廣:作為“零八憲章”的主要起草人,以及中國大陸首位諾獎得主,如今身陷囹圄的劉曉波,對於關注中國民主的人士而言,有着怎樣的象徵意義?

廖天琪:劉曉波對於一切追求自由、民主的人有着極大的象徵意義。因為劉曉波從八十年代開始,就已經投入一種跟權利、跟傳統各方面進行了爭抗。特別是從1989年以來,大家都知道他的經歷。劉曉波總共進了四次監獄。最後一次就是2008年。從2000年開始一直到起草零八憲章,到再度被捕這八年時間,劉曉波寫了很多很多政論性文章。按照我大約的估計,大概有八百、到一千篇文章。這些文章裡面,每一篇都有一個非常清晰的思想和主題,既是分析、評論中國的政治、社會、經濟和文化的狀況,也是表達他的一種對於這些理念的追求、對於普世價值的追求和肯定。我覺得凡是有一點點能夠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讀了他的文章以後,都會受到他的影響。

在中國那樣的社會裡面,能夠產生這樣一個優秀的思想家、政論家、作家和詩人,是非常非常難得的。把這樣的一個人投入監獄,代表了什麼?劉曉波不僅是在青年學子的心目中、也在他的同行之間、在文化界和思想界,真的是一個領軍人物。大家都非常非常尊敬他。那麼,給他一個、我不能說是莫須有的罪名,因為他確實是參與、簽署零八憲章。那麼,因為這個原因把他投入監獄,實在是說不過去。就在他入獄之後,再過一年、2010年,他就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這整個的變化是相當有戲劇性的。

在這種強烈的對比、就是中國政府眼中的一個罪犯,獲得了世界各個獎項中名譽最高的諾貝爾和平獎,這種對差是相當、相當重的。所以我想這種戲劇性的效果很強烈。它也能激發普通人的思考。有人說:劉曉波是中國第一個、真正的中國人獲得諾貝爾獎的人。當然這之前,還有很多的科學家了。這樣的一個人居然被政府投入監獄,而且他的妻子也受到軟禁。這種對比和對差是非常強烈的。因此它所造成的心理上的、社會上的矛盾和衝擊也特別大。所以我認為劉曉波雖然還在監獄,但是,他在很多很多人的心目中,他依然具有相當高的、道德的、偶像的一種象徵性意義是很大的。他的影響力一點都沒有消失。正相反,他在監獄裡面約久、他的影響力事實上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