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世界

周勍:計畫生育破壞社會基礎

音頻 11:01
周勍在慕尼黑國筆會中心作品朗誦會上
周勍在慕尼黑國筆會中心作品朗誦會上

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決定,將全面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政策,並積極開展應對人口老齡化行動。中國正式宣布結束30多年的一胎政策,還將堅持計畫生育的基本國策,完善人口發展戰略。這對中國女性人權,中國未來男女比例以及帶來的何種系列社會問題?法廣專訪旅居德國柏林的華語作家周勍先生,他一直密切關注中國戶籍制度等中國社會問題。

廣告

法廣:中國近期報道李桂英追殺兇手的 十多年事件,請您介紹。

周勍: 李桂英是河南農村的一位婦女主任。村裡的人懷疑她揭發舉報別人超生孩子。那個家族5個人當街砍死李桂英丈夫。李桂英自己用十多年時間追查兇手,自己自學法律,培養大自己的5個孩子,其中3個孩子學習法律,她還讓孩子們關心社會底層的人。她用15年時間靠着自己把這些罪犯找到。

大家知道在農村是家族式結構,一個家族懷疑她做婦女主任的時候檢舉別人家出生孩子問題。中國計畫生育把農村最基礎的倫理,道德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破壞殆盡,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計畫生育過程中引起的兇殺案,引起的鄰里械鬥時有發生,還結成世仇。

法廣:中國計畫生育政策推行三十多年來,被罰款,強行結紮,被強迫墮胎,讓眾多中國人家庭受到打擊。您曾經出版《現行戶籍制度》,請問您如何看待中國政府推出的可以生第二胎政策?

周勍:我認為凡是政府強行推的政策需要質疑。中國有上下5千年歷史,沒有一個政府強迫墮胎。中國計畫生育是在中共掌權後,老毛當時鼓吹人多力量大,鼓勵婦女多生孩子,當時多生孩子還有獎勵,在短短10多年時間裡導致中國人口暴漲,他們又說你們只能生一個孩子,如果生第二個孩子要有處罰。現在中國政府認為人口紅利已經結束,中國缺少勞動力,政府政策又放開,可以生第二胎。放開生育第二胎帶來不少問題,比如孩子增多,孩子上幼兒園,上學出現問題,缺少醫院。還有這些80後出生的人,他們的收入是否可以供養增多的一個孩子。比如在北京,如果孩子生病,大人要帶孩子去兒童醫院看病,大人要晚上一兩點起床去排隊 ,因為醫院看病的人太多。另外,在朝陽區如果孩子上私立幼兒園,一般每年最少需要10萬元人民幣。現在政府還沒有解決這些問題,就放開生育第二胎,會帶來其他問題。

法廣:中國政府推出二胎政策是否會讓中國重男輕女現象有所改變?中國婦女在社會上會擁有更加平等的地位?

周勍:政府沒有控制好生育問題,現在還用這種強制手法很難做到。大家知道,在計畫生育期間,政府控制那麼嚴,還有1300萬超生人口,再加上合法生育的, 其實生育率並不低。

我認為男女比例失衡是否會有統計上的漏洞,比如一些超生家庭沒有給女孩報戶口,只給男孩報戶口。這就是提醒政府不能用粗暴的權力過多深入私人空間里,把市場交給市場,把自然規律交給自然規律。我認為男女平等的問題不是靠計畫生育可以解決的。

法廣:有消息顯示,中國大約有1300萬黑戶,您認為放開二胎政策是否會改變這些人的命運?

周勍:政府可能會允許這些人有戶口。但是政府要恢復這1300萬人戶口是否還會收費?以前是,如果超生的孩子需要上學,政府會收社會撫養費。如果按照這個程序,這1300萬人是給政府提供收了黑錢的機會。給那些為了生男孩的家庭造成一個沉重負擔。另外,如果政府允許生第二胎,這證明此前政府一胎政策有失誤。如果有失誤需要向社會道歉,另外在這個粗暴的行動中,雖然一個人沒有辦法進行全面統計,但是大家知道一些超過5,6個月成型的孩子被墮胎,這死了多少人?還有因為罰款又逼死多少人?政府是否應該道歉?

還有強行計畫生育在農村造成惡劣影響,給婦女結紮,給婦女造成疾病和傷害 ,政府是否應該負責?另外,孕婦為了保住懷着的孩子出逃,丈夫在家裡被結紮,這都是對人的傷害。在我寫《現行戶籍制度》這本書的時候,接觸過這些被結紮的人,政府說沒有問題,不影響勞動,但是這些男人的性情和身體都有很大變化。政府在改變一胎政策的時候,是否應該給這些人進行補償?這些現在有60多歲的人應該有誰來關心?他們出現因為結紮後的疾病,由誰來負責?政府不應該繼續權力的傲慢,這帶來的社會後果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