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經濟

中國:許多行業將在經濟轉型中出局

音頻 05:00
Tokyo businessmen react as they are reflected on a graph showing recent movements of Shanghai Stock Exchange B share index outside a brokerage in Tokyo, Japan, September 29, 2015.
Tokyo businessmen react as they are reflected on a graph showing recent movements of Shanghai Stock Exchange B share index outside a brokerage in Tokyo, Japan, September 29, 2015. 路透社 REUTERS/Issei Kato

中國股市在2016年伊始即發生大幅波動,引發國際關注。儘管上證綜合指數(Shanghai Composite)在今天1月8日周五收盤時與前一交易日收盤時相比較上揚1,97%,但市場人士還是對上海股市從1月4號本周一開盤時的3 536點迅速下滑至1月8日周五收盤時的3 186點,本周整體形勢,開高走低相差350點的情況,感到擔憂。法國金融界在有關分析評論中提到,新年伊始的這一輪波動是由於中國經濟出現了困難,以及人民幣面臨貶值壓力這兩大因素所造成的。就此,本台請旅英經濟學博士劉芍佳教授(Pr. Guy LIU),談談他的看法。

廣告

劉教授:“我個人認為有上述因素。人民幣貶值是一方面,但是在反腐高壓下,又提倡大家創新發展經濟,但現在誰有創新發展的動力?官員有嗎?企業家有嗎?如果官員沒有,企業家又哪裡來創新的動力。所以,這個相互矛盾的東西。那麼在目前的這種反腐高壓,還有看不到官員給予新的激勵機制的情況下,只要官員沒有創新發展動力,那整個社會也就沒有。就算企業家有,但是企業家是在一種給予的政治環境下生存和發展的。如果政治環境不適合創新發展,哪他也很難創新發展。一邊沒有創新發展,但整個經濟又要依賴創新發展,這不是矛盾的嘛。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大家對經濟發展的預期肯定不會好。但是大家都不敢說是對政治生態預期不好,而人民幣貶值。其實,人民幣貶值本來應該是增加出口的。所以,我個人認為,整體來講還是對目前這種高壓反腐造成的政治生態,而且又沒有新的這種發展創新的機遇,以我個人觀點來看,我對2016年的經濟發展不是太樂觀。

劉教授:“人民幣貶值,大家不要忘記,它貶值後可以帶來出口的增加 - 增加中國產出的上升。應該說人民幣貶值並不完全是一件壞事。這是純粹從經濟層面去看。還有,大家對中國經濟預期不好,因為中國現在正處於經濟結構的調整之中。換句話,就是要從傳統的粗放型經濟增長模式轉向創新的增長模式。但在這個轉變過程中有許多行業可能會被調整出局。這肯定會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這也肯定會造成經濟發展沒有預期的好,但我個人認為,更重要的是大家可能對政治預期不好。這是指目前的政治生態與經濟的發展並不吻合,並不適合。

中國繁榮的象徵---上海
中國繁榮的象徵---上海

外界注意到,在2016年開年的第一個交易日,中國滬深兩大股市曾因暴跌而發生自動熔斷Circuit Breakers (interruptions de cotation),在閉市前就跌停。就此,曾在上海股市做過調研的劉教授說:“所謂自動熔斷,這是美國用的一種,旨在異常情況下,自動斷結市場交易。比如,股指突然在那天或那個時段暴跌,超過預定的某個關節時,市場交易就會自動斷結。然後過了若干時間後才開始重新恢復。這就是西方使用的所謂熔斷制度,避免了瞬間的暴跌所造成的市場動蕩。在中國,所謂的熔斷制度其實早就有了。中國一早就有規定,每股上漲或下跌都不能超過10%,所以,中國股相對來講應該是比較穩定的。換句話說,不應該有大風大浪,股價不會在轉眼之間就被蒸發掉。但在西方,這種情形在各股上會有發生。但中國在具體的各股上,不會出現這種情形。因為有漲跌不過10%的限制制度。這其實就類似所謂的熔斷制度。而西方對各股的漲跌沒有限制,但對整個股市的漲跌突然出現大變化,哪整個市場會出現停止交易,但不是某各股停止交易。這是西方的熔斷制度,現在,我們要把這熔斷制度引入中國,不結合國情,硬要把這發展進去;引入進去,結果造成市場不消化,造成市場負面反應,造成市場恐慌。這也造成大家所看到的,一天有二次、三次甚至四次的突然市場被間斷交易。大家也看到,證監會突然間又宣布,停止這種做法。這就是說明,這一決策是錯誤的,不符合中國國情的。所以,我覺得,西方的東西不能說好,也不能壞。能不能用要看是否符合國情。在符合的情況下,可以拿來用;但在不符合時,硬要拿來用,這就會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