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習近平中東行:雄心與謹慎

音頻 07:15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埃及總統塞西舉辦記者招待會,2016年1月21號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埃及總統塞西舉辦記者招待會,2016年1月21號 路透社
19 分鐘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2日離開埃及,轉往伊朗訪問。這是他此次中東之行的最後一站。在過去很長時間內,中東並不是中國外交政策的重點。此次習近平中東行訪問的國家都是在地區政治、經濟格局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國家。但此時正值中東局勢動蕩,如何理解中國國家主席出訪的目的?在動蕩局勢中,中國外交有多少可以發揮作用的空間?國際社會逐步解除對伊朗的制裁措施,美歐國家企業開始積極重返這個經濟潛力可觀的國家,中國在這樣的競爭中面對怎樣的形勢?我們電話採訪了中國清華大學“清華-卡內基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趙通先生。

廣告

趙通先生認為,習近平此行的意義是雙重的。一是在經貿層面,中國希望推動“一帶一路”倡議,而中東地區是“一帶一路”各條線路的一個交彙點,或者說樞紐。“一帶一路”能否順利推進,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是否能在一些中東國家打開局面。所以,習近平此行的一個重要目的可能就是希望在經貿、投資、基礎建設等領域,加強與這些國家的聯繫,為“一帶一路”的實施布局。與此同時,隨着中國經貿利益的拓展,中國在政治與安全關係方面也越來越倚重中東國家的合作與支持,尤其是現在宗教恐怖主義勢力的興起,中國新疆也面臨伊斯蘭恐怖主義勢力的威脅,所以,中國在安全合作以及整體的軍事安全合作方面,都有動力來和包括沙特、伊朗、埃及等國家建立更密切的聯繫。

那麼,在反制伊斯蘭恐怖活動的努力中,中國可以和中東國家開展怎樣的合作呢?趙通先生認為,反恐行動的一個重要部分是信息共享,如果中國可以和中東國家實現情報上的互通互享,這對於從源頭上防止恐怖襲擊行動成功會有很大作用。

從整體來看,習近平此次中東之行並沒有走出經濟先行的思路,在中東政局動蕩的背景下,並沒有與中東國家合作傳統的中國有多少空間可以在政治層面發揮穩定局勢的作用呢?趙通先生認為,中國和中東國家在經貿和安全方面有很多共同利益,中國因此有動力與這些國家開展經貿與政治安全關係,但是,中國的傳統做法是走從風險比較小的、由易入難的途徑,從經貿合作、從基礎設施建設、從投資方面入手是一個比較穩妥的步驟,但是在安全以及整體的政治外交關係方面,中國也已經在一些可以有所進展的領域有一些實質性的動作。他舉例說,比如,在伊朗核問題的解決過程中,中國就對伊朗阿拉克核反應堆堆芯的技術改造提出了非常合理的技術性建議,實際上是中國在幫助進行這項核反應堆堆芯的改造,這是伊朗核協議中非常關鍵性的一環,因為堆芯改造相當於阻止伊朗通過對核燃料的處理,來獲取製造重要的原子彈材料 鈈的途徑。因此,在趙通先生看來,中國的這項參與在很大程度上推動了核協議的最終達成。

但是,伊朗核談判達成協議使得一系列此前的制裁措施陸續解除。西方國家的企業開始積極重返伊朗,那麼中國在這樣的競爭環境下的處境如何呢?是否有其它國家沒有的優勢呢?趙通先生認為中國雖然面對很多國家的競爭,尤其是來自歐美國家的競爭,而且伊朗國民更認可歐美國家的文化和經貿關係。但中國的優勢是,尤其是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在重大的基建項目中,中國在國際上很有競爭力,同時,中國整體上和中東各個國家都有比較全面和良好的外交和政治關係,為經貿關係提供堅實的後盾,而這一點是西方國家所不具備的。

中國致力推動“一帶一路”倡議,中東地區是重要的一環,但在如此動蕩的地區形勢下推動“一帶一路”是否也是一項冒險的選擇呢?趙通先生承認這種努力有一定的政治風險,但他認為,習近平此行仍然堅持了中國先易後難、循序漸進的思路,雖然希望對中東地區和平與穩定有所貢獻,但在具體調解這些錯綜複雜的地區安全問題時,並沒有立即試圖扮演一個自己力所不能及的角色,採取的是由低到高、由低政治問題到高政治問題這樣一種循序漸進的方式,這在很大程度上規避了潛在的政治和安全風險。

中國國家主席在新年伊始前往中東地區三個重要國家訪問引起國際輿論關注。一些西方媒體從中看到了中國試圖在中東地區扮演重要角色的意圖。但從目前情況來看,習近平此行並沒有擺脫優先經濟合作的套路,在政治層面仍然遵循了面對錯綜複雜的中東關係謹言慎行的策略。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