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論壇

中國維權律師:風雨中的堅持

音頻 13:15
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推特呼籲釋放律師活動明信片 2015年7月
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推特呼籲釋放律師活動明信片 2015年7月 DR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2005年年底,香港《亞洲周刊》將中國維權律師評為2005年風雲人物,認為他們代表着中國司法的良心和社會的正義,因為他們敢說真話,不畏強權,以憲法為武器,為十三億中國人維護憲法賦予的權利,加速中國現代化進程。十年之後,當年《亞洲周刊》列出的14位維權律師代表大部分或者坐牢,或者被剝奪了律師資格,或者流亡海外。2015年7月,更有百餘名法律工作者被當局莫名帶走,其中30餘人時至年底仍然沒有獲得自由,更有15人在2016年新年伊始被控“顛覆國家政權”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我們電話採訪了在2005年《亞洲周刊》風雲人物榜上的維權律師滕彪先生。

廣告

法廣:我們是否可以首先回顧一下在中國的法律環境下為什麼會出現維權律師這個概念?律師的職責本身不就是利用法律武器,來維護當事人權利么?

滕彪:“維權”一詞早在八十年代就已經出現,但主要局限於消費者維權、小區業主維權等案例,比如王海打假當時引起很大反響(法廣註:王海被稱作是中國打假第一人,1995年成為第一位中國保護消費基金會設立的“消費者打假獎”的獲得者。)但是,真正的、以律師參與為主的維權運動開始於2003年前後,維權運動開始受到越來越多的學者和觀察者的關注。從道理上講,律師當然都應當維權 維護當事人權利,但是,在中國,一方面,有很多律師並不敢維權,並不是按照律師應有的角色去做維權的工作,比如,在政府違法的時候,在法院違反程序、違法判案的時候,很多律師並不敢死磕,跟政府、跟法院依法抗爭,另外一方面,有很多案件,比如法輪功案件、涉及到政治犯、良心犯的案件、或者一些涉及酷刑、涉及拆遷的案件、像涉及新疆、西藏等一些敏感案件等,都有很多律師不敢代理。在這種背景下,有一些律師敢於站出來用法律維護當事人權利,或者利用現有的法律去爭取一些法律和政策的改革,比如2003年孫志剛事件就成功導致了收容遣送制度的廢除,類似的案件越來越多,於是,就有學者在2003年底時總結過去一年的公共事件,把這一年稱作是“公民維權元年”。維權運動、維權律師的影響隨之越來越大,加入維權運動的律師和其他維權人士也越來越多。

法廣:回想2005年,《亞洲周刊》把維權律師評為當年的風雲人物的時候,當時維權律師的努力其實並不順利,當時,他們中已經有很多人或者遭到騷擾,或者受到威脅,甚至被關押,但是,十年之後,回顧當年,維權律師在2005年時面對的形勢與十年後,維權律師面對的形勢有什麼不同么?

滕彪:2005年年底的時候,維權運動的發展處於一種非常繁盛的階段,有很多熱點案件,也湧現了很多維權律師,除了《亞洲周刊》評選的14位維權律師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維權律師。2005年至2012年之間,維權律師的人數越來越多,而且,維權律師之間的相互聯絡也越來越多,形成了一個有一定協調性、組織性的團體,這種發展在當時相當快。在2012年習近平上台之前,當局對維權律師的打壓從未停止過,像2006年對高智晟律師的抓捕、酷刑和判刑、像鄭恩寵律師、郭國汀律師等多名律師被判刑,或者被迫流亡,還有一些包括我和唐吉田、劉巍、江天勇等律師被吊銷了律師證;2011年(突尼斯)“茉莉花革命”時,有很多維權律師被綁架、被失蹤、或受到酷刑,關押時間從幾周到幾個月不等。但總的來說,2012年之前,維權律師雖然付出了很多代價,遇到了很多麻煩,但人數在增加,力量在壯大。

2012年底習近平上台之後,加劇了對維權律師的打壓,像許志永、趙常青、唐荊陵、浦志強等很多律師被抓捕,尤其是2015年7月9日,當局更是針對維權律師在全國範圍內展開大抓捕,到今天為止,還有36名維權律師和一些法律工作者被關押和被失蹤。與2005年的形勢相比,維權律師面對的環境更加惡劣。當年上榜的14位維權律師,除了一名之外,其他都是被關押過,被綁架過,有些人被迫流亡,還有些人至今仍然在獄中。

法廣:相對於2005年,中國的公民社會如今比那時更加成熟,維權運動的發展對中國公民社會的成型和發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何理解公民社會更加成熟的今天,維權律師面對的形勢反而進一步惡化的局面?

滕彪:這一點很有意思。維權律師和維權運動遭受如此巨大的打擊和清洗,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恰恰是維權律師在過去十多年間的成長壯大,是公民社會和維權運動在過去十多年間逐漸吸引了更多人參與,而且逐漸形成了街頭化、組織化和政治化的趨勢。維權運動的這種快速發展讓當局感到恐懼、害怕,他們認為維權運動已經威脅到執政安全。在習近平和中共看來,如果不對維權運動進行非常大規模的嚴厲鎮壓,整個局面可能會失控,他們維持的一黨制會受到挑戰。在他們一貫的鬥爭思維里,在面對冠中危機的情況下,他們選擇了全面清洗。

法廣:那您如何看如今維權律師這個群體在當今中國面對的形勢?正如您剛才所說,去年7月初,百餘名維權律師和法律工作者被抓捕,到目前為止仍有30多人沒有獲得自由,有些人甚至沒有了消息。在這一波打壓之後,怎麼看他們所處的形勢?

滕彪:首先,在2003年、2004年的時候,維權律師的數字在全國也只有20、30個人左右,後來的發展非常快。今天,活躍在中國各地的維權律師有幾百人,如果再加上在一些偏遠地區維權的律師,這個群體的人數還是相當多,通過網絡,通過媒體,維權律師在社會中的影響也比2004年、2005年大得多。其次,儘管當局對維權律師展開大規模的抓捕,活躍的維權律師幾乎都被關押、被失蹤,但是,維權運動並沒有停止,維權律師還在繼續抗爭,一些新的律師不斷加入維權運動的行列。除了律師之外,其他的民間團體和維權人士也在冒着風險,持續抗爭……

法廣:但是,這些NGO民間團體去年也遭到了嚴厲打壓。您怎麼看整個公民運動的前景呢?

滕彪:當然,除了律師,NGO也受到非常大的打壓,但另一面是有很多人仍然在不屈不撓地抗爭,因為中國社會在不斷的產生侵權事件,不斷產生各種各樣的維權要求,不斷產生需要化解的各種矛盾。想要通過行動,通過抗爭來維護權利的人越來越多,所以,當局的大規模鎮壓方式,現在看來,是無法達到它想要達到的目的,想把民間維權運動徹底消滅,他們達不到這樣的目的。

滕彪最後補充說:“第一,中國的政治形勢已經到了一個相當關鍵的時刻,當局面臨經濟、社會、政治、環境等各方面的危機,他要通過鎮壓整個民間社會來展示力量,來試圖化解這種危機,避免政治上的變革,但是,現在看來,要求政治變革的呼聲、形勢,正在形成,中國國內的民眾和國際社會應該認識到這樣一種變化的可能性。”

“第二,希望國際社會能夠更多地支持、關注、聲援被捕的維權律師,因為中國對人權的侵犯、對自由的侵犯,不僅僅影響到中國人,也會影響到自由社會,影響到全世界,對中國採取綏靖政策可能最後導致西方國家和全世界都會遭殃。”

* * *  * * * * * *  * * *  * * *

在維權律師的推動下,實施了20多年的《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於2003年被廢除;十年之後,中共中央又在2013年底宣布廢止運行了半個多世紀的勞動教養制度。維權律師的努力取得過成功,他們也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名列《亞洲周刊》2005年風雲人物排行榜的14位維權律師代表中,許志永於2014年4月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名判刑四年;高智晟在經歷多次綁架、酷刑和牢獄之後雖然刑滿獲釋,卻與外界失去了聯繫;2013年還曾榮登《南方人物》周刊封面人物的浦志強在被關押一年半以後,於2015年12月22日被以“煽動民族仇恨”、“尋釁滋事”等罪名判刑三年,緩刑三年;《亞洲周刊》2005年風雲人物評選揭曉時已在獄中的廣州維權活動人士郭飛雄,2013年8月再次入獄,並於2015年11月底被以“聚眾擾亂公共秩序”、“尋釁滋事”等罪名判刑6年;山東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在經過4年有形牢獄之後,又在家庭牢房中遭遇種種迫害,終於在2012年逃出東師古村,此後流亡美國;上海律師鄭恩寵2006年出獄後長期受到監視,經常被傳喚;李和平律師在2015年7月初的維權律師大抓捕行動後,數月內音信皆無,最近剛剛被當局宣布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批捕;滕彪則在2011年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引起的波瀾中,被莫名失蹤70天,如今他已經流亡美國……14人中,如今大概只有莫少平律師仍然在困難、微妙的司法環境下,為身處險境的異議人士辯護……而在2015年7月的大抓捕行動中,百餘名維權律師以及他們的合作者被抓,其中15人於2016年初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他們的辯護律師和家屬在2016年新年獻辭中寫道:“2015年,我們共同經歷!我們經歷了恐懼、屈辱和失望……2016, 我們會繼續挺立!即使我們倒下,也會是一座豐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