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政治

從大陸官媒宣傳“絕對忠於”,看文革陰魂不散

習近平視察時,央視打出的標語牌
習近平視察時,央視打出的標語牌 網絡照片
17 分鐘

在文革中聽得最多的話就是“表忠心”了。豈止表忠心,還要唱語錄歌,跳忠字舞,早請示、晚彙報,完全成了一套宗教儀式。前幾天為了響應習要求的忠誠,竟鬧出新婚之夜抄黨章的鬧劇,讓人哭笑不得。無獨有偶,近日還看到《解放軍報》上有個提法:“天下大德,莫大於忠”。

廣告

問:最近大陸媒體有多篇文章談“忠誠”問題。有人分析這個現象說明習近平的一統天下尚未完成,還需要下功夫清除異己力量。不知你對這個現象有何看法?

答:從共產黨內派系鬥爭的角度提忠誠,這是很正常的。胡錦濤時代,他作為中共第一把手,顯然是歷代最軟弱、最寬鬆的一位。他這個人不是紅二代,坐在那個位子上是替別人看家的,是管家而不是主人。所以紅二代對他意見最大。萬潤南先生和胡在清華曾共過事,文革中還一起去串聯,交情不淺。他寫的《清華歲月》中有一篇叫“我的老同學胡錦濤”刻畫分析得極精彩。萬先生給胡的評語是“聽話”、“出活”,可見是個打工的角色。所以他當政十年,軍隊的事基本交給別人打理,才有徐才厚、郭伯雄這麼猖狂的貪腐行為。習要改變大權旁落的局面,拿出忠來收拾人心,是他帶有“路徑依賴”性質的選擇。

問:在民主國家中生活,也見政壇黨派鬥爭,但幾乎沒有見到他們對效忠領袖這麼強調,也從不把忠於黨的領袖作為政治問題。

答:當然,民主國家的黨爭是自有一套民主規則,從英國輝格黨和托利黨開始,就強調黨內鬥爭和政黨之間的鬥爭要堅持公開辯論、公正、票決的原則。這和共產黨這種以秘密鬥爭起家的革命黨絕然不同。作為密謀政黨,它的性質和黑手黨、幫派門會的組織特性很相似。它需要鐵的紀律來維持,所以一定要有“帶頭大哥”,誰坐在這個位置上,就有了幾乎不受控制的權力。所以,你看共產黨的黨內鬥爭,幾乎沒有不靠暴力的。在這樣的政黨建構下,忠誠就是必不可少的。習近平談黨建,總要強調忠誠。他有一個說法很讓人吃驚,他說:“對黨絕對忠誠,要害在‘絕對’兩個字,就是唯一的、徹底的、無條件的、不摻雜任何雜質的、沒有任何水分的忠誠”。這話把“忠誠”說到極致了。但千萬別忘了,在共產黨的語言里,對黨忠誠就是對黨的領袖的忠誠。習這是要求全黨對他無條件效忠。

問:對,看到他在談忠誠時,還講到“有些事是絕對不能做的,做了就要付出代價”。

答:這是他明確告訴黨內官員,效忠我就太平無事,你們的那些腐敗行為我也不深究,否則一律拿下。我想這對震嚇官員會起一點作用,但這個作用絕不會持久,也不會真正讓黨內萬心歸一。現在中國的社會狀況是唯利是圖,黨官也是人,七情六慾比誰都不差,他憑什麼保持這種忠誠?在這裡我們只要想一想文革中每天震耳欲聾的“三忠於”、“四無限”就夠了。毛澤東又如何?基本上就是一尊神了,對他的忠於不僅是對他個人,還要對他的思想,乃至擴展到他推行的路線。習講忠誠要“絕對”,可人家毛不僅絕對,還要“無限”。可結果如何?喊得最響的副統帥折戟沉沙,他的那些老戰友夥同他千挑萬選的接班人,在他屍骨未寒時就下狠手,把他最信賴的和最親愛的送進大獄。在我看,天下最靠不住的就是共產黨內講的忠誠。這類忠誠沒有不以背叛而告終的。

問:確實,在文革中聽得最多的話就是“表忠心”了。

答:豈止表忠心,還要唱語錄歌,跳忠字舞,早請示、晚彙報,完全成了一套宗教儀式。前幾天為了響應習要求的忠誠,竟鬧出新婚之夜抄黨章的鬧劇,讓人哭笑不得。您倒是想點新鮮的,動不動就是抄襲文革中的做法。記得我當年在工廠時,工人師傅結婚,鬧洞房都是念語錄,跳忠字舞。但是你能看出來沒人真拿這當回事,全是起鬨、反諷。一群小工人站在新房門口,衝新娘喊:“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根本就是性騷擾。

問:前不久看到大陸有人說“習搞不了文化大革命,可以搞文化小革命”。

答:這話說得有點意思。我並不想從惡意的角度看習的這一套做法。我倒認為習的政治表現總讓人想起文革,並非因為他本心邪惡,要把中國人往火坑裡推。我想這主要原因應該是知識結構,精神養料儲存的問題,這兩點決定了他的價值選擇。我看了他在社科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通篇沒有一個貫通一致的思路,充滿互相矛盾的提法,基本不能自圓其說。他列舉了許多西方哲人、思想家,這些人或是馬克思所批判的,或是批判馬克思的。我想大概是幕僚們捉刀代筆,不管不顧往上堆,而裡面突然出現“為什麼人的問題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的原則性根本性問題”這種提法。我想毛的這個思想是溶化在習的基本知識構成中了。那些中西大哲不過是擺在面上讓人看的,骨子裡還是延安整風那套思想資源。可惜連這套東西也是毛從蘇俄學來的。

問:對了,前幾天還看到《解放軍報》上有個提法:“天下大德,莫大於忠”。這可太絕對了。

答:這話純屬胡扯。西方倫理學講四樞德,智、義、勇、節,是說人的最基本道德是智慧、正義、勇敢、節制。忠不屬於四樞德。中國傳統道德,所謂五常,是仁、義、禮、智、信。這和四樞德暗合。孔子論德:“中庸之為德也,其至矣乎”。這是說,天下大德,莫過於中庸。為什麼“忠”不能是德之要?因為在儒家看來,要“從道不從君”。也就是說,在君王與真理之間,要遵奉真理而非忠於君王。脫離開真理講忠,是主子和奴才之間的行為規範。典籍中從未見愚仁、愚義、愚理、愚智、愚信的說法,但有愚忠的說法。也就是說,忠可以是非理性、非人性的愚昧行為。現在一群愚人講忠,只能是愚忠,這是主子對奴才的要求,也是奴才對主子的獻祭。

問:可現在看,講忠講的最厲害的是軍隊,甚至提出徐才厚、郭伯雄是假忠誠。那麼你看什麼是真忠誠呢?

答:假忠誠的提法,其實質是“對誰忠誠”。徐才厚、郭伯雄對今上、對習可能“不忠誠”,或許習認為他們對胡錦濤,對薄熙來太忠誠了。這裡面的鬥爭內幕我們不清楚,但肯定,對習不忠誠就是假忠誠。這種以人畫線的作法,是毛一貫的手法,在這點上習甚得毛的真傳。只要以人畫線,這真假的界限就很難畫清。但是有一條,就是軍隊要忠於黨。也就是說,軍隊要效忠的不是國家、人民,而是黨。這點和文明國家是完全不同的。軍隊是納稅人的錢養着的,它只能屬於國家,屬於人民。這條最簡單明了的道理在中國竟然就說不通。幾十年來中共最愛說的話就是“人民軍隊忠於黨”,這話在邏輯上本來是不通的,硬說它通,就是個強盜邏輯。假如你對一個人說,“您的太太忠於我”,他一定跟你急。你這不是公然侮辱人欺負人嗎?可你要說“人民軍隊忠於黨”,他就渾然不覺有什麼問題。其實這兩句話遵循的是同一個邏輯。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