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法新社:被拘禁中國律師的妻子們在抗議

音頻 05:00
圖為5位被關押律師妻子在最高人民檢察院前示威 2016年7月4日北京
圖為5位被關押律師妻子在最高人民檢察院前示威 2016年7月4日北京 網絡照片
作者: 法廣
16 分鐘

法新社7月7日發自北京的電稿標題為:“在中國,被拘禁一年的律師妻子起來抗議。”,報道介紹2015年7月9日中國警方大肆抓捕維權律師後,仍然被關押的十幾位律師或人權活動人士中5人的妻子,本周7月4日早上,到北京法院門前舉行抗議活動,呼籲當局釋放她們的丈夫。

廣告

法新社報道說:這些中國維權律師和活動人士的妻子們受到警方的監視恐嚇,受到如同罪犯的對待,她們的唯一錯處是與一位維權律師或者維權活動人士結婚,而這些維權律師和維權活動者已經被中國政府關押一年了。這5位女性7月4日在兩名律師和英國德國外交官的陪同下,來到北京的最高檢察院,指控天津公安局和天津檢察院禁止她們探望被關押的丈夫。在最高檢察院外面,妻子們打印出她們丈夫的名字並貼到自己的裙子上,也在衣服上貼出標語比如“等你,全璋”和“支持你,謝陽”等等的字樣。到位於北京的中國最高檢察院前進行抗議,是因為在過去一年中,幾名律師的妻子在天津拘留中心外面舉行過小型抗議,但是沒有產生任何效果。

法新社報道寫道:自從習近平掌權後,中國共產黨更加緊了對中國公民社會的控制。一年前的2015年7月9日,中共大規模抓捕人權律師和活動人士,有200多位維權律師的活動人士被失蹤被抓捕,這一行動被認為是中國當局打壓維權人士的最高點,而當時,習近平本人正在美國訪問。

在被關押不同時間後,許多被捕律師被釋放,但仍有十幾個人被拘押在天津拘留中心。而他們的妻子和家人不僅被拒絕探視,還成為被監視跟蹤恐嚇的對象,失去人身自由。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告訴記者:當局限制我們的自由並進行恐嚇威脅,迫使他們像罪犯似的東躲西藏。在場的歐洲外交官見證了歐盟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對中國壓制迫害律師的擔憂,要求中國儘快恢復律師們的自由。聯合國的高級人權專員也表示對中國打壓律師的嚴重不安。但這一切國際呼籲和批評,都被北京認為是干涉了中國內政。中國共產黨聲稱:要建立一個中國式的法制國家,而大肆抓捕維權律師顯示中國式法制的局限性。中國司法被中國共產黨嚴密地控制着,逼供口供習以為常,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刑事案件被判罪。

法新社報道又指出:在2015年7月9日大規模抓捕律師的行動中,位於北京的鋒銳律師事務所成為大抓捕的中心,而這個事務所的主要業務是維護性侵受害人,維護因宗教信仰而受害和異議知識分子利益。直到現在,鋒銳律師事務所的5位僱員仍然被關押,得不到家人探望和獨立律師的法律幫助。而他們的家人也受到監視:其中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告訴媒體:她家門的對面被安置了監視攝像鏡頭整整一年,當局害怕家屬一起舉行活動,把家屬都阻止在各自家中。除了逮捕通知書,我們沒有聽到我們丈夫的任何消息。我擔心他的健康,我希望他可以快快回家。”

王全璋是一名著名中國人權律師。王全璋2013年4月在江蘇靖江市法院出庭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時,遭法院當庭拘留十天,引發上百名中國律師連署要求公開現場錄像並釋放,引起中國及西方媒體關注報導,王因此於3天後提前獲釋。而這次被抓後,王全璋在今年1月份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

另外一名人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也證實:北京最高檢察院拒絕接受妻子們的訴狀,要她們跟天津當局去說。而外國外交官們也不被允許進入檢察院。警車在最高院外面排著隊。在他們講話的時候,便衣警察給他們拍照。

另外,在2015發生的“709大抓捕”中,女律師王宇及其丈夫包龍軍律師也一同被抓,他們的兒子包卓軒在經由緬甸去美國的路上被中國警方抓捕。2016年1月8日,王宇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正式批捕,現關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6月4日,歐洲司法界的“路德維希-特拉里奧”人權獎宣布王宇成為2016年度獲獎者。該人權獎於1984年創辦,評審團由歐洲律師代表組成,每年頒發給一位律師同行,旨在表彰其在捍衛人權進程中的成就、活動或者承受的苦難。王宇是這一獎項的第21位獲獎者。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