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加拿大就南中國海仲裁表態為何姍姍來遲

音頻 05:14
北美來鴻
北美來鴻

7月21日,加拿大外長迪翁發表聲明,不點名地呼籲中國遵守有關南中國海問題的國際裁決,他表示“無論是否同意裁決,加拿大都希望有關各方遵守。該地區所有國家都應保持克制,避免導致緊張局勢升級的行動”。在海牙常設法庭於7月12日做出仲裁後第十天,加拿大政府首次公開表態。

廣告

在此之前,加拿大的西方盟國美國、澳大利亞、日本和英國等已經呼籲中國遵守國際裁決,加拿大一些中國問題專家和智庫也曾勸誡渥太華早日發表聲明,渥太華公共政策智庫麥唐納‧勞里爾研究院(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執行主任布萊恩•李•克勞利(Brian Lee Crowley)曾因加拿大遲遲不肯表態而在7月16日撰文,從標題“不能指望加拿大出面阻止中國的欺凌”就能看出他的不滿。

這篇發表在《卡爾加里先驅報》上的文章指自6月1日中國外長王毅斥責加拿大女記者後,中國又借南中國海仲裁案給加拿大下了一道戰書,但渥太華哪怕是最謹慎的評論都姍姍來遲,其態度不像是加拿大人在捍衛自己的利益,更像是在與中國諮詢和交換意見。但要知道這一事件挑戰的不僅僅是加拿大,而是尊崇法制和尊重國際機構的自由社會。

渥太華的IPOLITICS網站7月18日發表評論,以分析《加拿大在推進中國尊重國際海洋法方面具有獨特作用》為角度督促加拿大早日就這一問題表態,評論說“美國因沒有加入國際海洋公約而導致其倡導具有虛偽成分,但加拿大不僅是公約簽署國,而且正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基礎解決北極主權糾紛,加上加拿大在華盛頓和北京雄厚的政治資本,令其成為西方和東南亞國家與中國交涉的一個有效渠道。

曾擔任加拿大外交部東亞司司長的阿爾伯塔大學中國中心主任候秉東(Gordon Houlden)7月15日在《埃德蒙頓日報》撰文,詳細分析了為何南中國海仲裁案事關加拿大。他指“儘管加拿大在南中國海沒有領土要求,沒有派出海軍艦船,甚至連通過那裡的貨運船隻也不多,但南中國海的局勢確實與加拿大有關聯“。

首先是儘管加拿大在亞洲影響力有限,但一旦安全形勢被破壞,加拿大就會與盟國一起捲入戰爭,1941年香港如此,1950年朝鮮戰爭如此,2001年阿富汗還是如此。南中國海的長期爭端已經引發中國與越南、菲律賓和印度尼西亞的漁業和軍事衝突,中國與美國的海軍和空軍也發生過衝突,一旦造成人員傷亡就會使局勢升級。儘管華盛頓和北京保持審慎和溝通能避免這種升級,但兩國的根本差異會使這一衝突持續下去。中美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中國的主權意識和自豪感與美國的航行自由基本原則日益尖銳地衝突,這既不會為世界增進和平,也完全不符合加拿大利益。

其次,儘管南中國海距離加拿大遙遠,但它是全球最繁忙的貿易路線,擁有全球海上貿易的30%。加拿大是個嚴重依賴貿易的國家,需要維護國際貿易的暢通。儘管南中國海衝突各方都不曾威脅要關閉這一通商水域,但一旦發生武裝衝突,國際貿易肯定會被破壞,對加拿大經濟也會造成影響。

南中國海局勢與加拿大有關聯的第三個原因是350萬平方公里的南中國海是世界上最大的漁場之一,養育着周邊5億人口。缺少公認的海上邊界和聯合保護措施、對礦產資源開發缺少監控,不僅威脅着漁業資源,也威脅着整個生態環境。

最後是地域遼闊三面環水的加拿大有自己固有的海上利益,希望通過法律手段而非軍事實力來解決海上爭端,作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簽署國,以及聯合國的創始成員國,加拿大讚成在國際法範圍內進行談判和仲裁。正是出於這個理由,加拿大政府就海牙常設法庭的仲裁發表聲明,重申加拿大對海域治理基本規則的承諾是恰當的。不過候秉東就渥太華姍姍來遲的表態辯解說“要研讀500頁的仲裁書,研究對東亞穩定、中美關係和加拿大在該地區利益的影響,政府及法律專家們需要花費時間”。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