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視窗

為何阿里巴巴在雙十一購物節上向特朗普開炮 ?

音頻 05:04
路透社
作者: 上海特約記者 曹國星
18 分鐘

今天是11月11日,在全球最大的電子商務集團阿里巴巴的推動下,這個原本被調侃為“光棍節”的普通一天,已經變成全世界最大的購物打折狂歡日之一。昨晚(11月10日),阿里巴巴集團邀請了包括國際媒體在內的數百家媒體來到深圳,在這裡作為主會場,準備將其推廣為全球最大的購物消費節日。

廣告

當天,阿里巴巴的高層董事長蔡崇信罕見地面對外媒,直言不諱地對美國新的總統當選人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阿里巴巴公開批評過的最高級的中國官員是國家工商總局司長劉紅亮,顯然,評論外國政治變動,即便在阿里巴巴這樣的一家堪稱咄咄逼人的中國公司中,也顯然很不尋常。因此,這顯然是阿里巴巴深思熟慮之後的決定,因此,出面發言的並非馬雲本人,這給了後續的發展更多的可能性。

根據多家外媒報道,阿里巴巴副董事長蔡崇信表示,任何顛覆對華關係的行為都會傷及美國並波及全球,並表示美國應融入全球。

阿里巴巴副董事長蔡崇信 (Joe Tsai)提醒稱,全球其他地區都在把美國作為經濟上的帶頭羊,任何與世界脫節的行為都是有害的  尤其是在中國的問題上。

他說:“如果中國投資者不能投資美國並在美國創造更多就業,你(作為總統)就會遇上麻煩。我們認為,中美關係將決定我們這個世紀,它對中美雙方、對全球其他地區都至關重要。”

他說:“美中關係對全球任何人都絕對是至關重要的。”並指出,按照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推算,中國每年創造的凈財富會增加7000億美元,超過了美國的2000億美元。這意味着中國將會成為,也已經成為消費需求的來源和美國資本的來源。”

最後,蔡崇信告訴外國記者:“當你坐到總統的位子上,你就有責任照看你的國家。對美國來說,最好的解決方案是與全球其他地區融為一體,因為我們是生活在全球化的市場中。”

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七月刊的一篇長文中,雖然未必預測到了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當選,但政治哲學家弗朗西斯•福山已經闡釋了這次政治泥石流背後的動力學機制。

福山認為,這次選舉透露的真正信息是,幾十年過去了,美國民主終於開始回應與大多數人都相關的不平等擴大化和經濟停滯問題。“社會階級”這個主題重回美國政治的中心,壓倒了那些在近幾次選舉中佔據核心的議題(種族、民族、性別、性取向和地域)。在過去的兩代人中,“精英”和“其他人”的命運差異不斷拉大。然而直到現在,國家政治才將其提上議程重心。

福山認為,近幾十年,共和黨一直是由商業精英和社會保守派兩者組成的不穩定聯盟,精英籌錢,保守派給選票。以《華爾街日報》社論版為代表的商業精英從根本上倡導經濟自由主義  自由市場、自由貿易、開放移民。正是共和黨人投票通過了各種貿易立法。

這樣的主張與工人階級利益直接產生衝突。造成工人階級走下坡的原因很複雜,其中技術變化和公共政策影響因素同等重要。但毋庸置疑的是,近幾十年來共和黨精英所提倡的親市場政策讓工人階級不得不面對更殘酷的技術和全球競爭,削減了新政時期遺留的各種保護救濟和社會福利,對工人階級的收入造成了巨大壓力。

特朗普的政策宣言令人困惑且充滿矛盾,畢竟這出自一個沒有清晰政治藍圖的且自戀的媒體操縱者之手。但是共和黨初選中那麼多選民被他吸引,原因在一定程度上與桑德斯的情況一樣  他們二人都提出用經濟民族主義去保護和恢復美國人的飯碗。

雖然經濟自由化所帶來的益處已被美國兩黨的精英人士所認同,但這並不能使它免於責難。目前所有的貿易模式都認為,儘管自由化使總收入大量增長,但也可能會導致不利的分配結果  也就是說,這其中會有贏家,也有輸家。
最後,福山提出,特朗普也許找准了美國社會真正的問題,但是要利用好這股選舉風波所代表的改革勢頭,他不是合適的選擇。

“你不能在貿易自由化實施了半個世紀後,突然立起單邊貿易壁壘,指控美國跨國公司外包工作;在這個關頭,美國的經濟已和世界息息相關,如果全球退入保守主義,這帶來的危險將會難以想象。”

為何阿里巴巴打破禁忌,直言不諱地批評特朗普?福山的這一擔憂,其實也正是阿里巴巴的擔憂。

蔡崇信在台灣出生、在美國接受教育,他正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但在這個場合下,他對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個人的好惡並不重要。

他代表的是阿里巴巴集團,甚至代表了阿里係為代表的依靠全球化進程發展壯大的受益者,他們對特朗普所代表的反全球化,或者說全球化受損者的憤怒者的擔憂。

當然,特朗普靠着這個浪潮上台,未必意味着他一定會執行過於激進的反全球化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