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人權

中國三名維權人士近期或失蹤或被拘留引關注

江天勇
江天勇 @網絡圖片
作者: 法廣
11 分鐘

3名中國維權人士江天勇、黃琦和劉飛躍,先後在11月份於不同省份“失蹤”後,三人的手機都處於未開機或已無法使用的狀態。台灣多名朝野立委周四(12月1號)與台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律師郭吉仁共同召開記者會,聲援失蹤的江天勇,並嚴正譴責中國公安機關處理此案的態度。

廣告

據《紐約時報》網站上刊登的祝香港記者報道, 四川省首府成都的一名警官說,黃琦在成都被附近城市綿陽的警察帶走。劉飛躍老家隨州的警察說,隨州市政府正在處理劉飛躍的案子,但否認了解任何進一步 的情況。

江天勇曾代理包括陳光誠在內的案件,但後來被取消律師資格。他最後一次與外界聯繫是在11月21日,當時他在湖南省會城市長沙,準備搭乘火車前往北京。 長沙火車站和北京火車站的警察,以及江天勇在中國中部老家的有關部門,都沒有關於他下落的信息。

中國天網人權信息中心創始人黃琦
中國天網人權信息中心創始人黃琦

黃琦和劉飛躍都是維權團體的負責人,黃琦是六四天網網站創辦人,劉飛躍是民生觀察網創辦人。據“人權捍衛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組織的消息,中國四川省的警察在周一晚間將黃琦從家中帶走。

劉飛躍也於11月份失蹤,他的家屬表示,他被帶走的第二天,被隨州警方告知,這次很嚴重,劉飛躍已被刑拘,還在偵查階段,可能要判刑,理由是“顛覆國家政權”。《紐約時報》引述維權團體說,如果“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成立並定罪,他可被判處無期徒刑。

《紐約時報》分析認為,黃琦失蹤和劉飛躍被拘留可能與即將實施的《境外非政府組織法》有關,該法律對在中國活動的境外團體實施新的限制。境外團體將需要在公安部登記註冊,警察有權隨時審查它們的業務,包括資金使用情況。這些團體還必須有中國的合作夥伴。新法律也讓有境外資金支持的中國團體更難生存。

中國民生觀察工作室負責人劉飛躍
中國民生觀察工作室負責人劉飛躍 網絡照片

國際特赦組織在香港的中國問題研究員倪偉平(William Nee)在電話中對《紐約時報》表示,“維權人士失蹤可能顯示了中國當局在即將實施非政府組織法時的心態,”。他說,“如果這是國家機構的所做所為的話,這種可能性極大,那這將是強迫失蹤,在國際法上屬於一種犯罪行為,” 他指出,“江天勇似乎被置於法律保護之外,這使他非常容易遭到酷刑和其他侵犯人權行為的傷害。”

報道認為,這樣的情況與2015年7月發生的大批維權者被拘留相呼應。報導說,他們的被捕,與2015年7月發生的大批維權者被拘留相呼應,那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領導下鎮壓公民社會的行動之一,習近平發動運動以打擊不受共產黨控制的力量。

另據中央社報道, 台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今周四發出聯合聲明支援江天勇,嚴正譴責中國公安機關處理此案的態度,也強烈質疑中國當局是這次江天勇失蹤的幕後黑手,所以不願也不敢面對江天勇70多歲老父親的求助。

台援網要求中國公安部應立即公開澄清江天勇是不是已經被處刑事強制措施,如果是的話,應公布涉案罪名,並啟動刑事訴訟程序。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