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鄧相超教授批毛受圍攻遭嚴懲引發激烈爭議

網絡上流傳的鄧相超照片
網絡上流傳的鄧相超照片

在中國,批評毛澤東仍然是一件危險的事。山東建築大學教授鄧相超只是在微博上批評、轉發批評、否定毛澤東的言論,便招來擁毛人士的圍攻,一群人發動了針對一個人的示威遊行。更可怕的是,他本人所在的大學竟以散布錯誤言論為由,對其予以行政記過處分,責令停職、退休。山東省政府也解除其省政府的參事職務,山東省政協免去其常委職務。鄧相超教授的遭遇在網絡引起廣泛的爭議。

廣告

鄧相超事件發生後,學界感到詫異,尤其對鄧相超僅僅因為言論就遭遇文革式待遇感到憤怒和不解,司法機關也竟然不聞不問;另外,其所在大學,山東省政府、山東省政協作出的處罰也十分離奇。對此,北大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微博寫到,“1)據《高等教育法》,“聘任與解聘教師以及內部其他工作人員”屬於校長及所主持辦公會議的職權,由黨委決定,屬越權;2)鄧為民主黨派,由中共黨委徑行處置屬越俎代庖;3)退休處分涉及到鄧的教師身份保障,由黨委決定,若鄧提起法律訴訟,則無從行使訴權。”賀衛方還認為反對者可以通過擺事實講道理辯論。舉着標語聚集在大學門口,還動手打人,這是標準的尋釁滋事。

鄧相超到底做錯了什麼?一月五日,中共山東建築大學委員會作出了『關於鄧相超錯誤言論行為的處理意見』,“經查,鄧相超多次在其新浪個人微博中貼發錯誤言論,性質惡劣,問題嚴重,影響很壞”。鄧相超微博已被銷號,無法看到所謂“錯誤言論”,從微博上能看到的尚未刪掉的其他人轉發的據稱是鄧相超教授轉發的微博內容不多,其中有一則是這樣的:“如果他45年死,中國少戰死60萬。如果58年死,少餓死3000萬,如果66年死,少鬥死2000萬。直到76年死,我們才終於有飯吃。他做的唯一正確的一件事就是,死了。”在這個帖子後面跟着不少讚賞的帖子,但也激起一些人的強烈反對,有個叫馨悅譚 的就寫到:“首先要說明的是鄧相超事件絕不是因為中國沒有‘言論自由’,而是鄧公開侮辱已逝的開國領袖,我們國家的法律沒相關公訴法條,於是正義群眾填補了法律缺位。更何況鄧並沒有受到任何懲戒,只是失去了一些政治榮譽安全退休,這要在新加坡,估計要把牢底坐穿。”還有人請中央做主:“中央必須重視網絡監督,清理漢奸公知叛國者,現在只要是通過網絡傳播反華言論,抹黑偉人,攻擊體制,放大負面新聞,造謠污衊從而發動顏色革命瓦解中國,所以網絡監督是重中之重”。這段話寫得很官式,便有網友懷疑這是五毛在與上面配合行動。

網上有一篇題為“智囊教授鄧相超徹底‘火’了”的文章,文中稱,鄧相超“微博轉發多條惡意辱罵攻擊毛主席的帖子,從而引發全國正義網友的憤怒聲討!”,為了批駁的有理有據,該文倒是放了幾條影印的被其歸在鄧相超名下的帖子,此處引兩則。一則:“世界各國制度形式上千差萬別,本質上只有兩種制度,要麼是民主制度,要麼是專制制度,民主就是民主,專制就是專制,沒有所謂的西方民主或東方民主之分。當然也沒有南方專制與北方專制之別,民主制度的共同特徵是:多黨競爭,公開選舉,新聞自由,司法獨立,軍隊國家化,核心是多黨平等競爭”。不知道這段話為什麼被當作“錯誤言論”,而且裡面也不涉及“毛”,倒是另一則有點暗示:“世界上所有的獨裁者都有一個共同的本領,就是把國家搞窮。如金三胖,津巴布韋的穆加貝,古巴的卡斯特羅,委內瑞拉的馬杜羅,還有一個不便說的人”。

不少人認為鄧相超事件並不單純,從毛左圍攻茅於軾,揭發畢福劍,再到圍攻鄧相超,走向似乎越來越嚴重,似乎預示着一場更大的風暴。人民大學教授張鳴認為,“毛左一鬧,當局就要處理人,前有畢福劍,後有鄧相超。這是鼓勵毛左鬧事的節奏,這樣走下去,早晚會出大事,當局真的會太平?”笑蜀認為,“各方對毛左的恐懼、縱容和利用,令毛左持續坐大,其綁架社會、綁架國家之勢愈來愈咄咄逼人,再不正視,不遏制,下一步必會升級,直接受害者將不限於茅於軾、鄧相超等區區數人,禍且亟矣”。

還有網民寫到:“鄧相超事件其實是一個非常大的事件,後果非常嚴重,但公眾和整個知識界對此保持着海一樣的沉默。這是暴風雨就要到來的前奏,是時代釋放的魔咒。”“鄧相超的事,該醒醒了!毛粉哪來這麼大的能量?義和團沒了朝廷的支持,轉眼就成了拳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