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馬岳:2017特首選舉對選舉制度公信力造成更大破壞

音頻 11:29
2017年3月26日香港特首選舉委員會投票的同時,泛民主派議員在門外抗議示威。
2017年3月26日香港特首選舉委員會投票的同時,泛民主派議員在門外抗議示威。 圖片來源:路透社/Tyrone Siu
作者: 瑞迪
28 分鐘

2017香港特首選舉遵循2014年港人轟轟烈烈的雨傘運動堅決抵制的方式落下帷幕。如果說這次並無懸念的選舉只是備受港人詬病的小圈子選舉的延續的話,同是體制內代表的曾俊華雖然落選,但他在競選後期在民間贏得的廣泛支持,也使得這次選舉不同於往年。如何理解曾俊華廣泛的民意支持?雖有北京鼎力背書卻缺少民意基礎的新當選特首林鄭月娥在何種程度上可以兌現承諾,彌合香港社會的裂痕?我們電話採訪了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教授馬岳先生。

廣告

法廣:林鄭月娥當選並不令人意外,但曾俊華在落選之後有一個落選宣言,不難看出其中的苦澀。整體來看,香港民間社會對選舉結果是否也有這種苦澀的感覺呢?

馬岳:我相信是有一種失望的感覺,因為首先,曾俊華的民望比林鄭月娥高不少──高很多,其次,很多香港人覺得林鄭月娥很可能繼承梁振英的路線,但是很多人對這幾年的政治對抗已經厭倦了,所以希望倘若曾俊華可以上台的話,可以有一種比較溫和的管治手法,但這沒有成真。所以,我相信對於不少比較溫和的中產,包括保守和民主兩方陣營的支持者都有一些人感到非常失望。

法廣:但其實這個結果並不意外,林鄭月娥當選從她宣布參選開始,大家就已經知道她是中央支持的人選,她自己也對勝選信心滿滿。但是曾俊華在競選後期不僅個人非常投入,而且也在民間獲得了很大的響應,這種活動甚至一度讓一些人覺得也許會在最後時刻反敗為勝。如何理解曾俊華的這種投入,以及民間對他的競選活動的積極響應呢?

馬岳:我覺得在最後階段,曾俊華理解到選委的不同板塊之間支持林鄭月娥的人比較多,他唯一可以反盤的機會就是在民意(支持)上大大地拋離林鄭。所以在最後兩個禮拜,他已經是想把這次選戰當成普選一樣去打,需要更多去接觸普通市民。而且,我相信他也在這個過程裡面受到很大鼓勵,真正感受到民眾對他的支持,這可以說是林鄭月娥沒有的。我覺得這反映出香港有不少人在這次選舉中對曾俊華寄託了很多希望,希望有一個新的領導人、一個新的路線可以給香港人帶來改變。但是最後這些沒有發生。

法廣:從曾俊華在過去幾年(梁振英政府財務司司長)任期里的表現,以及他闡述的一些競選綱領來看,他的理念與香港近年來民間抗爭的主要訴求並不合拍,真正和民間抗爭主要訴求合拍的是另一位候選人、退休法官胡國興。如何理解曾俊華在民間獲得的廣泛支持?

馬岳:我覺得(港人對)他寄託了一種希望,很多人覺得他真正有機會可以贏,而且最近幾年,他在網上發表的很多文章事實上也比較接近民眾的一些情緒。胡國興只是最後階段出來(競選的人物),過去70年間他都沒有爭取民主,很多人也對他的立場有懷疑。而且,很多人都知道他事實上沒有可能勝選。所以曾俊華就變成了很多人希望的寄託。

法廣:曾俊華雖然沒有廣泛的民意支持,從整體來看,輿論對林鄭月娥個人的執政能力似乎並無特別詬病,您怎麼看她未來5年的執政空間和香港未來的政治走向?

馬岳:我覺得應該是蠻困難的,因為她的民望從一開始就已經很低,而且她的管治會有曾俊華的陰影,因為很多人會認為曾俊華才是符合民意的特首。這對她(林鄭月娥)是一個很不利的因素。另外,她被視為梁振英強硬路線的繼承者。這個印象,她不容易擺脫。而且,中央、北京干預越來越多,對她來說,這也是不容易擺脫的一個印象。

法廣:林鄭月娥面對的香港社會事實上分歧越來越嚴重,中央的管治要求與香港的民意相距越來越遠。當選之後,林鄭月娥發誓要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您認為她可以捍衛香港利益的空間有多大?

馬岳:我覺得會非常困難,尤其是在整個選舉過程中民眾已經不喜歡她,她非常依賴中聯辦替她拉票,這對她來說未來會很困難,泛民和主流民意對她不信任,她又非常依賴中央的政治支持。這幾方面都使得她能不能挽回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變成是一個蠻困難的過程。

法廣:在選委會正式投票之前,有一個民間特首投票。雖然相對於2012年的民間投票,這次參與的人不多,但曾俊華獲得了超過90%的民眾支持,而林鄭月娥的凈支持率卻是負值。如何理解這兩人在民間投票中如此巨大落差?

馬岳:我覺得這些網上投票是那些政治比較活躍的人的表態行動,但這也反映出不喜歡她的人非常多。而且,如果在政治活躍的群組裡面就有很多人不喜歡她的話,她未來施政也會有一定困難。

法廣:曾俊華以如此高的民意支持落選是否也會給香港社會留下什麼後果呢?

馬岳:而且也會對整個選舉制度的本來已經不高的公信力造成更大的破壞,這次(選舉)讓大家覺得竟連順從民意都做不到,變成了一個好像純粹是北京欽點的過程,這對未來特區政府的管治沒有好處。

法廣:從另一個角度說,曾俊華能在民間獲得如此高的支持率,而且他的競選活動在後期非常火熱,這是否也從側面反映香港社會雖然經歷了雨傘運動的失敗,但是民間社會還是沒有放棄對真普選的希望?

馬岳:我相信很多人都沒有放棄,但問題是沒有很好的實踐方向,不知道怎麼去爭取,怎麼去向北京施壓來達到真普。繼續下去的路怎麼走,目前民間社會也有很大的分歧。我相信,如果支持一個在制度裡面比較開明的候選人的選擇還是不可能的話,今後的路怎麼走,民間會有更多的討論。

法廣:胡國興之所以能夠成為候選人之一,是得力於泛民主派的提名,他獲得了156票提名,但他在民間卻得不到很大響應和支持,泛民主派陣營大部分選票後來都投給了曾俊華:這是否意味着民意代表的選擇和民間的期待之間有一定的落差呢?

馬岳:選委投票根本不能反映民意,因為這本來就是一個小圈子選舉。胡國興(在提名階段獲得156票提名),我沒有明白為什麼(泛民主派)要把票投給他,而不是派自己的人去參選。他們最後這樣決定了,我也不覺得這是反映民意選擇。

                                              
雨傘運動震蕩之後,北京中意的林鄭月娥順利當選下屆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承諾將團結香港社會,彌合撕裂。但在民間享有廣泛支持的曾俊華落選以另一種形式再次顯示中央意願與港人期盼之間的巨大落差。曾俊華在落選宣言里感嘆:“即使球隊踢得多麼好,又有球迷支持,還不斷入球,都未必能夠一定勝出……” 落選的失望自不待言,但此番感嘆更點出了現行小圈子選舉模式的荒謬。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