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一帶一路”引發的“內憂外患”

音頻 05:30
北京召開“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北京召開“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REUTERS/Thomas Peter

為期兩天的一帶一路峰會今天在北京落下帷幕,自從中國主席習近平今年一月底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正式宣布之後,一帶一路峰會就成為全球輿論關注的焦點。輿論密切關注哪些國家,尤其是哪些西方國家的政府首腦將出現此次峰會。雖然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俄羅斯總統普京以及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等國際政要都出席了此次峰會,但是,外界注意到,七強國家中僅有意大利政府的首腦與會。而且,根據法新社發自北京的消息,參加會議的歐盟國家代表,包括法國,德國,英國,希臘以及葡萄牙等國拒絕在今天即將公布的共同聲明上簽字,其中原因是公告沒有重點強調歐盟所關注的公共市場透明度以及社會保障以及環境保護等條款。

廣告

德國經濟部長表示,對德國來說,至關重要的是投資項目必須透明;必須遵守國際競爭規則,而不對競標的企業採取歧視政策。這是歐盟中國商會最近幾年來反覆重複的要求,也是歐盟日前拒絕將市場經濟地位給予中國的原因之一。

應該說,中國一帶一路發展計畫可以給緬甸,巴基斯坦以及斯里蘭卡等沿路國家的經濟開發帶來推動,這也是為什麼一帶一路涉及國家都踴躍派代表出席峰會。但是, 中國經濟發展模式的對外輸出也引發國際社會對環境保護,社會保障以及地緣政治影響的擔憂。

記得2013年中國主席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發展計畫之後,中國政府隨即牽頭組建為一帶一路計畫融資的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就曾經試圖協調抵制,然而,最終英國政府首先打破沉默,公開表示有意加入亞洲投資銀行,這才引發多米諾效應,導致歐盟絕大部分國家都效仿英國,也使美國與歐盟杯葛亞投銀行的策略土崩瓦解。總而言之,這一切都顯示,歐盟國家從一開始就對中國的一帶一路發展計畫持有保留,這也是為什麼今天歐盟多個國家的代表拒絕簽署峰會共同聲明。

除了環境以及社會保障方面的擔憂之外,中國發展一帶一路計畫的正直目的是西方國家的擔憂所在。雖然中國官方極力否認,但是,西方輿論擔心中國政府試圖以此家強中國在全球地緣政治舞台的地位,歐盟國家注意到,中國在希臘,以及土耳其等國收購重要的交通的海港,然而,外界卻並不了解中國的一帶一路具體路線圖,一帶一路的具體輪廓至今依然不太明朗。

抵制中國的外交影響,這也是為什麼中國的鄰國印度乾脆杯葛了此次峰會,印度官方未派代表團與會,並且警告參加峰會的國家,他們可能會承受“無法支撐的債務負擔”。印度外交部發言人貝格雷表示,印度不能接受一個危及國家主權的計畫。印方作出上述表態的原因是“一帶一路”項目計畫穿越印度與巴基斯坦有主權爭議的喀什米爾地區,這令印度政府十分感到憤怒。印巴兩國曾進行三次戰爭,其中兩次就是為喀什米爾區域的爭議。

除了地緣政治領域的擔憂之外,印度官方提出的“無法支撐的債務負擔”也是國家輿論的擔憂所在;由中國牽頭的投資項目不僅會加重中國自身的負債率,而且也會往往會使沿路國家負債沉重,尤其是這些投資計畫又往往並不符合該國自身的經濟利益。英國金融時報日前刊登了一篇有關中國在斯里蘭卡投資修建“科倫坡港口 城”的長篇報道,報道指出,這項總投資超過130億美元的開發項目是中國“一帶一路”的重點項目,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關鍵一站,報道介紹說,斯里蘭卡因負債纍纍而將土地出租了中國以償還欠給中國的80億美元的債務,而當地民眾擔心港口城會成為中國的殖民地,中國在當地的多個投資都是大投資,少回報,被當地政客稱為是“大白象工程”。不僅在斯里蘭卡,中國在別的國家的投資也同樣如此,有中國官員向西方專家私下裡表示,他們預期在中亞地區的投資30%將有去無回,在巴基斯坦, 投資損失率可能達到80%。

有去無回,中國的巨額投資可能血本無歸,這也是許多中國網民對一帶一路計畫的評論,中國獨立媒體人高瑜就在推特上表示: 還是新瓶裝舊酒,還是大撒幣,還是讓世界愛中國產品。與帶着三個幼子服毒自殺的楊改蘭們關係不大,與屠夫們的老父關係不大,與中國百姓的人權民生關係不大; 豪門白手套們的機遇又來了!

有網民乾脆將一帶一路稱為是中國國民財富的焚燒爐。 也有網民分析說,中國經濟下行是不爭的事實,但中國集舉國之力做的大型項目,如一帶一路、雄安經濟特區等,都不是對症下藥的措施,無法改變根本的困局。中小企業是維持一個國家經濟蓬勃的動力,但他們所面臨的艱難和困境從於歡殺人案的背景故事已可見一斑。國進民退是違反自由市場規則的,只能造成國企的臃腫和僵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