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世界

嚴震生看兩岸再度就台灣出席世衛大會較勁

音頻 12:53
聲援台灣的民眾在日內瓦抗議北京阻擋台灣代表參加世衛大會   2017年5月21日
聲援台灣的民眾在日內瓦抗議北京阻擋台灣代表參加世衛大會 2017年5月21日 圖片 : 路透社/ REUTERS

台海兩岸關係的緊張或緩和,往往關係著台灣是否能順利出席參加各種國際組織的會議。而將於5月22號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第70屆年度“世界衛生大會(WHA)”,到了網絡報名截止的日期 8日,台灣一直沒有收到邀請函。這話題自然也就成為民進黨政府及台灣民眾關注的焦點。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兩黨領導人5月9日在世衛日期迫近之際,已寫信給美國衛生部長、力挺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嚴震生老師在本台(法廣RFI)本次中華世界為大家就此情勢做出點評。

廣告

台灣民進黨再度政黨輪替,蔡英文總統執政的近1年,每到了日內瓦“世界衛生大會(WHA)”舉行會議時,能否順利出席參加大會往往引發台海兩岸的政治角力。去年台灣是收到邀請函了,但也因對台灣代表團的稱呼產生爭執,立場分歧台灣的藍綠兩陣營更是口水戰不斷,彼此不斷較勁、批評。

台灣總統蔡英文為了不拂逆民進黨內深綠台獨派人士,她至今仍絕口不提九二共識。而且不斷推文向大陸喊話,近來甚至推出三新說法,但是也似乎被大陸國台辦用九二共識打臉蔡英文,指責,這個後果是台灣政府自己造成的。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兩黨領導人5月9日在世衛日期迫近之際,已寫信給美國衛生部長、力挺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嚴震生老師在本台(法廣RFI)本次中華世界為大家就此情勢做出點評。

嚴震生老師:情況是,過去民進黨在競選期間,有一種不切實際的樂觀看法,他們認為,今天民進黨執政,中國大陸必須要面對一個新的形勢,要做調整。這也是為什麼蔡英文總統會在之前提出來說:一個新的情勢、一個新的問卷(大陸認為你沒回答九二共識,台灣則認為應該給我一個新問卷),然後是一個新的互動模式,這就是所謂蔡英文的“三新”主張。但是她忽略掉的一點就是:在兩岸互動當中,如果你要維持現狀,基本上就是接受九二共識,而且這個九二共識還不是對岸提出來的,當初是我們(台灣)這邊提出來的,對岸一開始還不接受。後來,最後決定接受了。所以,對岸也認為他們已讓了一步才接受九二共識。可是蔡總統既然不願提九二共識,那麼雙方的互動就很難持續。我想,我們從美國川普(特朗普)總統跟蔡英文總統通過電話之後,還質疑過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為什麼不能檢討。後來也發現,假使要堅持去挑戰美國自己的一中政策,那根本連跟大陸,跟北京對話的機會都沒有。03.04所以最後,美國是回到了一中政策,才會有《川習會》… 等。如果台灣今天,民進黨希望與對岸有一個互動、對話的機會,03.14,無論如何還是要先從九二共識開始。說不定,因為對話,有了互信,所以產生一個新的共識。但你如果堅持不承認九二共識,那麼連新的共識的機會都沒有了。所以現在台灣面臨世界衛生大會的情況就是,過去我們都知道,在國民黨2008年執政前,台灣也非常努力想要進入世界衛生大會,為什麼沒有進去 ?為什麼在2008年之後可以進去。當然也是因為兩岸有一個九二共識的默契;然後,有一個外交休兵的默契。所以才會有這樣的一個機會能夠參與。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應該支持民進黨,也就知道,如果你不談九二共識,大概國際參與的空間就是會被限縮。我覺得,那我們也不要覺得意外,這次為何遲遲等不到邀請函。因為事實上,這就是我們(台灣)自己做的一個選擇。當然,台灣的民主還是希望,北京有些善意。可是,如果北京今天認為它維持原來的立場不動,連美國這樣一個大國都轉向、都回到原點了。04.26。那麼,大陸為什麼要對台灣做出讓步呢?我想,我們在台灣的人,大概應該有這種基本的認知吧!也就是說,大陸這邊是鐵板一塊,那我們要參與,我們可能就要做出一些調整。否則,就沒有參與機會。沒參與,是不是真的就讓台灣完全失去了跟這個國際衛生社群的互動,我覺得也不見得。我們還是可以,譬如說在WHA外面,跟我們的邦交國,跟一些重要國家的衛生部長有些互動,過去也有這樣的例子。只是,可能感覺上,覺得沒有進入會場成為一個觀察員,是有一些落寞吧!

嚴震生老師被詢及就最近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兩黨領導人等在內的6名議員5月9日寫信給美國衛生部長、力挺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是否能產生一些作用?他回答本台說,第一,這個動作來得似乎太晚了。是否我們外交單位應該老早就知道這樣的一個邀請函是會有些困難,更早的動員美國的眾議員來支持。為什麼第一,已經過了這個期限才出來力挺。第二,過去美國也曾經力挺我們曾參加WHA,甚至也力挺我們參加如:國際民航組織(ICAO),甚至還希望我們能加入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但是,儘管有美國的力挺,台灣都不一定能夠進去。當然,我們感謝他們支持,但現在可能在一個影響力較大的中國,在進行杯葛的時候,連美國這樣的協助,可能都不會能有所幫助。

中國國台辦此次表示,台灣與世界衛生機構的交流管道是暢通的,不去WHA對台灣民眾的健康並沒有什麼影響。嚴震生認為,即使不是觀察員,台灣還是可以與世界衛生組織有一些其他的,如:定期通報,應該還是有管道的。我認為,當然會有一些影響,可是絕對不是我們想象中的那麼嚴重。例如目前有地方出現茲卡病毒的流行疫情,或過去的薩斯疫情,那麼通報處理的情況可能不是第一時間,我覺得會有一些影響。但是溝通管道,我認為還是存在的。所以比較是,大家認為,過去曾經參加過8年,為什麼現在出現這狀況,一旦我們覺得習慣了,我們是這個組織的觀察員,一下子又被否決掉了以後,我想心理上的調適是比較辛苦的。

嚴震生老師也指出台灣民眾對此事的最新動向,他說,如果台灣能夠與一些邦交國或一些大國的衛生部長能夠有一些互動,這是大家樂於看到的。可是如果說以比較激進的行動,如我們在會外去抗爭,也不是大家所樂見的,因這就好像成了《麻煩製造者》。所以,我覺得我們是可以有代表團去,在場外與大家有些接觸,甚至希望台灣的好朋友,如美國這些眾議員關係這麼好的話,看是否能夠把台灣對大會的一些報告,在他們做的報告當中納入討論,議題給介紹出來。表示說,我們並沒有真正的缺席;或者找邦交國,或是大國,把我弄過去一年來的醫療情況向大家做個介紹。但是如果要採取一些激進的做法,可能會讓我們的邦交國感到為難的部分,我覺得我們還是要謹慎一點。(請點擊本台網站本節目音頻收聽全部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