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納國際電影節

戛納一日:『雙面情人』性與真相 『好時光』不再 『路過未來』再登場

法國參展片『雙面情人』女主角Marine Vacth戛納亮相
法國參展片『雙面情人』女主角Marine Vacth戛納亮相 路透社

第七十屆戛納國際電影節逼近尾聲,昨夜今晨,精彩紛呈。法國導演歐容的『雙面情人』是一種在性愛中深昏迷但卻需要心理分析師解救的狀態,美國薩弗迪兄弟的『好時光』中的兩兄弟搶劫不順,讓紐約城高度發燒。中國導演李睿君的『路過未來』周五晚間再度登場,也許向奪大獎之路挺進。

廣告

問:法國這次參展影片有四部,今天好像推出歐容的『雙面情人』?

答:是的。昨夜記者專場放映的是將在今天下午正式參展的法國導演佛朗索瓦.歐容的『雙面情人』。影片一如歐容的風格,性,暴力無處不在。電影一開始,特寫鏡頭凸顯了一位婦科醫生檢查年輕女子克洛伊身體的畫面,暗示強烈。克洛伊焦慮重重,老感覺肚子里有個東西蠢動,覺得自己失去了愛的能力,醫生檢查說一切正常,懷疑她是精神層面出了問題,建議去見心理醫生,克洛伊與心理醫生對話之後,不能自拔。心理醫生也終究不能抵抗克洛伊的魅力。然而脆弱的克洛伊發現她所愛的心理分析師還有一個雙胞胎兄弟,也是心理分析師,她覺得自己受到了欺騙,質問情人,“我知道你還有一個姓名,你不願意告訴我…”

她化名去找情人的雙胞胎兄弟做精神分析,結果落入一種魔咒般的不能自拔的瘋狂的性愛之中

歐容導演電影中的人物大起大落,性、暴力、心理分析糾纏不清,張力很大。他詮釋自己的女性角色說,“在電影中,我喜歡她們激情澎湃,性情複雜,有點邪惡的影響力….我喜歡女人與男人有同樣的毛病,但殘忍的程度堪比男人。”

問:美國青年導演薩弗迪兄弟的參展影片反響如何?

安德烈:薩弗迪兄弟參加競賽的『好時光』是一部警匪片:紐約,大白天,兄弟倆合夥搶劫銀行,錢如數裝進了背包,一切都按預計的那樣進行,直到腦子有點不正常的弟弟被警方發現。接下來是哥哥設法救助弟弟的兇險的紐約之夜,腎上腺素刺激,弟弟被從關押狀態中解救了出來,然後找錢,逃命,追捕。

『好時光』雖然是一部搶劫片,但也是一幅失控家庭的畫像,家庭廢墟殘存的兄弟之間捨身奉獻的友誼。影片有時讓你感覺似曾相識,但創造出一個讓人感覺全紐約都在風吹草動,人人都在發燒的氣氛,片子獲得不少掌聲。受歡迎也可能因為片中的男主角是風行一時的吸血鬼電影『暮光之城』中的明星,走紅地毯時,有些女性觀眾情不自禁地的呼叫。

問:『走向未來』是這次參加戛納電影節競賽的唯一華語影片,你有沒有採訪到影片導演李睿君?

答:採訪到了。被稱之為前來為中國電影“救場”的中國新銳電影導演李睿君的影片『路過未來』今晚將重播,李睿君導演剛剛接受了我們的專訪,詳細內容稍晚些時候播出。他的電影敘述一位深圳打工的甘肅女子,想把曾經在深圳打工多年還鄉後境遇不順的父母重新接回深圳,然而故鄉對父母,對她早已不是原來的樣子。家在哪裡?這不僅僅是影片中女主人面臨的生存問題。李睿君的感想是:

“跟『秋菊打官司』那個時代比,家的概念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過去,八十年代,家的概念是什麼,就是所有人生活在一起,家是一個生活的場所。現在家的概念是什麼?許多人遷徙,背井離鄉,離開自己的家,去外面尋找新的生活。過年想真正回家的時候,家變成了一個與家人聚會的場所。家已成一個你工作的地方的暫時的居所。它已經不再是家人生活的場所,它不再承擔所謂的生活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