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中國最高檢或指於歡辱母殺人屬正當防衛但防衛過度

圖為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報道配圖
圖為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報道配圖 網絡照片

全國關注的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昨日在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開庭,被告於歡因目睹母親受盡百般侮辱,情急下以刀刺追債人,導致1死3傷。最高人民檢察院昨日就此事回答記者提問時指出,案中於歡的行為具有防衛的性質,但明顯超出必要限度且造成傷亡,應當認定為防衛過當。二審如何判決受聚焦。

廣告

據香港東網今天報道,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昨日在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開庭。檢方首先表示,一審公訴、判決認定於歡持尖刀捅刺被害人不具有正當防衛意義的不法侵害前提,未認定防衛性質,屬於適用法律確有錯誤。

不過,被問到如何認定於歡行為的性質,檢方解釋,根據《刑法》對特殊防衛的規定,適用前提是防衛人被暴力犯罪的加害人嚴重危及人身安全。本案中,雖然於歡母子的人身自由權遭受限制乃至剝奪、人格尊嚴權遭受言行侮辱侵犯、身體健康權遭受輕微暴力侵犯,但直至警方出警後均未遭任何針對生命權嚴重不法侵害,故不具有進行特殊防衛的前提。

報道引述檢方指,案中死者杜志浩及其他追債人的目的就是把錢要回,手段相對克制,沒有暴力毆打於歡母子的意思和行為,防衛行為與不法侵害相比「明顯不相適應」。而且討債一方對杜志浩脫褲暴露下體的行為已作出制止;當於歡捅刺杜志浩等人後,其他追債人也是圍站在於歡身邊,沒有明顯的暴力攻擊。而於歡為了制止不法侵害,擺脫困境,使用致命性工具刺向加害人,造成一死、兩重傷、一輕傷的後果,明顯屬於「重大損害」。

檢 方又指,雖然追債方人數眾多但未使用工具,未進行嚴重暴力攻擊,於歡身上傷勢甚至未達輕傷程度;從防衛緊迫性來看,警方雖然離開事發的接待室,但仍在源大公司內尋找報案者、了解情況。從防衛行為使用的工具、致傷部位、捅刺強度及後果綜合衡量來看,於歡使用長26厘米的單刃刀,刺傷死者杜志浩的肝臟,深達15厘米;而造成一死、兩重傷、一輕傷的嚴重後果,其防衛行為「明顯超過必要限度」。

報道說另經調查結論,案發當晚辦案警員並不涉嫌瀆職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