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朝鮮慶祝導彈試射成功 中日美韓4國回應忙碌不斷

音頻 05:58
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親自監督朝軍方導彈發射資料圖片
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親自監督朝軍方導彈發射資料圖片 法新社轉發朝鮮中央通訊社圖片

朝鮮當局在本周一不顧聯合國安理會的禁令和來自國際社會的制裁,再次發射了一枚短程彈道導彈。朝鮮中央通訊社在周二發表社論對這一事件予以大肆讚揚,並引用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話語宣稱,朝方正在依據既定時間表研發更尖端的武器,準備送給美國更大的“軍事威脅禮包”。在這一事件發生後,作為曾經六方會談中主要代表的中日美韓四國,都相繼對來自朝方的這一最新挑釁行為發出了新的警告和回應。下文也將從這4國的行動中,為您對朝鮮半島形勢的這一最新進展背後的意義,以及從地緣政治角度上給東北亞地區帶來的影響進行盤點和分析。

廣告

經韓國軍方披露和美軍太平洋艦隊的證實,朝鮮在當地時間周一凌晨再次發射了一枚“飛毛腿系列”短程彈道導彈,該導彈在空中大約飛行了6分鐘,橫跨450多公里後,於日本海上專屬經濟區的邊緣墜入海內。這也是自2017年以來朝鮮當局在共9次的導彈試射活動中,所發射的第12枚不同類型的彈道導彈,同樣是在過去3周中發射的第3枚彈道導彈。軍事專家指出,它們其中共包括一枚射程最多可達5千5百公里的遠程彈道導彈,2枚射程可達3千公里的中程彈道導彈,以及8枚射程在1千公里以下的,短程彈道導彈和一枚因發射失敗而未知其型號的導彈。

金正恩掌權6年,朝鮮試射彈道數量超過金日成和金正日時代總和

但就目前朝鮮所發射成功的導彈來說,其射程最為遙遠的無疑是舞水端型火星-10導彈。專家認為其射程雖尚未能覆蓋美國國土,但還是可以打擊韓國、日本全境、中國大部國土和部分俄羅斯領土內的廣大目標。更值得一提的是在金正恩掌權的不到6年內,朝鮮在試射彈道彈道的數量已經超過了,自1984年朝鮮首次進行導彈試射以來,其父親和祖父金日成和金正日時代的總和。

據了解,朝鮮這一成功的最新試射活動在周二,得到了其宣傳喉舌中央通訊社的專稱稿贊。社論指出,金正恩本人親自監督了這一“新型精準導嚮導彈的發射”。文章則更是具體形容了這枚導彈是去年在金正恩本人的命令下研製開發的,擁有新型精密制導系統的彈道導彈。根據這篇報道我們可以看到,朝鮮在向外界投入出其不但不會放棄彈道導彈項目,甚至還要繼續進行完成多種類型,中短程並進和能夠達到高精度打擊的彈道導彈研發目標。

面對朝方的這一態度,在東北亞地區握有各自切身利益的中日美韓4國,也相繼做出了各自不同的反應。就目前來看,美國和日本採取了通過外交喊話團結國際力量,提高軍事戒備和向中國施壓,希望中方作為朝鮮盟友能對其進行勸阻的3重努力。在外交方面,特朗普和安倍晉三在上周末的七國峰會上與其他與會首腦一道,共同以會後聲明的形式,對朝鮮提出了要求其立即進行無法逆轉的,停止放棄“核試驗”核導彈項目的聯合要求。同樣在呼籲來自國際社會對事態進行更多關注,試圖以此向朝鮮增加國際壓力和爭取贏得輿論戰勝利的同時,日美兩國首腦在該會議上也商議了將共同採取擴大對朝的制裁範圍等措施。特朗普與安培還達成了現在要緊的是對朝增壓,而不是採取對話的共識。

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如果開戰將是大多數人一生中進行過最嚴酷的災難性戰爭

當然除了外交手段,在軍事方面美國近期也加進了專門針對朝鮮在西太平洋的武裝部署。不但五角大樓決定在下月從美國本土將向該海域派入“尼米茲”號核動力航母,使屆時美國在這一地區增加到3個艘航母戰鬥群,以此從海上向朝鮮繼續提供震懾。美國軍方還在周二成功進行了首次目標明確,針對朝鮮威脅的攔截洲際彈道導彈的防禦演練。軍方代表,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同樣在上周的一次電視節目中警告說道: “如果最終開戰,那將是一場大多數人一生中進行過的最嚴酷的災難性戰爭” 。

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日本也在最近進入到了公開要求,中國向朝鮮施壓的外交喊話中去。正在與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會面的日本政府代表谷內正太郎則在當天雙方的會談中,要求“中國(對朝鮮)發揮更大的作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周一也在日本參議院發表了同樣信息的講話。美國總統特朗普則在周二通過推特傳達了,他認為“朝鮮此舉很不尊重中國,但中方還在努力的信息”。可以看到的是通過此舉,日美兩國正在逐漸把朝鮮試射彈道導彈事件的責任,無形的公開擴大到了其唯一盟友中國的身上。

針對朝鮮的這一最新挑釁行為,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周二表示,中國堅持和平解決朝鮮半島問題的立場。同樣外交部部長王毅就這一問題也多次提出,中國主張在依照安理會相關決議執行全面制裁朝鮮的同時,希望通過和平手段採取各方對話的途徑,達成對半島無核化目標的實現。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中方並不願在國際上就這一事件被戴上朝鮮盟友的頭銜,反而更願意以第三方和平溝通發起人的身份,來試圖解決這一問題。

面對朝鮮不斷挑釁 韓國新總統態度左右為難

但目前這一提議遭到了來自美日兩國的否決。另外對處於長期生活在朝鮮導彈陰影下的韓國來說,文在寅政府在處理這一問題的位置則顯得有些尷尬。一直對美軍在韓部署薩德反導系統存有質疑,提倡與朝鮮進行友好對話,試圖以“和氣”緩和半島局勢的新總統文在寅則在事發後做出了兩手回應。他一邊下令對被爆出的4台美軍薩德移動式發射機車,在未向韓國政府通報的情況下被偷運進入韓國事件進行徹查,以此從側面通過行動驗證了他之前在處理薩德問題上的觀點。與此同時,文在寅在周二還宣布召開了韓國國家安全保障會議常任委員會,作為對這一事件商討回應,並以此對國內民眾和輿論有所交代。韓國軍方則在周一與美國空軍的B-1B戰略轟炸機進行了聯合軍演。

大國間不能達到對實現半島“無核化”目標手段的統一 反而是改變現今局勢的最大阻礙

分析朝鮮半島局勢,可以看到儘管其附近大國從廣義來說目標一致,希望朝鮮停止對“核計畫”以及對發展遠程彈道導彈的野心,但各方在達成半島和平手段方面存有路線的紛爭。而這將是除了朝鮮屢次不改的挑釁外,影響東北亞地區安全未來局勢的最大障礙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