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書刊

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都沒有,歷史獨給了習近平一個機會

音頻 05:00
《明鏡月刊》第89期封面
《明鏡月刊》第89期封面

習近平就要迎來執政的頭五年,對他的評價,也因為見到了他的行動而越來越真實。未來的中國社會,是會繼續上演倒退與錯亂的現象,還是走向變革?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集團總編輯助理、美國印第安納州大學大眾傳播碩士柯宇倩女士,給大家介紹最新的《明鏡月刊》第89期內容:習近平過不了二十大這一關?

廣告

法廣:這期的《明鏡月刊》,開頭就討論了習近平的政治前景,如今習近平執政已快滿五年,是否能更清楚看出習近平的政治路線了嗎?

柯宇倩:經過將近五年的時間,人們對習近平的看法從一開始的想像,變得比較真實起來,明鏡新聞出版集團總裁何頻先生指出,人們對習近平的評價,也顯示出幾個不同的極端。一個是全國官場上下瀰漫著吹捧習近平的風氣,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一種看法,是認為習近平很有可能企圖使自己成為一個毛澤東或者是鄧小平式的威權領導人。

何頻提到,由於習近平掌權的幾年,意識形態上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倒退,律師遭打壓、經濟環境惡化、又推行了沒有經過嚴肅認證的“一帶一路” ,在軍隊上,則實現了前所未有的掌握,使得對習近平的負面評價在精英階層、在網絡上,到處流傳。 

不過也有人賦予了習近平一些新的期望,認為習近平的反腐敗是真心的,反腐敗運動在民間也得到了一部分民眾的歡迎,認為習近平是一個接地氣的領導人。 

法廣:也有些人認為,習近平集權後,將更易於推動變革,但是他有多大的可能會推動徹底的變革? 

柯宇倩:在推動變革上,何頻認為,習近平可能有多層的考量,一個是一旦發起政治變革,稍有不慎,自己都會陷入險境;反過來說,如果不進行一場根本的政治變革,雖然中國永遠陷在這片爛泥塘里,但對習近平來說卻是比較安全的,所以,何頻認為習近平最終被體制同化的可能性,其實是最大的。 

習近平要走向毛澤東,非常困難,要走向蔣經國,根本上拋棄中共,難度也大很多,所以最可能的,就是習近平最終被體制同化,他做了一些事情,但是很多事情做不了,這種可能性較大。 

法廣:這是否表示,人們無法對習近平有任何期待了? 

柯宇倩:何頻認為,還是應該給予習近平一些期待,並且不斷地去警示、提醒習近平:中國只有走向政治民主化,才可能是中共解套的唯一機會。雖然何頻對中共的政治變革已經不抱任何的希望,但他認為還是要一方面批評習近平執政以來的對人權的侵害、對意識形態的控制、對經濟市場的瞎指揮、外交上的張狂,另一方面也必須推動、鼓勵習近平,放棄一黨專政,放棄現有的政治體制,走向民主化。當找不到其他的政治力量或者找不到其他的政治人物的時候,習近平是比較現實的一個人物。 

何頻指出,網絡上很多對習近平的批評,不少是似是而非的,其實對於一個政治變革的領導人來講,未必有意義,譬如說他的文憑、資歷問題。不要因為習近平的知青背景、或者是中國官僚體系的背景,就認定他一定會成為體制的維護者,也不要認為他是紅二代,就一定會維護紅二代的利益。現在要做的,是讓習近平本人聽到當今社會的錯亂與倒退問題,這與習近平期望為民眾所達到的目標是越來越遠的。 

法廣:但是最終被體制同化的習近平,能在多大程度上聽到批評的聲音? 

柯宇倩:這確實是一個問題。不過何頻指出,中國的政治,有時候突變和轉折就在一線之間,所以不能簡單地根據以前的政治經驗,去推斷和預測中國的變化。 

如果習近平在未來一段時間,不得不跟官僚體系妥協,當他最終在中共二十大時下台,那個時候所出現的社會危機,和黨內所產生的衝突,也許要比2017年的十九大來得嚴重得多。因為根據現有體制惡化的程度、現有民智開放的程度、以及現有科技飛躍的程度來看,很難相信人們會繼續對這個體制忍受下去。如果這個體制的領導者不主動地加以配合,而是成為中國社會變革的一個阻止力量,那麼中國的動亂很有可能就會爆發並延續很長時間。 

但何頻也指出,也可能有我們不知道的突變因素會出現,對於習近平來講,也是一種考驗,歷史給了習近平一個機會,這個機會是胡錦濤、鄧小平、江澤民、華國鋒、趙紫陽和胡耀邦都沒有的,這就是把中共最後埋葬、建立一個真正符合現代政治文明的新興體制的機會。這是習近平一個巨大的機會,但是他想不想要這個機會,還沒人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