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落馬貪官的情婦們結局如何?

圖為中國網絡關於貪官全色交易的報道配圖
圖為中國網絡關於貪官全色交易的報道配圖 網絡圖片

中國司法審判貪官案以及黨內紀律處罰貪官,都報告有權錢,權色問題,落馬貪官均涉嫌擁有一名或多名情婦二奶。媒體關注落馬官員的情婦結局與出路各異,有人立馬成"反腐先鋒",但也有人被追殺。一項報道曾揭露江蘇省建設廳原廳長徐其耀落馬前包養140多個情婦,令人瞠目結舌。

廣告

據明鏡新聞今天報道,6月6日,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揭陽市委原書記陳弘平受賄、行賄、濫用職權一案,對被告人陳弘平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媒體披露一個細節,此前,陳弘平曾公開為情人等人求情。

觀海解局記者梳理官方近年來曝光的案例發現,貪官與情婦之間的關係非常玄妙,事發之前千好萬好,而一旦官員落馬或被送上法庭,有人串通沆瀣一氣,有人立馬翻臉成為“反腐先鋒”,也有人為一己私慾伺機敲詐的。

但情婦的下場並不好過,不少人不但身敗名裂,還會身陷囹圄,更有人為此丟了性命。

據香港星島日報報道,2007年年初,時任揭陽市市長的陳弘平結識了做服裝生意出身的許秋琳,她在與陳弘平認識之前已生育4個小孩,並已離婚,二人關係“非比尋常”。資料顯示:許秋琳,曾用名許小婉,1970年出生,現年46歲,初中文化,是揭陽市潤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涉嫌通過行賄手段中標七個項目。據悉,許秋琳為了能獲得承建大型工程,謀取不正當利益,夥同前夫或者單獨向官員行賄。

報道引據新華社消息,2015年4月21日,陳弘平因涉嫌受賄罪、貪污罪、行賄罪在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時,曾至少三次為許秋琳求情,甚至用了“乞求”這樣的字眼。他說,“希望不要處理那些行賄的企業,都是我害了他們,特別是許秋琳,他們的企業是揭陽的支柱企業。”

上了法庭依然對情婦“表真愛”的,並不止陳弘平一人。同樣也有情婦和官員串通好,拒不交代相關事實的。據媒體報道,2007年9月,國家審計署開始對河南藍天集團進行審計。原國家開發銀行副處長鬍漢成迅速將股票賬戶全部清倉,並將別墅低價轉賣,還將 好處費及炒股盈利打入了情婦李玲的賬戶。兩人經過串通,將胡漢成所收受的好處費,咬定是胡從李玲處借來炒股的。胡漢成還告訴她,一旦有辦案人員調查,必須 咬定兩點,一是專門用於“洗錢”的諮詢公司與他無關,二是借款均打了借條。對胡漢成情深意重的李玲滿口答應。

經過審訊,胡漢成崩潰了,並供述了自己的全部受賄行為。此時,情婦李玲還在為他扛着,她擔心自己的供述會對胡漢成不利,“我自己跟了胡漢成多年,他對我挺好的,他還承諾過,離婚後就會跟我結婚的。”

後來,胡漢成請檢察官轉告李玲,他已經交代了,讓她不要再為自己扛了。“我是不會把胡漢成說出去的。”李玲仍然選擇扛着,直到因包庇罪被判處緩刑。

在胡漢成被宣判的當天,李玲趕到了法庭。北京市一中院以受賄罪判處胡漢成無期徒刑。從領到判決書到離開法庭,胡漢成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躲在角落裡的李玲。李玲的眼圈紅了,她多次從座位上起身,朝胡的方向望去。兩人沒有說上一句話,就匆匆分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