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論壇

《1989的女孩們》導演楊雨談拍攝感受

音頻 09:00

八九-六四天安門運動剛剛送走了第28個年頭。去年底,在迎來這一具有歷史意義的日子的前夕,旅美中國獨立紀錄片導演楊雨先生推出了《1989的女孩們》這部影片。楊雨透過三個女孩在美國的平凡生活故事,透視出中國近28年的歷史,從而將“八九的孩子”這個隱秘而敏感的群體展現在世人的眼前。在“天安門事件”迎來又一個紀念日之際,我們有幸採訪到楊雨先生,請他來談談這部影片的意義。

廣告

法廣:首先,請簡要地介紹一下這是怎樣一部影片?拍攝的初衷是什麼?

楊雨:說起來很簡單,這部影片是通過三位天安門事件參與者的後代,在美國的一些日常生活來表達和傳達一種理念,對她們個人而言,是一個影像記錄,對社會而言,我們每一位觀眾在這部影片里看到的都有不同的內容。

法廣:這部紀錄片《1989的女孩們》講述了三個中國女孩在美國的故事。您選擇的是怎樣的三個女孩?您打算通過講述她們的故事,傳達怎樣的信息?

楊雨: 這三個女孩,她們的家庭都有天安門事件的背景,分別是西安天安門事件的參與者楊海的女兒楊倩怡、四川劉賢斌的女兒陳橋和杭州王東海的女兒王梓怡。這三位女孩在美國的平凡故事。通過她們的故事,我們每一位觀眾所看到的,應該是一些不同的內容。因為每一位觀眾的信息環境是不一樣的。也就是說,你(如果)是具有法律系背景的觀眾,你從這部影片看到什麼東西,你是政治系背景的觀眾,你從這部影片又看到什麼東西,如果你只是一般的觀眾,通過這部影片還能看到什麼東西。由於這個信息環境,每個觀眾所看到的內容和得出的觀點都是不一樣的。這部影片講述的都是一些在美國的日常生活,比如:關於她們個人的事情,為什麼來美國?關於她們對美國生活的一些體驗,她們所講述的這些一個、一個平凡的故事,都在傳達一些什麼樣的觀點。

比如楊青如講,關於美國的教育,她有什麼樣的感受,她是通過一些具體的、在美國看來很平常、很平凡的事情來傳達中美教育之間的差異。在比如,陳橋又講述一個故事,我問陳橋: 劉賢斌被中國政府判刑很多年,你對自己的父親有哪些深刻的記憶?陳橋講述了她小時候,又一次她家裡面的院子下雨,堵水了,是劉賢斌把陳橋從屋子裡邊背出來的。這些很小很小的事情,都傳達出陳橋對她父親的記憶。也就是說關於父女情感的故事。

 

法廣:您是從什麼時侯開始關注六四事件的?又是怎樣萌生了拍攝這部紀錄片的念頭?

楊雨:關注天安門事件有很多年的時間了,萌生這部影片拍攝的念頭是從認識這三位女孩開始。我就在不斷地琢磨這個問題,琢磨了很長時間。我琢磨出一個觀點,就是:關注天安門事件,說到底就是關注“人”。因此我就有了拍攝這部紀錄片的想法。

法廣:拍攝這部影片的目的是什麼?瞄準的是怎樣的觀眾群?

楊雨: 目的之一首先是為她們這三個具體的天安門事件參與者的家庭和個人留下一份影像記錄。觀眾群,則是面對所有的人。但是並不是所有的觀眾都能夠認同影片里的一些觀點。這部片子,不僅是人物在講話,鏡頭也能講話。比如,在影片的前面,她們三個女孩正在廚房裡面做飯,影片的最後,我們所有的人都在桌子上吃飯,鏡頭與鏡頭之間就構成一種互為性關係:前面做飯、後面吃飯,菜就在中間,就是一個又一個的事情。在比如,在影片的前面,楊倩怡講,在這兒鞦韆真好玩,這塊布真好看,這些看起來很瑣碎的事情也能和影片後面的內容構成一種溫馨關係。影片快要結束的時候,我連續把三個空鏡頭、就是傑弗遜的雕像、傑弗遜紀念堂和獨立宣言。這些看起來在日常生活中很普通、很平凡的這些事情,難道不是獨立宣言所說內容在生活中的具體表現嗎?還有,天安門事件的參與者追求的難道不是獨立宣言所說的那些內容嗎?

法廣:作為一位非專業人士,您在拍攝中一定遇到了很多困難,請講講您是如何克服這些困難的?又在怎樣的動力下完成了影片的拍攝?

楊雨: 實際上,專業與不專業並不重要,我認為。重要的是做不做。只要一個人有了一定的信念,這部片子就一定會完成。但是,它整個的拍攝和製作過程中也有不少的困難。首先是因為這部片子沒有任何的製作方,我即是導演、又是製片人。所以這部片子整個製作的時間比較長。總共花了差不多一年的時間才拍攝和後期製作完畢。也就是說,只要有了一點資金,我就會把片子往前推進一步,有了一點資金,我又把片子往前推進一步。就這麼慢慢地做,這部片子終於完成了。對我們來講,這一類片子的完成比它的完美更加重要。因為這部片子的題材本身是一個全球獨一無二的題材;第二,也是全球唯一一部關注天安門事件參與者後代的紀錄片。剛才我講到,從紀錄片本身來說,這個題材永遠地不具備複製性。因為現在陳橋已經到美國華盛頓大學去念大學了,也就是說已經離開美東地區了;前不久,楊倩怡也獲得了美國傑弗遜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也即將進入大學學習了。這個紀錄片的題材可以說是永遠地消失了,不具有一定的複製性。

法廣:下一步的打算是什麼?

楊雨: 關於這一部片子的下一步的打算就是,要在美國各地舉行上映討論會。然後,在逐漸地聯繫一些播出的平台,準備在適當的時候把這部片子公映出來。

法廣:這部片子在六四前後已經播放了幾次,得到了怎樣的反映?

楊雨:目前還沒有公映。但是有一些朋友私下看過,普遍反映都比較好。目前有成都的、瑞典的、還有美國本土的一些朋友都寫了電影評論。在互聯網上可以搜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