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莫少平:劉曉波肝癌晚期才救治 獄方無法卸責

音頻 06:14
各地示威要求釋放劉曉波
各地示威要求釋放劉曉波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確診患上肝癌且還是晚期,目前被批準保外就醫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接受治療,這項消息傳出後,震驚世人,劉曉波的辯護律師莫少平先前對傳媒表示,這次沒有律師介入劉曉波保外就醫,他接受本台採訪提問時回答說,劉曉波的病情可能嚴重到瀋陽監獄沒法處理,而不得不將他送到醫院救治。

廣告

本台(法廣)繼續追問,如果劉曉波病情好轉,從法律角度來看,情況會變成怎樣?

莫少平:從法律角度來講,保外就醫的前提肯定是,他不會適於羈押了,就是他得了嚴重的疾病不那就不能去羈押他,關押他了 。這是一個基本前提。如果這個人在外面保外就醫,身體恢復了,那當然也可以認定他可以被羈押了,適於羈押了。那麼,監獄方是有權把他收監的,來繼續服刑。

法廣:劉曉波在監獄服刑期間從來沒有認罪過,他剩下來的刑期約莫還有兩年,那您覺得他痊癒回到監獄後,獲得減刑的機會有多高?

莫少平:這個按照中國相關規定,進行減刑或者假釋,這個前提呢,都是要求服刑人他得認罪伏法,才有可能,才能給他進行減刑或假釋。如果他不認罪不伏法,通常原則上是不考錄給他減刑或假釋。當然保外就醫不再此列,因為保外就醫是他本身的身體狀況,完全不適於羈押了,這個倒沒有強求要他非得認罪伏法,才能保外就醫。

法廣:身為劉曉波的辯護律師,您認為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是什麼?

莫少平:我當然希望大家都關注,國際社會也關注,能夠促使中國當局真是能夠盡全力去救治劉曉波這個疾病,如果是確實國內這些醫療水平不行了,那應該也是按照一個特例,准許劉曉波去境外醫療條件比較好的醫院去接受救治。

法廣:他的家人目前有沒有跟您聯絡,就是希望還能採取一些什麼法律途徑呢?

莫少平:沒有,因為他家人像劉霞,這個從她弟弟的案件之後,當局是禁止她跟我們聯繫的。

法廣:其實現在是一個相當敏感的時刻,當然國際的關注是越多越大越好,但有時很難講說是不是一個幫助,因為,馬上中共十九大就要召開了,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否談談您的判斷…

莫少平:當然,這個應該說是一個國際上關注的事件,畢竟在全世界,唯獨的一個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被關在監獄裡的一個人,這是全世界現在唯獨的一例,這個本身就是一個國際性的事件,大家都應該是關注這個事情,國際社會也應該關注。那麼呢,當然希望當局能夠對劉曉波這個事情,或者叫希望它能夠做出一些特例的的做法,然後對曉波,能夠對他的救治起到好的作用吧!能夠使劉曉波康復吧!儘管這個疾病也已經很嚴重了,不管出於什麼考慮,剛才我說他是全世界唯一一個被關在監獄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對吧!這個本身我個人認為,這是一個作為國家來講,我覺得是一個很恥辱的一件事情。

其次呢,從一個最基本的人道的角度,那麼就是說他這麼一個嚴重的疾病,實際上,我覺得監獄方不能沒有責任,對吧,關押了七年,這個沒有及早的診治出來,或者是對他進行一個及時的救治,導致他是一個肝癌的晚期,這個你監獄也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

所以,無論是從一個國際事件,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唯一的得主被關在監獄裡,還是從一個最基本的人道這個角度,我覺得都應該是對劉曉波的救治應該是全力以赴。當然你做得更好的話,你就應該無條件的釋放他,讓他得到一個及時的好的治療。

法廣:當您聽到劉曉波他罹病的時候,是不是感覺到很震驚?

莫少平:是!是很震驚。特別是得知說已經是肝癌的晚期,這個我確實是很震驚。哎呀。

法廣:同時其實心情上也會覺得很遺憾和難過…

莫少平:嗯,因為,我跟劉曉波應該是認識時間很長很長了。他六四之後,九幾年的時候,九四年?那個時候他被抓,我就是他的辯護律師,所以,我們交往的時間,如果從九幾年算起,那應該說二十多年了。

(法廣:好,今天先談到這裡,非常謝謝莫少平律師您的證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