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習近平抵港出席香港回歸20周年慶典活動

音頻 06:11
習近平在抵達香港機場後講話 2017.6.29
習近平在抵達香港機場後講話 2017.6.29 REUTERS/Bobby Yip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偕夫人彭麗媛周四(6月29日)中午抵達香港,出席香港回歸20周年的慶典活動,對港展開歷史性的三天訪問。這是習近平任國家主席後首次訪港,上一次是在2008年北京奧運前夕因香港舉辦奧運馬術項目而訪港。在香港回歸20周年之際,輿論關注習近平此行能否緩解香港民眾對北京的緊張關係。

廣告

1997年7月1日,在英國查爾斯王子和時任首相布萊爾的出席下,英國統治了56年的香港正式回歸中國,香港特區政府成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同時生效取代了殖民地時期的《皇室訓令》,由此確認了香港特區政府的組成辦法、權力和責任。

在回歸20周年之際,一些香港人對北京政府在回歸時承諾的著名原則“港人治港、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執行表示質疑,認為中國正在逐漸加大對香港的政治管制。

習近平與夫人彭麗媛在抵達香港後,在機場受到了揮舞中國國旗、香港區旗的兒童及歡迎人群的熱烈迎接。他在機場即發表講話說,“時隔九年再次踏上香港這片土地,感到很高興”。他表示自己始終牽掛着香港。說此次訪港有三個目的,即表達祝福、體現支持和謀畫未來,表示,“中央將一如既往支持香港發展,改善民生”;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香港對習近平在港三天配備了高度嚴密的安保措施,在即將舉行多項回歸慶祝活動的香港灣仔會展中心地區,自周三開始警方就放置了安保護欄。香港警方表示,在香港主權移交慶祝活動前後準備了"反恐規格的保安部署",每日調動八至九千警力。而對於北京失望、要求民主的香港年輕人則無心加入香港的回歸慶祝,他們表示要在習近平在港之際,組織示威活動,反應香港的聲音。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就宣布將在周五晚間舉行集會向習近平表達訴求,包括要求釋放身患晚期肝癌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以及法辦梁振英等。但很明顯,在目前如此嚴密的安保措施之下,很難確定他們的聲音會被習近平一行聽到。

2014年香港民主風潮中最為著名的兩個學生領袖黃之鋒和羅冠聰周三晚間,被以擾亂公共治安的罪名遭警方拘留。

目前擔任"香港眾志"秘書長的黃之鋒及"人民力量"和"社會民主連線"等民間組織的20多名人員周一一早早在灣仔金紫荊廣場,跨過警察布設的圍欄,以一塊巨型黑布蒙住了代表香港特區政府的紫荊花雕塑。他們與前來制止的安保人員一度發生爭執,之後警方到場拆除黑布,示威人員散去。

示威人士批評中國沒有落實"一國兩制"承諾,並指責香港主權移交20周年以來港府失職。

周四,有大約20多名要求民主活動人士被警方拘押,他們的親友要求儘快釋放,一名姓林的香港示威者向法新社表示,警方這樣做就是要阻止黃之鋒 和羅冠聰他們上街示威。

香港回歸時賦予了香港擁有有別於大陸的民主權利,包括司法獨立、言論自由及立法機構的民主選舉等。但近期的一系列事件增加了港人對北京政府態度的擔心,尤其是2015年香港銅鑼灣書店5名員工失蹤事件。在回歸20周年之際出台的民調顯示,香港民眾尤其是年輕人對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認同降至歷史最低,年齡在18-29歲的香港年輕人中只有約3%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創下了回歸20年來的最低水平。

一名主修生物學的香港大學生梁晃維出生於1997年,香港回歸20周年之際也是他剛滿20歲,他對法廣特派香港記者海克施密特的表述,體現了他對保持香港民主自由的重視以及對中共體制的不認可。

梁晃維: “我受到香港文化、歷史和香港價值的熏陶,為什麼我沒有感覺自己是中國人? 這不是因為種族、皮膚或者眼睛的顏色,而是由於我對於一些價值觀的認可,這不是中國人的錯,他們在中共的體制下長大,對於民主和自由有和我們不同的看法, 我沒有對中國這樣或那樣的成就有自豪感,因為我感覺自己是完全的香港人”

在香港浸會大學執教的高經文教授,同樣感受到年輕學生中的這種悲觀情緒,他對此的分析是:香港年輕人的悲觀來源於現在對他們來說,找到收入適合的工作、居住能力可及的住房越來越艱難,面對在港居住工作的大陸精英,他們感覺到越來約多的競爭壓力。

而據香港政府最新一項統計報告顯示,過去5年香港貧富懸殊惡化,反映貧富差距的堅尼係數進一步拋離0.4的警戒線,創下45年來新高。

在一些人利用習近平訪港之際表達不滿的同時,也有一些擁護北京的港人表達他們對習近平訪問的歡迎。一位方姓38對的市民向法新社說,香港區區彈丸之地就接待中國第一領導人到訪是無上榮耀,而習近平將在香港三天,這也是相當長的時間。他認為回歸後港人的生活遠遠好於英國統治時期。

習近平在港期間,除了參加一系列回歸慶祝活動外,周六將出席香港特別行政區新特首林鄭月娥帶領下的第五屆政府的就職典禮。並將檢閱解放軍駐港部隊。對於此次習近平訪港,香港中文大學的政治評論人林和立認為,與其前任相比,習近平將對香港更多強調更強硬的路線,他認為這不僅是習近平個人原因,也反映出香港與大陸目前關係整體模式的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