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報紙摘要

《解放報》:因特網變中共極權主義新工具

音頻 05:18
作者: 法廣
16 分鐘

25日出版的法國各全國性大報重點關注的國際國內話題有:法國政府削減住房補貼政策引發的爭議與不滿、法國海濱城市聖艾蒂安-迪-魯夫雷教堂恐怖襲擊事件一周年、已經蟬聯三屆任期的德國總理默克爾面對新一屆選舉的優勢地位、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以來嚴打墨西哥非法入境者的政策、波蘭總統與總理圍繞三項司法改革方案的對立、土耳其目前少有的獨立媒體《共和國報》17名新聞工作者受審引發的關注,等等。《解放報》也針對中國政府在社交媒體上封殺維尼小熊的措施,發表長篇報道,關注中國日益加強的網絡監控。

廣告

這篇報道的標題是“網絡審查侵入網絡各個角落”。文章寫道,10天來,維尼小熊和印象派畫家梵高1888年的畫作“文森的椅子”成為中國網絡封鎖的目標。前者是因為其形象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之間有某種相似之處而成為網友調侃的替代詞;後者則是因為空椅子已經成為7月13日去世的中國諾獎得主劉曉波的代名詞。文章指出,這是中國政府首次封殺微信私信交流中的圖像。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研究人員還發現,在新浪微博上,那些含有諸如“安息”,或者劉曉波名字的拼音縮寫( LXB)、或者含有“我沒有敵人”字樣的貼文都陸續被刪除,就連蠟燭圖像也被消失。至於有加密技術的美國社交媒體軟件WhatsApp,由於網絡監控當局無法讀取私信內容,於是,在7月18日,整個平台上的視頻、音頻及圖像的傳送被阻斷。法國高等社會科學院研究部負責人潘鳴嘯向該報記者表示,中國完全回到了奧維爾在作品《1984》中描述的那個世界。監控手段遠遠超過非洲或拉美地區獨裁政權曾經用過的手段。其中暴力並不顯而易見,完全在政權控制之下。沒有什麼可以逃過老大哥的眼睛,那些想抗拒的人受到越來越大的壓力,像劉曉波這樣一向尊重人文主義、和平主義、信奉寬容的人是必須消滅的死敵。

這篇文章介紹指出,中國每年耗資近54億歐元,過濾網絡信息。全球一千家最大的網站中,有近200家在中國被禁止登錄。目前,一些網民還可以通過虛擬私人網絡VNP 來繞過網絡封鎖,這種軟件在中國大約有9000萬用戶,其中有很多是外國人。但中國工信部近日宣布,自2018年2月1日起,使用虛擬私人網絡必須經過批准。原無國界記者組織亞太部負責人Benjamin Ismaïl 認為,這是在將政權的獨斷專行合法化。同時,信息傳送沒有被完全阻斷,比如在Whatsapp平台上保持藏人與外界的溝通,政府可以藉此搜集信息。

習近平上任以來,中國政府對傳統媒體的控制也越來越嚴,編輯部不斷接到不許討論這個或那個主題的指令;為了抵制所謂的西方敵對勢力的影響,出版社如今也被禁止翻譯某些外國著作,其中包括一些兒童讀物。關押一切發出不同聲音的人、阻止記者接近信息來源、侵入法國某漢學家電腦刪除其作品手稿、禁止黨員幹部私下發言、大學課堂錄像、等等,等等,各種控制形式無窮無盡。但是,這篇文章指出,全面控制因特網是不可能的。原無國界記者亞太部負責人Benjamin Ismail 指出,政府在這場遊戲中不可能贏,於是就轉向威懾性質的懲治。一名記者被判刑10年、一名人權活動人士被判刑15年,這些都讓人感到害怕。專橫地回應成為常態。《解放報》文章就此寫道,這就是中國人所說的殺雞儆猴。同時,網絡水軍戰略也非常有效,這些網絡水軍的宣傳性信息充斥網絡,讓一切討論都無法繼續,一切可能對政府不利的消息都被淹沒在眾多的歌功頌德的貼文中。而登峰造極的宣傳手段則是文革時代的自我批評和公審大會形式復活。目前流亡美國的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向《解放報》表示,劉曉波之死讓世界更清楚地看到中國共產黨是如何殘害其人民的。這篇文章寫道,大部分中國年輕人不知道曾經有八九六四,對海外知名的反對派人士也完全不了解。學者們因為害怕失去工作或失去出國機會或失去自由,常常自我審查。劉曉波曾在2009年說,互聯網是上帝贈與中國的禮物。如今,中國共產黨把它變成了極權主義的新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