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報紙摘要

法國漢學家:中國模式是 “民主專制”

音頻 04:11
作者: 流芳
12 分鐘

周末出版的法國各報頭版關注的主題各有側重。法國內閣難以平息民選代表的不滿情緒,總理菲利普前往馬賽試圖安撫地方政府,所作表態卻未見成效,這是右翼大報《費加羅報》報道的重點;左翼傾向的《解放報》側重報道的是食品安全問題;天主教《十字架報》關注的焦點則圍繞困難學生的教育問題展開。

廣告

《費加羅報》今天刊出一篇對法國著名漢學家、法國國際關係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林果的訪談。林果在訪談中表示:中國模式是 “民主專制”(démocrature)。首先,林果在談到習近平思想列入中共黨章問題時指出:中國共產黨黨章是反戈爾巴喬夫的,因為蘇聯最後一位領導人戈爾巴喬夫的主張與中國所有的一切背道而馳。習近平思想是反西方的,主要受中國帝國輝煌歷史影響、借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語言。這是中國二十一世紀的綜合思想。

中國針對西方的反制模式是對專制制度的一種稱頌,尤其它成功地進行了經濟改革。自冷戰結束以來,美國的思想家們一致認為,發展社會的必要前提,是實現社會的民主化。然而,北京卻用最近五十年的現實表明:不實現民主也可促成社會的發展。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習(近平)的中國吸引了全球如此之多的當權者。但需要注意的是,這並不是毛(澤東)時代的重演。我們面對的並不是極權,而是一種“民主專制”,是一種具有民主形式的專制。

在回答關於中國軍隊改革瞄準的目標是否為了奪取新的領土的相關問題時,法國國際關係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林果表示:一定要考慮到最壞的結果。也要設身處地地思考問題。中國領導人認為,他們面對的是一個嚴重對立的世界。日本打算修改憲法以行使集體自衛權。強大的印度正與美國靠近。中國大有受到包圍的感覺。這支快速崛起的力量正在受到越來越多的遏制。這種感覺極有可能引發偏執狂。

在談到習近平有否可能修改憲法,為第三次連任做準備的問題時,林果指出:如果發生這樣的情況,將會樹立十分糟糕的形象。習近平有可能更聰明,可能會像普京一樣指定一個接班人選。但更重要的,是要知道中國共產黨是否能夠在這場巨大的轉型中,成功地維繫自己的力量。

此外,今天《解放報》籍中國共產黨召開第十九屆全國代表大會之機,刊出一篇人物特寫,介紹了拉紮德(LAZARD)大中華區投資銀行負責人閻蘭。

該報指出:閻蘭出身於一個民族資產階級家庭,曾經了與中國主席習近平相同的文革時代。在談到個人經歷時,這位年近60的中國女性表示,孩提時期經歷的痛苦造就了其強大的性格。如今在她的眼中,沒有戰勝不了的困難。

報道注意到,面對中共十九大圍繞改革話題展開的討論以及各種挑戰,閻蘭表現出更多的是十分謹慎的態度。但是,謹慎並不代表無所謂。報道指出:作為一位銀行家,閻蘭十分清楚必須處理好市場經濟與社會主義之間的關係。她並沒有忘記“中國不像民主國家,它必須成為法制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