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書刊

“鄧小平時代”不存在 改革開放“總設計師”是假冒

音頻 07:54
《中國密報》第63期登載的《鄧小平根本不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
《中國密報》第63期登載的《鄧小平根本不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 明鏡
作者: 索菲
23 分鐘

中共官方一直宣稱十一屆三中全會是“歷史的轉折”,標誌着“鄧小平時代”的開始。鄧小平這次講話的起草者之一阮銘否認這種說法。阮銘認為:1976年10月才是歷史的大轉折;三中全會也並非鄧小平主導;“鄧小平時代”純屬子虛烏有 鄧小平也根本不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到明鏡火拍電視主持人邱家軍先生,讓他來給我們的聽眾介紹《中國密報》第63期登載的《鄧小平根本不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

廣告

2017年9月8日,在《歷史明鏡》第71期電視訪談節目中,節目主持人高伐林採訪了阮銘先生。訪談的文字稿將發表在即將出版的《中國密報》第63期。

法廣:通常的看法是,鄧小平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但在《歷史明鏡》第71期電視訪談節目中,嘉賓說鄧小平根本就不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
邱家軍:是的,2017年9月8日,在接受《歷史明鏡》主持人高伐林先生採訪時,阮銘先生是這樣說的。中共官方文件確實一直說鄧小平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但是阮銘先生認為這個判斷根本上就是錯誤的。

法廣:是否可以先請您介紹一下阮銘先生?

邱家軍:阮銘先生是中共黨史專家,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鄧小平講話的起草者之一。

法廣:他為什麼認為鄧小平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這個說法不成立?

邱家軍:阮先生指出,1980年開了十一屆五中全會以後,鄧小平利用《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搞華國鋒。華國鋒等人開啟的改革開放,被鄧批為“洋躍進”,把華國鋒搞下去以後,開了一個12月工作會議,實際上整個地把改革開放路線都停了!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鄧搞“四項基本原則”,把政治改革剎住了。胡耀邦出來以後,繼續推進華國鋒的改革開放路線。鄧小平認為這是“資產階級自由化”。力主改革開放的胡耀邦的功勞、趙紫陽的功勞、華國鋒的功勞,都被鄧小平據為己有,最後才搖身一變,成了所謂的“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

法廣:請問如果按照阮先生說的那樣,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不是歷史的大轉折,那麼什麼時間才算是毛以後中國歷史大轉折的起點呢?

邱家軍:阮先生認為是1976年10月。1976年9月9日毛澤東去世之後不久的10月6日,“四人幫”就被抓起來了,由於適逢“文革”結束,當時叫作“歷史新時期”。

從“四人幫”被抓到1978年年底開十一屆三中全會,這兩年多的時間是發展得非常快的時期。胡耀邦在1979年初的時候就講過,“我已經讓歷史學家寫這兩年的歷史,這兩年是時代列車奔騰前進的兩年,是日日夜夜在那裡撥亂反正、扭轉乾坤的兩年”。

所以阮先生認為,1976年10月才是歷史的大轉折,而十一屆三中全會只是把前兩年多的成績做了一個檢閱,並進一步推向深入而已。

法廣:《中國密報》登載的《歷史明鏡》的採訪文稿否認鄧小平對十一屆三中全會的主導,這也是非常大膽的一個結論。為什麼阮先生這樣認為?

邱家軍:阮先生指出,十一屆三中全會是華國鋒主導的,葉劍英、胡耀邦這些人積極參與其中。三中全會之前的中央工作會議,胡耀邦提出了檢驗真理標準的問題,這個“揭開蓋子”的歷史時刻,鄧小平並不在國內,他在國外訪問。

出國訪問以前,鄧小平讓胡喬木起草了一個稿子,這個稿子還是過去那一套,無非是“無產階級專政”、“繼續革命”等等。鄧出國回來以後,中央工作會議已經沸騰起來了,鄧感到這個稿子不適應了,就找到胡耀邦,讓胡找人另寫。胡耀邦就把阮銘、林澗青等人找過去,共同起草了鄧小平的那個講話稿,就是《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

法廣:十一屆三中全會有沒有提出什麼標誌性的口號,表明鄧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
邱家軍:阮先生說,鄧的那個講話,既沒有“四項基本原則”,也沒有“改革開放兩個基本點”,所謂的有,通通都是後來捏造出來的!

法廣:那麼“四項基本原則”是什麼時候提出來的呢?

邱家軍:阮先生指出,“四項基本原則”是1979年在理論務虛會上鄧提出的,而且是一個反三中全會的原則。說到底,“四項基本原則”就是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的延續。

法廣:“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又是什麼時候提出來的?

邱家軍:阮先生指出,“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是1987年鄧搞掉了胡耀邦以後,趙紫陽在中共十三大歸納出來的,與鄧小平和三中全會一點關係都沒有!

法廣:中共官方宣稱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是歷史的轉折點”,是“鄧小平時代的開始”又該如何理解呢?

邱家軍:阮先生認為,那個所謂“十一屆三中全會是歷史的轉折點”,是“鄧小平時代的開始”,完全是胡喬木、鄧力群他們捏造的假歷史。

法廣:那麼“鄧小平時代”不存在的理由何在?

邱家軍:阮先生認為,這個所謂的“鄧小平時代”根本就沒有一個具體的起止點,也沒有什麼標誌點,就連形式上也說不清楚。比如,搞掉“四人幫”功在華國鋒,葉劍英,與鄧小平一點關係都沒有。

法廣:那“鄧核心”又該如何解釋?

邱家軍:阮先生認為,這個所謂的核心的淵源是這樣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公報強調集體領導,當時蹲在秦城監獄裡的王力,寫了一封信給鄧小平,說共產黨要有一個核心,應該樹立鄧小平為核心。鄧小平當時不敢把這封信、這個看法拿出來。到了1989年的5月,鄧廢掉了趙紫陽,在動屠刀之前,說“第二代的核心,實際上是我”這是一個自封的核心。

法廣:為什麼阮先生說不存在這個鄧核心呢?

邱家軍:阮先生說,葉劍英在十一屆五中全會有一個主題講話,確定了集體領導原則。十一屆五中全會,增選了中央政治局常委:四個老的輔佐三個年輕的。四個老的,就是葉劍英、鄧小平、李先念、陳雲;三個年輕的就是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  這三個人,一個主席,一個總書記,一個總理,互相分權,實行集體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