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明鏡書刊

在競爭中打敗中俄,特朗普手中有兩張牌

音頻 07:57
明鏡火拍《明鏡編輯部》第193期  陳小平對顧為群博士的專訪
明鏡火拍《明鏡編輯部》第193期 陳小平對顧為群博士的專訪 RFI/明鏡書刊(邱家軍)提供(DR)
作者: 法廣
20 分鐘

多數美國《國家安全戰略》最後命運被放到書架上等於白說了,它也有另外一種可能性:變成美國未來半個世紀的大戰略。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到明鏡火拍電視主持人邱家軍先生,讓他來給我們的聽眾介紹《明鏡編輯部》第193期陳小平對顧為群博士的專訪。

廣告

法廣:美國特朗普總統2017年12月的《國家戰略報告》把中國列為頭號競爭對手,明鏡火拍電視對一些專家進行了多次採訪,您能先給我們的讀者介紹一下這個《國家安全戰略》是怎麼回事嗎?

邱家軍:簡單地說,它就是美國的大戰略。1986年美國國會兩位議員提出一個國防重組法律。後來國會批准以後就實施了,要求美國行政當局一年一次向美國國會提出一個《國家安全戰略》((NSS))。第一個《國家安全戰略》是里根總統提出的,當時的報告主要是針對美國在國際上的主要競爭對手蘇聯,最近特朗普提出的《國家安全戰略》是最新的一個。

這個報告的目的有幾重。第一是試圖說服國會,並向國會提供一些理由,說明美國為什麼要提出主要涉及國家安全的撥款,例如軍費、外交;第二,通過這個過程,試圖使行政當局內部,比如國防部、國務院之間形成共識,讓大家明白外部威脅是什麼;還有,就是給美國對手發出一個明確信息,讓他們瞭解美國到底要做什麼。最後,動員人民、教育人民。

法廣:既然是每年美國政府都要提交一個這樣報告,為什麼今年特朗普提交的報告格外引人注目呢?

邱家軍:以往《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大體就是一個主調: 希望把中國變得更加強大,這樣既可以讓中國成為美國的戰略盟友,也可以讓中國變得更加自由和開放。

這次報告的基調完全變了。不僅對過去二十多年美國外交政策進行了嚴厲批評,而且,第一次把中國和俄國定位為美國主要競爭對手。而且,中國排在俄國之前,是當今美國在全球的頭號競爭對手。

法廣:為什麼美國的這個安全戰略報告會發生如此大的90度拐彎呢?

邱家軍:顧為群博士認為,導致美國對華大戰略大轉變的主要原因是:第一,世界範圍內的對美國威脅改變了,例如,ISS整體上被摧毀了,剩餘威脅雖然存在,但已經不是心腹大患;前蘇聯消失了,俄羅斯現在的經濟規模太小;第二,中國最高層逐漸發展出來的制度化黑手黨體制對美國構成極大威脅、中國軍力的快速發展、例如,下餃子般的建造航母的速度、“一帶一路”的海陸戰略加上郭文貴先生爆料提到的中國對美國大範圍的間諜滲透等都是這種轉變的原因。

法廣:關於世界範圍內的美國威脅的改變確實是可以看到的事實,但顧為群博士在接受明鏡火拍採訪時提出的制度化黑手黨體制這個概念如何理解呢?

邱家軍:顧博士的解釋是,它是指共產黨最高層的若幹家族之間形成一定的利益平衡。你這個家族可以分割哪些經濟板塊、哪些經濟部門,我這個家族分割哪些經濟板塊,大家互補、互相支持,共同攫取國家權力,等於把整個政府私有化了,變成了這幾個家族資源。而且同時,他們不受任何法律限制,包括他們自己制定的法律,在法律之上運作,而且是運作方式也越來越黑社會化。

法廣:既然特朗普總統的《國家安全戰略》將中國視為頭號競爭對手,他準備如何與中國競爭呢?這是我們的聽眾相當關心的一個問題。

邱家軍:《國家安全戰略》  提出,美國必須維護它的四大核心利益。第一,保護美國人民領土和美國的生活方式;第二,促進美國繁榮;第三,通過實力換取和平;第四,提升美國影響力。在接受明鏡火拍採訪時,顧為群博士提到特朗普基於美國的這些核心利益打出了兩張跟中國競爭的牌:第一是實力,第二是美國意識形態。

法廣:這兩張牌似乎與以往的美國總統的外交政策沒有什麼差異,他們不都是這樣做的嗎?

邱家軍:顧為群博士指出,特朗普與小布什有一個切割。特朗普在高舉美國意識形態旗幟的時候,玩的不是布什總統的單邊主義,而是強調,美國的自由民主要像一個自由燈塔,把光放出去,就像在海上,一艘迷航的航船,看到了這個燈塔以後,這個燈塔會幫助它走上正確的航道,避免撞礁。

法廣:最後一個我們比較關心的問題是,特朗普總統的這個《國家安全戰略》只是白宮共識,它能夠在美國國會形成共識,最後得到實施嗎?

邱家軍:對這個問題,顧為群博士有比較深的憂慮,但也有樂觀之處。 他說,多數美國《國家安全戰略》最後的命運都是被放到書架上等於白說了。但它也有另外一種可能性:變成美國未來半個世紀的大戰略。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