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終身制和中共執政合法性

音頻 05:00
中國主席習近平在人大會堂與媒體見面 2017年10月25日
中國主席習近平在人大會堂與媒體見面 2017年10月25日 路透社
作者: 法廣
15 分鐘

2018年2月28日結束的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提前半年舉行,卻在公報中對3天前公布的“修憲”隻字未提。如果人們的焦點這次能從終身制議題轉入更深的層次,即中國憲法規定的中共執政權問題,或許將更接近問題的核心。

廣告

中共以往舉行的三中全會一般在黨代會後約一年後的秋天舉行,通常討論經濟問題,但此次三中全會距中共十九大僅過去四個月,距二中全會只有一個多月時間。這顯示有特殊緊迫的議題需要進行討論或者僅僅是需要中央委員們舉手錶決。25日新華社將中共中央的修憲建議先發出英文稿,透露出有關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限期規定將被取消。引發國際間海內外驚愕嘲諷惡評如潮。解放軍立即表態堅決支持的文章發表後,香港媒體又曝光習近平對新華社文稿高級黑因此“龍顏震怒”的反應。

就在人們等待三中全會公報對所謂修憲特別是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任職年限規定的解釋說辭時,這份充滿套話官話的文件中卻對此隻字未提。對此如何解釋?BBC引用的分析認為,第一,海內外的激烈反應或許是中共三中全會公報不再明確提及修憲問題的原因。另外,修憲建議以中共中央委員會致信全國人大的方式提出後,已經走完了應有的程序,不再列入三中全會公報內容,也在情理之中。但把202名中央委員和171名候補中央委員提前半年從全國各地召集到北京舉行三中全會不太可能與即將舉行的中國兩會無關,不太可能僅僅是通過擬向全國人大推薦的一份國家機構領導人員人選建議名單,向全國政協推薦一份領導人員人選建議名單。

誠然,這次中共三中全會聽取了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報告,並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和《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同意把《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的部分內容按照法定程序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

中國官方沒有公布這幾份文件的任何具體內容,但從三中全會公報來看,這些報告的內容主要涉及機構改革,不僅沒有任何政治改革的新意,而且因循中共十九大提出的方向,黨國完全不分,要 “強化黨的組織在同級組織中的領導地位,更好發揮黨的職能部門作用,統籌設置黨政機構,推進黨的紀律檢查體制和國家監察體制改革”。並稱必須"確保黨的領導全覆蓋"。

總之,在中國兩會召開之前,習近平並不在乎人大政協橡皮圖章的面子,仍然口氣強硬地突出中共永久執政黨的領導地位,因為這是寫入中國憲法的內容,十九大報告也已經說的很清楚:黨的權力要貫穿一切。”

習近平上台5年來在反腐的大旗下,加強個人集權個人崇拜打壓輿論等一系列作為有目共睹,很多人早已看清習近平的夢就是紅色帝王之夢,今天通過修憲試圖恢復終身制,對他來說只是水到渠成而已。

海內外對習近平通過所謂修憲恢復終身制非常敏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經歷兩千年專制王朝的中國人對終身制已有共識,認為這是開歷史倒車。但也應該指出的是:如果一個寡頭終身掌權不好,多個寡頭集團及家族合夥分食國家全部資源,就稍微好了一點嗎?難道中國人就只能在這兩種最壞的國家制度中進行選擇嗎?

終身制議題的聚焦深化無疑將提示與中共執政合法性相關的問題,正如海外著名學者何清漣文章所說:“本次修憲無關政治體制的改變。不管有無任期限制,中國的政治體制還是獨裁,這種只與全國八千萬黨員有關的制度修改完成之後,獨裁政治還是未改分毫。” “正確的方向是將這部中共憲法改成人民憲法,解決執政者的權力來源問題。核心點則是:要求廢除現行《憲法》中規定的中共執政權,確立民選政治與三權分立的基本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