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世界

劉必榮看中共高調實彈軍演抗衡蔡英文外訪兩岸互信赤字重

音頻 14:01

中共舉行台灣海峽實彈軍演,也正逢台灣總統蔡英文一天前動身前往非洲訪問邦交國史瓦濟蘭(斯威士蘭)。此次中共軍演前,除了環球時報敲邊鼓地刊文助陣對台灣當局的叫陣,還有大陸國台辦劉結一也高調針對台灣行政院長賴清德的“務實台獨說”大嗆聲。金門百姓被媒體訪問時表示,沒有緊張的感覺,金門小三通的遊客船隻還能滿載,旅遊興緻依然盎然;反倒是台灣島上氣氛緊張。此前,還有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台灣旅行法”引起中國當局的反彈,更早前,美國提議艦隊靠岸台灣高雄港,已讓中國批評美國外力介入。台海兩岸情勢究竟是真的緊繃?或者如一些台灣人士所說,只是中共虛張聲勢、誇大恫嚇,如同1996年的台海飛彈危機,只是個空包彈危機呢?本次中華世界法廣邀請台灣東吳大學政治系劉必榮教授來為大家解讀分析當前台海情勢。

廣告

法廣:台灣陸委會反擊國台辦劉結一說,中國只是想透過擴大宣傳這個例行的軍演,來恫嚇台灣製造台海緊張情勢,是這樣嗎?

劉必榮教授:我覺得兩邊都各對一半。首先,中國大陸當然是講,他是防衛性武器,所以它其實並不是特別要挑釁台灣。台灣這邊當然是講,你中國這是一個例行的軍演。但是它在這時候做這項軍演,尤其是我們曉得,習近平於12日在南海進行一個大型的海上閱兵,檢閱了海軍。接着,此次又做了實彈射擊。我覺得,它多少有傳達訊息的味道,警告台獨,警告美國,說這是兩岸的問題,美國不宜介入。所以中國是有這個目的,但你說它是可以用這個軍演去威脅台灣,我覺得也不是。因為他基本上也是一個例行的軍演。所以我覺得中國這項例行軍演有帶着多重的目的。對於台灣來說,我們當然不可能講說中共在嚇我們,或是在對付我們,而搞得島內非常緊張。所以台灣絕對不會如此說;台灣一定要說這是一個例行的軍演。那麼中共方面,尤其是劉結一的講法就是總要傳達一些信息。所以他強調傳達信息的部分,台灣則強調例行的部分。所以我覺得一人對一半,其實它都是例行但也傳達了信息。

法廣:金門有老百姓說,中共軍演沒什麼,大陸開打,會先打台灣,不會打金門,若打,他們就直接投降算了,台灣金門人民的想法是這麼分裂嗎?落差怎麼這麼大呢?

劉必榮教授:其實行政院長賴清德說他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那麼台獨的台字是包括金門啊!按照台灣現在是台澎金馬,如果狹隘的來說,如果你真的是台獨,金門馬祖算是福建省。那麼金門馬祖就會覺得一點尷尬,覺得自己的地位到底是在什麼地方呢?所以金門老百姓才會講說,你沒有同理心,你今天講台獨,萬一真的造成緊張,所以講沒有同理心的意思就是說,如果造成緊張,那麼中共第一個威脅,首當其衝的就是金門,那麼你賴清德為何不替我金門老百姓想一想呢?而另一方面,當然有一些人不滿,所以才會這樣反彈。到時候如果這樣子,你就打台灣好了,打金門有什麼意思?所以我覺得這些都是意氣用事的話。當然,也可以表示說,台灣的某些獨派的人,在講話時,真的是沒有想到金門這些人的想法,這是實話。那麼,如果真的中共打台灣,金門就跑去投降什麼的,其實也不一定。所以這就是台灣內部沒有這樣的一個共識的情況下,所以才會發生這樣的發言混亂的情況。

法廣:為什麼中共實彈軍演了,金門小三通的遊客今天還船隻滿載,沒理由啊!難道這些大陸遊客是中共的先遣部隊、情報人員不成?怎麼島內外的感受如此不同呢?

劉必榮教授:對,因為基本上,其實那是個演習,它畫了一個範圍。就是說:這個範圍之內你們不要進來,那小三通沒有在此範圍內。所以小三通往來的居民會覺得說並沒有這麼緊張。所以到底是緊張或不緊張呢?以目前來看,沒有那麼緊張,跟當年打飛彈的時候的情況比起來要差的很多。何況現在,按照習近平的整個政策,基本上是兩岸多交流,你看,他在二月底還出爐了對台的31條方案。所以它要拉攏台灣的人心,所以沒有當初這樣的緊張。既然沒有這麼緊張的情況,小三通就繼續來了。因為演習歸演習,三通歸三通,傳達的信息還是有,但並不是戰爭好像馬上要爆發的樣子。

就你就近的觀察,台灣人民的感受究竟如何,有被震懾住嗎?

劉必榮教授:基本上我覺得,台灣會關注,但你說真得被嚇到,應該是不會。但是我們會對我們的大陸政策,我們會要求政府,希望能做得更加務實,或者做更符合實際狀況的調整。

法廣:也有個說法指,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斷打台灣牌,所以惹起中共軍隊的台海實彈演習,這是要“震懾台獨勢力,同時警告美國”,是這樣嗎?

劉必榮教授:這是美國那邊的智庫的一種說法,那麼我們在台灣也很明顯地感到特朗普是在打台灣牌。不管是傳言說,波頓要到台灣,或者不管是旅行法或者是美國的軍艦要停靠台灣,其實就台灣來說,我們一則感謝每個人非常重視台灣,另一方面,我們也不願意被當作牌來打,因為如果這樣,台灣在兩岸關係上,其實變得沒有話語權,然後變成一個棋子。所以像蔡英文總統也不斷講說(雖然她不見得做得到),我們台灣不只是棋子,我們也可能是棋手。但是我們不見得是棋手,我們不見得能夠改變那個情勢,但是對於台灣的領導人來說,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考驗。怎麼樣拿捏分寸,又向讓美國表示感謝,但又不希望我們的前途或是方向為每個人所掌握。因為它今天能掌握的會打台灣牌,明天它會犧牲台灣也是易如反掌。所以我們要非常非常的小心,不能說non,也不能說yes, 那麼中間要怎麼樣拿捏,我覺得是外交單位和台灣的國安單位其實是得非常小心來操作,來面對這樣後面可能的一個變化。

法廣:蔡英文此次非洲訪問邦交國史瓦濟蘭的意義,請你解析一下好嗎?

劉必榮教授:今天來說,台灣現在的邦交國,從蔡英文上台之後,又被中國大陸挖了幾個去了,所以對於台灣來說,其外交的空間更受到一個壓迫、緊縮。所以蔡英文講說,她是拼外交,訪問史瓦濟蘭,當然我們的講法是,我對任何的總統,不管是哪一政黨,它能夠為台灣開拓外交空間,我都覺得應該給予支持。可是此次有一點似乎與以前不太一樣的地方。以前台灣台灣的邦交,總統出訪,其實注意中間經停那些地方。所以從陳水扁總統時代,就稱為“過境外交”。我們可能停在這裡,停止那裡,表示為跟中間這些大國,其實我們的外交有點突破、關係有點突破。可是,此次沒有過境外交,而是直飛斯威士蘭。就是終極那這些細節沒有了,被搓掉了。沒有了,那麼說史瓦濟蘭很重要嗎?史瓦濟蘭也許跟台灣來說,是個好朋友。可是它只是南非裡面的小國。那麼如果蔡英文想說,以南非作為台灣 商人拓展非洲市場的基地,或是以史瓦濟蘭作為一個橋頭堡,我覺得那也是想得太大了,不見得會成功。因為總是距離太遠,重要性,槓桿不見得防衛的出來。但是她這樣的努力,為覺得還是應該予以肯定。

法廣:接着,來看看布基納法索,據悉此次在蔡英文訪問前,告訴台灣,他們總統有要事不便予以接待,你看這其中是否有奧步?

劉必榮教授:對,我們的外交是有一點經常出現這種現象,例如以前無論是馬英九或陳水扁當總統,也發生過這種事情:我們總統要去,對方臨時說他們的總統不在,或說沒辦法接見,或說臨時有要事。可以看得出來,這裡面有一個很大的態勢就是,中國大陸在非洲布局的面非常的廣,紮的根非常的深。而且大批的中國大陸人去非洲投資、做生意,所以很多的非洲國家即便跟台灣有邦交,那些小國看到這些也眼紅。如果說有人跟中國好,可以從中國那邊拿到好處,這個外交就開始不穩,這是一點。有時候,像布基納法索或一些非洲國家,它本身內部有問題,或者他在國際上,也涉及到一些如血鑽石,或者黑手黨的黑道買賣武器等的問題,這些國家是台灣的朋友,可是在國際上,它的聲望及名聲也不太好。我們對他們常常也是若即若離的,覺得有點麻煩。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就乾脆說,那他們就向北京靠,所以是有一些會往北京靠,這是實話,而這也是台灣現在面臨的一個處境。所以布基納法索也有斷交的風險。

法廣:中國選擇18日這一天實彈軍演的意義在哪裡?是一下子同時痛擊賴清德的務實台獨說、壓制蔡英文的國際出訪,同時也反駁美國對他們此次軍演的批評,這是一石三鳥之計嗎?我看還有四鳥、五鳥的可能!特朗普任命了一個對台友好的波頓當美國國安顧問,這筆帳,中國應該不會忘記算吧!

劉必榮教授:我覺得這裡面有幾個層次,你所說的我都同意,第一,中國要做給美國看。你想想,美國要打台灣牌,如果今天波頓要來台灣,或者美國軍艦靠岸台灣,那你中國大陸不滿意,那你是要跟美國嗆聲,還是跟台灣嗆呢?因為你罵台灣也沒有用,美國要來,我不能叫它不要來。所以這樣到時候會很為難,所以最好這些事不要發聲。所他們一開始,不管是南海閱兵,或者是18日的實彈演習都傳達出這個信息,表示這個對國家統一,或者對反態度都是非常堅定的。在台灣方面來說,賴清德自己將說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我覺得他當然有政治上的盤算,也許是將來準備跟小英總統開始競爭大位,所以他拉深綠的板塊。因為他非常清楚,在台灣來說,外交政策不是行政院長的權力,是總統的權力。大陸政策不是行政院長的權力。那你大陸的外交、國防都是總統的權力。但你今天賴清德根本沒辦法處理到大陸政策,卻不斷在大陸政策上放話,你是什麼意思呢?於是中國大陸會解讀說,你是否跟小英在唱雙簧。島內的人也會認為,你賴清德是否準備叫板小英,要與她來競爭大位?所以我不知道賴清德是怎麼算的,可是他作為行政院長,他講了這些話,其實我覺得不是太妥當,大陸怕你們兩個人唱雙簧,所以它必須把你戳破。所以中國的一石數鳥,都有傳達的信息。這個信息完了之後,再看美國或台灣方面會怎麼做。

法廣:此前,曾傳出,為了制衡蔡英文的非洲訪問,中國有可能就在她訪問期間,宣布與梵蒂岡建交的消息,現在看起來無蹤影了,這究竟是空穴來風,或只是中途意外,生變卦?

劉必榮教授:我覺得台灣與梵蒂岡的關係一直是風雨飄搖中。但是中國大陸與梵蒂岡的關係,其實很多地方還是沒有搞定。除了主教的任命,也許說中國選定後,讓梵蒂岡去任命,一個給里子,一個給面子,但是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國大陸現在的教會分成愛國教會與地下教會。而梵蒂岡如果真的跟中國建交,那麼這兩個地上與地下教會之間的關係如何理順或者買擺平,我覺得這還要一段時間。但是兩岸之間的外交戰,戰火煙硝味還是很濃。兩岸之間只要沒有互信,關係沒有和解。類似這樣一個外交上拔樁情形,我覺得還是繼續會發生

這是否正如中國政協主席、國務院副總理汪洋最近所說“兩岸面臨嚴峻風險與挑戰,台海未來恐難平靜”的態勢呢?

劉必榮教授:我覺得着的靠大家的智慧,因為大家都不希望打仗,都希望和平,但是需要的是建立互信。兩岸現在面臨非常嚴重的叫: “互信赤字”,怎麼樣把這個信任能夠重新建立,我覺得是大家都需要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