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馬克龍願與澳合作加強印太地區平衡

音頻 05:00
2018年5月1日至3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到訪澳大利亞悉尼
2018年5月1日至3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到訪澳大利亞悉尼 PETER PARKS / POOL / AFP

法國總統馬克龍對澳大利亞進行了三天訪問,加強法澳雙邊經貿和戰略合作關係是此次行程的重點。而澳大利亞近年來對中國在南太平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深感不安,試圖聯合多國予以制衡。

廣告

澳大利亞與歐洲相距遙遠,但法國的若干海外省卻是澳大利亞的近鄰,其中的新喀里多尼亞將在六個月後舉行有關獨立的公投,島上政治社會氣氛敏感。法國總統有可能在一次長途行程中兼顧澳大利亞這個大國和新喀里多尼亞的公投前景,實屬不易。

在上世紀90年代,法國在太平洋地區恢複核試驗,這導致與澳大利亞間的關係緊張和遺留問題。為緩和與澳大利亞的關係,法國總統奧朗德在任內的2014年曾經訪問該國,開啟兩國關係新篇章。澳大利亞當時與法國簽約一筆龐大的“世紀合同”,即法國商業集團 Naval Group在阿德雷德為澳大利亞建造12 艘軍用潛艇的合約。4年後,法國總統馬克龍對澳大利亞的訪問與以上這個超過340億歐元的合同有關。他在訪問澳大利亞期間,還走訪了軍事基地,簽署更多的防務合作協議。

正如澳大利亞駐法大使所說:這一“世紀合同”不僅讓法澳關係得到和解與提升,還使得法澳兩國尋求在氣候變化,打擊恐怖主義,網絡等方面的一系列能夠互補雙贏的合作領域。

為了肯定法澳兩國的同盟關係,馬克龍和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星期三(2018年5月2日)舉行了紀念兩國軍人在兩次世界大戰中並肩作戰的儀式,表達兩個友邦和堅定盟友間的安全合作關係,和共同創建一個更加安全的世界的信念。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對來訪的法國總統熱情表示:“法國是我們最長久且最親密的友國之一”。

馬克龍出訪澳大利亞之前,法國媒體報道較少,出訪後,媒體的注意力更多放到雙方經貿合作方面。但國際媒體的關注點似有不同。印太地區對全球和平與穩定的作用,中國在南太平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促使深感不安的澳大利亞試圖與包括法國在內的西方民主國家加強合作。

眾所周知,在南中國海,北京的動作越來越強硬,不僅在南中國海爭議水域加建人工島嶼,而且進行裝備,使其具有軍事用途。2016年7月,一個國際仲裁庭判定中國對幾乎整個南中國海提出主權主張不符合國際法。澳大利亞明確表示中國應遵守這項裁決而導致北京不滿。中國官方媒體甚至警告:可用武力來教訓澳大利亞,導致澳中關係緊張。

在太平洋地區,北京以大量發展援助和貸款來幫助一些小國建設基礎設施,金融時報援引一份研究報告說,在2006年至2016年期間,中國為太平洋地區的218個項目提供了18億美元的資金,分布在包括斐濟、巴布亞新幾內亞和瓦努阿圖等國家。

國際媒體注意到:馬克龍在澳大利亞的一些講話和表述是在回應澳大利亞的擔心。美國之音報道說:“法國表示,希望成為印度太平洋地區民主國家新軸心的核心,以維護基於規則的秩序,制衡中國不斷增長的主導權和影響力。”

該報道還強調:“正在澳大利亞悉尼訪問的法國總統馬克龍說,中國的崛起是好消息,但一個地區需要平衡。印太地區對全球和平與穩定至關重要,法國希望與澳大利亞合作,成為新的平衡力量的核心。”

馬克龍總統強調了在印太地區保持“以規則為基礎的發展”以及“必要的平衡”的重要性。他說,不能在該地區有任何“霸權”。

澳大利亞並不僅僅寄希望於法國,堪培拉一直試圖與印太地區的民主國家建立聯盟,並說服歐洲強國重返太平洋,結成一個制衡中國日益增長的專制國家影響力的堡壘。澳大利亞近年來加強與美國、日本和其他友邦國家的防務合作。去年11月,澳大利亞官員與日本、印度和美國官員達成協議,重啟十年前由美國提出的“四國聯盟”外交倡議。。

在馬克龍到訪之前,曾擁有許多太平洋地區殖民地的英國在上個月的英聯邦首腦會議上做出重返太平洋的類似承諾。英國外交大臣約翰遜還派出皇家海軍的新的航空母艦參加南中國海演習。

越澳兩國在今年3月15號簽署了戰略夥伴關係協議,擴大高層對話,把2009年以來形成的夥伴關係進一步升級。兩國的夥伴關係包括保證共同應對“安全威脅”以及在海事政策的制定上進行合作。

澳大利亞在東南亞有安全和商業利益,視包括越南在內的這些國家是泛亞安全的關鍵和澳大利亞公司的市場。為了更多涉入東南亞事務,努力加強和東盟10國的關係。今年3月17日和18日,澳大利亞主持召開了首次與東盟國家的特別峰會,聲稱:着眼於“共同的安全挑戰並確保我們的公司擁有廣大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