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北大林校長的思想比白字更可怕

音頻 07:20
微言微語
微言微語 @DR
作者: 桑雨 | 桑雨
20 分鐘

美國總統特朗普十號凌晨率家人和副總統登上飛機迎接三位從朝鮮獲釋的韓裔美國公民,這段視頻今天在微信圈轉發後引發不少留言感嘆,雖然這件小事並不是本次節目的主題,但還是忍不住要曬曬微民的議論,比如一位 微民這樣說道:“三位被朝鮮扣壓的美國人質回國,正副總統半夜三更竟親臨機埸迎接,其規格超過迎接任何一個國家元首。這三個人都不是金髮碧眼的白種人,而是眯眯眼扁鼻子的黃種人。不讓美國強大,上帝都不好意思。”

廣告

另一篇標題為《把人當人,雖遠必救,這樣的祖國有誰不愛?》的網文這樣寫道:“這樣的待遇,比任何一位訪問美國的外國元首都要高。尊重生命,保障人權,這樣的政府才配擁有人民賦予的權利。人權有保障,人民才能活成真正的人;人權沒保障,人民永遠是一群奴才和餓狼。奴才和餓狼組建的國家,永遠不會強大,更不會偉大。對待公民的態度,是文明與野蠻的一條分界線。如同水總是從高處往低處流,文明的發展和傳播也具有方向性,總體上是由文明國家自發地流向非文明國家。有的國家很自然地接受了文明的洗禮,融入了文明世界;有的國家卻殊死抵抗,還綁架國民一起抵抗文明。這就造成了一種極其荒誕的景象  那個拒絕文明的政府越來越孤立,而備受壓迫的公民轉而與外部文明世界形成了利益共同體。”

接下來再談本周引爆網民熱議的主題。5月4號,北大120周年校慶,校長林建華在致辭時,將“鴻鵠志”中的“鵠”讀成了“hào”。其實中國著名學府領導念白字時有發生,頂多引發民眾一陣調侃,算不上新聞事件,白字領導大多連道歉這個過場都無需走,可偏偏林校長鄭重其事發了篇道歉信。雖然道歉信 行文表面誠懇,但末尾一段卻暴露了遠比不識字更可悲的問題,林校長說 :“真正讓我感到失望和內疚的,是我的這個錯誤所引起的關注,使人們忽視了我希望通過致詞讓大家理解的思想:“焦慮與質疑並不能創造價值,反而會阻礙我們邁向未來的腳步。”

如果說林校長念個白字可當作中國最高學府的一則笑話,那麼校長向世界公開表示“質疑並不能創造價值“後,笑話已變成苦笑,正如一位網民所說:”這必將成為中國教育與科學的一個裡程碑事件”。

先來看北大在校生對自己尊敬的校長大人的回敬,一位北大在校生在回帖中寫道:“焦慮和質疑不能創造價值?你果然水平很低,人類有了焦慮和質疑才可以產生真理,如果沒有焦慮和質疑,人類還在山洞裡,在樹上,在大海中。如果不質疑,太陽還是宇宙中心,地球還是宇宙中心,甚至,地球是個烏龜背上的盤子,人類的進步都是基與焦慮與質疑。只有焦慮與質疑,才會讓個體,民族,國家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另一位在校生這樣寫道:“你的思想是什麼?北大建立之初,就有蔡元培先生提出的:兼容並包,思想自由。林校長,你的思想是什麼?岳昕之事餘溫未了,估計她還處在膽戰心驚中。在你的管理之下,北大差一點再次出現林昭一樣的悲劇,你有什麼臉面說 要我們理解你的思想?”

一篇題為《沒有質疑,何來進步》的網文這樣寫道:”放眼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培養學生的質疑精神、獨立思想,既是教書育人的精髓,也是身為教育者的最重要責任。只有這樣,才能形成踏實的學風,培養出創新的人才,塑造心智健康、思維正常的公民,讓整個民族立於世界優秀民族之林。可是,中國的教育卻視質疑精神、獨立思想為洪水猛獸,將人類這種區別於其他一切動物的高貴品質,從家庭到學校千方百計予以扼殺,把一個原本健康、活潑的青年,變成了不會思考的行屍走肉!”

一位網民就林校長道歉信發出這樣的感嘆:“據我膚淺的體會,我們的教育最大的問題就是不會獨立思考,其表現就是不會提問、不擅提問、不敢提問。可以毫不誇張地說,現代教育最核心的價值之一就是質疑(求真)  這個質疑,既包括指出校長大人念了錯字,更來自對所謂“重要講話”的內核的質疑,乃至摒棄。也就是說,真正讓人感到可怕的,並不是一個或兩個錯別字,而是林校長這封致歉信再次暴露出來的最基本的大學價值觀問題,以及不肯直面“信息公開”等問題(質疑的一種具體表現),因為它才會真正“阻礙我們邁向未來的腳步”。

中國長沙信息學院院長劉耘在其個人微博上就林校長道歉信發表了三點看法:“第一,道歉是誠懇的,比死不道歉強百倍。第二,成長於文革的一代人,國文等人文素養當然是文革造成的,並非推卸責任,能夠用親生經歷告訴人們浩劫之危害,比那些把浩劫說成是“艱難探索”的無恥之徒強萬倍。第三,不應容忍的錯誤是對質疑的否定。這種認知與大學精神科學精神完全對立,在當下大環境大氣候下 出自顢頇官員之口 很正常,出自北大 林校長 道歉信則不可原諒.”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