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中梵關係是否進入了新世紀?

音頻 06:54
作者: 瑞迪
21 分鐘

羅馬天主教廷近日與中國就主教任命問題籤署一項臨時協議。《費加羅報》與天主教報刊《十字架報》24日均發表長篇報道,分析這項共識達成的理由。兩份報紙均稱這項協議為歷史性協議。

廣告

和解的代價

《十字架報》以此作為頭版主題,指出,這是中梵關係阻斷60年後雙方走向和解的第一步。但這是否標誌中梵關係進入新世紀呢?該報頭版社評文章以“和解的代價”為題指出,眼下,教皇方濟各撤銷了此前將七名中國愛國教會自行任命的主教逐出教會的決定,將他們重新納入天主教會。但那些此前被教廷承認、但不被中國官方認可的主教命運如何引發不安,甚至令那些始終忠於羅馬教廷、並曾因此受到迫害的信徒感到憤怒。教廷首席外交官帕羅林試圖安撫各方,呼籲所有信徒尊奉真正的友愛和解精神,為推動走出過去的誤解做出具體的努力。但社評文章作者指出,這種立場表述並不新穎。早在2007年,時任教皇本篤十六世就曾在一份牧函中,呼籲中國教友為教會合一而努力。如今,教皇方濟各簽署這項被稱作是“臨時性”的協議,在一定程度上是在告訴中國教友:合一勝過衝突。教皇承認包括中國教會在內的地方教會的自主權,是寄希望於那些地下教會組成的小部分信徒能夠在龐大的中國,頂住壓力與監督,發明出獨特的方式,踐行他們的信仰。文章評論指出:這更是一種牧靈眼光,而不是政治企圖。

中梵協議最大的未知數是具體落實

《十字架報》的報道以問答形式分析這項協議的意義。這是否意味着中國天主教會結束分裂呢?報道指出,教廷解除了此前對中國自行任命的主教的禁令,但那些羅馬教廷任命卻不被中國官方認可的主教命運如何卻還難以確定。報道認為,這項協議有助於推動中國的官方教會與地下教會合一,但危險之一是中國政府正在推動的各種宗教信仰中國化。反對這項協議的人擔心這會導致黨對教會的控制,使得教會的精神信仰功能喪失殆盡,變成一個定義模糊的非政府組織。對於中國來說,報道指出,儘管無論對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還是對於1200萬中國天主教信徒來說,這項協議都不是首要議題。但是,與被看作是既難以控制,又容易受美國影響的近五千萬的新教教徒不同,天主教信徒因為他們的慈善活動以及明確的等級制度而更顯得是一個社會和諧的因素。從國際層面講,與梵蒂岡簽署協議也讓北京走出目前與美國的正面衝突。教皇被看作是道義領袖,而且不僅反特朗普,還贊同北京維護多邊主義的立場。與教廷簽署這項協議因此讓中國天主教信徒的作用更加重要。中國政府幹預主教任命是否不妥呢?這篇報道指出,政府參與主教任命程序,中國並非特例。包括法國在內的十幾個國家的政府都有權過問主教任命問題。但羅馬教廷是否正對中國的宗教迫害視而不見呢?報道指出,這項協議最大的未知數是它的具體落實。過去,一些中國地方政府官員或宗教管理部門為了表現自己,多次在北京與羅馬之間製造緊張關係。如今中國政府與教廷將攜手合作任命主教,報道認為,對於羅馬來說,今後將比較容易在發生爭執的情況下,讓北京承擔起責任。

《十字架報》也特別發表文章,介紹中國地下教會信徒的失望與不滿。文章引述香港大學研究員陳劍光指出,大部分地下教會信徒都會接受這項關於主教任命的協議,但過去留下的裂痕、不同的歷史和地區背景、以及一些地下教會的經歷都有可能會引發不同意見,造成新的緊張關係,甚至導致衝突。而且,那些比較公開的地下教會信徒也擔心此前與官方教會達成的某種默契不再延續,無法再像過去那樣比較自由地實踐其信仰。文章寫道,中國目前的鎮壓政策有可能使得這些現實中的友好變得越來越難。

中梵協議:一個涉及教皇權威的獨一無二的先例

《費加羅報》的報道側重中國信友面對這項協議的不同反應。該報的分析文章梳理了教皇做出這項歷史性決定的理由。文章寫道:教皇方濟各了解中國地下信徒面對的不公,那他為什麼要促成與中國達成這項協議呢?這個問題早在2007年教皇本篤十六世時就已經提出。方濟各當選教皇後,原來推動中國地下教會信徒與官方愛國教會和解的樞機主教帕羅林成為教廷的第二號人物。方濟各得以重新推動談判,但這一次不再是依賴受到迫害的地下教友做出努力,而是直接與政府談判,並最終達成協議。但教廷為什麼要犧牲香港榮休樞機主教陳日君所說的道義呢?文章介紹說,梵蒂岡認為一個不完善的協議好於沒有協議。首先,地下教會不可能永遠處於地下,更不能在這種條件下有所發展,其次,這也符合教皇方濟各的理念,也就是走出僵持,超越怨恨,哪怕是以不太完美的方式。但是,文章指出,尚未公布細節的協議,已經開啟了一個涉及教皇權威的獨一無二的先例:方濟各不僅接受了北京在2000年以後自行任命的八名主教,而且也承認了一個未經教廷同意而成立的教區。消息人士帶出的消息還顯示,協議規定,今後,新主教人選由中國方面提名,然後由教皇確認,教皇有否決權。文章指出,這完全顛覆了教會的程序。即使是在教廷與越南新近達成的協議中,羅馬也是主教人選的最高決策者。不過梵蒂岡強調,中國政府首次承認羅馬教皇是宗教權威,在此之前,中國政府只將羅馬教皇看作是國家元首。方濟各的目的也許正在於此。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