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經濟

美中貿易大戰神經軸乃芯片

音頻 06:16
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指中國軍方在美國政府及企業使用電腦中植入間諜芯片。
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指中國軍方在美國政府及企業使用電腦中植入間諜芯片。 網絡照片
作者: 珍妮特
20 分鐘

引發目前美中貿易大戰之痛的神經軸就是芯片。法媒指出,在美中兩大強權的貿易戰的一開始,美國就以其芯片等的科技優勢來對付中國,而中國也同時企圖想方設法地追趕這項科技落差。

廣告

這場貿易大戰也讓中國想起去年的一段夢魘經歷。2018年10月29日美國商務部宣布禁止美國企業銷售其半導體產品設備及服務業給一家中國的記憶體製造商的新創企業“福建晉華”。美國指控福建晉華竊取美國最大的半導體集團之一的美光集團的工業機密。接受福建省政府支持、投資的晉華集團在沒有美國的機器設備及軟件後將可能就此停擺。福建政府投資了50億歐元在計畫集團,旨在生產最尖端的科技產品。這是法國世界報指出的。

而就在6個月之前,美國也對中國最大的通訊集團中興公司,施予同樣的制裁。最後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放它一馬,中興才得以喘息繼續生存下去。

中興事件也讓中國當局醒悟、體認到自己國家芯片技術的落後。接着就有大部分的中國網絡大腕,如:騰訊、阿里巴巴、百度、華為及新創企業北京互聯網等的公司都宣布要在此戰略領域的投資生產,不可再依賴美國。

中國如今知道芯片牽動其經濟發展的命脈。對半導體技術的掌控能力對於中國來說是重中之重。全球芯片最先進掌握在美國的高通、英特爾、英偉達集團,以及韓國的三星手中。

而中國是全球芯片的第一大消費市場,但中國的自製量只有16 % 。芯片佔了中國進口額的首位,2018年為2764億美元(2017年為2413億歐元),超過其石油進口額。此外,半導體也是“2025中國制”計畫的主要成敗因素之一,中國政府也在12項領域大力投資,試圖對抗美國科技勢力。

中國在半導體芯片技術能夠獨立自主的前提下,在2018年底選擇了全球排名第一的家庭空調家電製造商中國的格力電器集團,砸下10億元人民幣投資該集團,創造生產一系列的電子芯片概念。

從這場芯片夢魘來看,中國對於半導體發展的興趣,其實早在毛澤東時代就予以關注。中國在1990年及2014年都曾經幾次試圖發展希望能有成果。但這個在投資數十億,甚至數百億後,仍然無法順利圓夢創造出這個領域的工業。

根據全球最大的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的技術地緣政治事務部主任保羅•提歐羅(TRIOLO)指出,這個領域可能比航天領域還難,這是一種非常難以控制的複雜技術。美國企業英偉達,它僅是一個芯片部門就有數千名極其訓練有素的工程師,中國沒有這種經驗。然後,還得與時俱進地研發技術,中國想追趕上這種落差,但技術是變動很快的,因為工業進步的腳步是極其快速的。而剽竊、竊取機密是最快速的升級方法。因此中國政府支持的清華集團就扮演了這個角色。這集團想要以230億美元收購美國的美光集團,但美光是美國唯一製造現代武器所需的記憶體集團,因此清華的收購遭到拒絕。

然後,發生美國控訴中國的工業間諜行為。因美光集團2017年12月控訴它的一位前工程師,這位離職的台灣籍工程師後來跑到台灣聯華電子工作。然後輾轉地,聯華電再與福建晉華合作,並把這名台灣工程師從美光偷竊來的先進技術交到福建晉華的手中。而福建晉華其實是中國政府刻意栽培,欲打造成未來生產中國半導體的冠軍廠商。美國從此就把經濟安全連上國家安全問題,以能應付中國左拐右彎的工業政策。所以,此次美國商務部就以福建晉華“可能技術來源的竊取”與“可長期威脅美國軍事系統主要部件供應商活力”等理由來起訴福建晉華;偵查技術來源就可以指控晉華盜竊美國知識產權。

這也是美國政府新的手法,這位地緣政治風險專家提歐羅還說:“從今起,美國把經濟安全與國防安全掛鉤就可以對付中國的工業策略手法,而晉華就是在中國工業政策下所創立的一個扭曲、攪亂市場的工業集團的產品。”

不過,北京可不會就此干休。在美國美光集團指控福建晉華竊取工業科技機密後,支持晉華集團的福建法院,竟然判決美光敗訴。2018年7月福建方言宣判後,還裁決美光集團暫時禁止銷售一串清單上的產品。要知道,中國市場代表了美光集團半數的營業額。而且中國政府還跟着落井下石,宣布對美光、三星,海力士等的這三家內存記憶體生產量佔了球95 % 的外國公司,進行所謂的反壟斷調查。

不過,美國工業的威脅有可能帶給中國企業愈來愈大的利益,尤其是人工智能時代的來臨。例如華為,這個智能手機銷售量佔據全球第二位的企業,也積極發展,它的子公司海思公司所生產設計的尖端芯片,其性能可與美國芯片龍頭高通集團的產品相似。而海思也類似高通,採用了台灣芯片專業企業的產品。

這個市場也愈來愈允許小廠商加入設計他們自己所需的芯片,例如阿里巴巴旗下的新創子公司ROKID,也在2018年6月設計出自己的智能音響及實境增強眼鏡等產品。而且還研發出一個語音辨識芯片,價格比市場售價便宜了30 %。

提歐羅還指出:“半導體是一個技術非常困難的工業。每個階段都必須要有非常高端的人才,如設計、生產、組裝。”,不過他也強調:“中國將還是落後美國,但我們也應該看他們從哪裡起步的;中國科技進步的腳步實在極其快速。”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