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涉長春長生醜聞48名官員受處理 彼時疫苗“錯種”事件再起

音頻 06:05
能否在醜聞後杜絕不合格疫苗事件的發生是中國民眾的擔心
能否在醜聞後杜絕不合格疫苗事件的發生是中國民眾的擔心 DR網絡圖片
作者: 弗林
20 分鐘

自去年由中國長春長生公司生產的百白破狂犬病疫苗,被曝大批量存在質量不合格問題的醜聞後,中國官方在近日宣布了對相關各級監察部門人員的相應處理。據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察委網站於周六發布的消息,共有包括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吳湞在內的至少48名官員被查處,其中包括6名副部級以上的官員被免職、責令辭職、要求引咎辭職。另有42名相關各單位中,非中管幹部遭到處理,其中,廳局級幹部13人、縣處級幹部23人、鄉科級及以下幹部6人等。

廣告

這一曾在民怨高峰時段,引起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接連表態的醜聞,也隨着官方處理的進一步被公布從而進入事件的收尾階段。此前,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和吉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曾在去年10月,對該公司董事長高俊芳在內的14名主管人員及其他責任人員,作出依法不得從事藥品生產經營活動的行政處罰。2018年12月,證監會決定:對高俊芳給予警告,並處以30萬元罰款。對她採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長春長生也被罰沒款項共計91億元。但就在官媒宣布對長春長生問題疫苗官方負責人作出懲罰的同一天,據新華社報道,河北省石家莊市橋西區一家衛生院,於1月30日發生了“錯種”疫苗事件。回顧長春長生案例,2017年11月3日該公司被原中國國家食藥監總局,在樣品抽查檢驗中發現了250000支百白破檢驗不符合規定,而這批疫苗在當時幾乎已全部銷售到山東,庫存中僅剩186支。由於狂犬病的死亡率近乎為100%,這一被該公司內部人員爆出的疫苗造假事件,也在當時引發了海內外國人的廣泛關注。事件引起的民怨也一度致使習近平和李克強等高層領導人紛紛出面表態,要“堅決守住安全底線”,強調要“嚴懲不貸,必須給全國人民一個交代”。

據悉,在長春長生的這一醜聞被曝光前,中國國產的百白破疫苗市場被“三分天下”。隨着在當時約佔市場份額16.37%的長春長生被監管部門要求停產,而2017年才將其百白破疫苗推向市場的沃森生物入局不久且生產能力有限,因此在百白破疫苗市場佔有率超過80%,年產疫苗數量可達7500萬支的武漢生物,則在隨後成為了民眾接種這一國產疫苗的廠家首選。但值得一提的是,作為央企旗下的重點子公司,武漢生物在長春長生出事不久後又被媒體報道稱,在原國家食藥監總局對長春長生於2017年的抽檢中,還發現了武漢生物的不合格疫苗數量竟然要多於長春長生。報道稱,在武漢生物生產的批號為201607050-2的百白破疫苗中,有400520支疫苗效價指標也不符合標準規定。截至目前為止,可以查到的相關針對武漢生物的處罰報道,僅出現在去年8月,包括湖北食藥監局副局長等在內11名履職監督失職失責人員,受到湖北省地方監管部門處分的消息。

另有消息顯示,自長春長生疫苗生產記錄造假,及武漢生物被指玩忽職守致使百日破疫苗不合格被召回事件發生後,今年1月初江蘇金湖又爆出了超過145名兒童接種了過期的小兒麻痹疫苗事件。該事件引發了數百名孩子家長在1月11日前往當地縣政府及主要路段抗議,部分家長並與趕來的大量警力發生衝突。據官媒《環球時報》報道稱,經調查,金湖過期疫苗問題最早可以追溯到2010年,這也意味着潛在受影響孩子的數量遠超當地政府所聲稱的145名兒童。事後,金湖縣疾控中心領導班子及相關科室成員被全部免職,其所涉及的淮安市和金湖縣兩級紀委監委也相繼宣布啟動問責程序。而依照新華社周六的報道來看,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吳湞,被立為官方在不合格疫苗監管問題事件中的“敗類”典型。報道稱,吳湞身為黨的高級領導幹部,喪失理想信念,毫無黨性原則,背離黨的宗旨,對黨中央關於藥品安全重要指示陽奉陰違、說一套做一套,在分管藥品監管工作中不擔當、不作為、徇私情等問題。而對他具體的過錯行為,該報道則指出,吳湞在任職期間存在包括把藥品監管權力變成謀取個人私利的工具,利用職權與監管對象大搞利益輸送、權錢交易,貪圖享樂、腐化墮落等行為。

而正如上文所說,就在吳湞等相關官員被宣告處分的近日,中國國內自去年夏天以來又爆出了第四波涉及疫苗的重大醜聞。石家莊市橋西區有家長在近日通過網絡和媒體反映,在橋西區彙通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為孩子接種疫苗時,發現疫苗被“錯種”,原本付費要接種價格600多元的五聯疫苗,被換成了價格100多元的B型流感嗜血桿菌疫苗(HIB)。據悉,五聯疫苗是一種複合疫苗,可以同時預防白喉、百日咳、破傷風、脊髓灰質炎和B型流感嗜血桿菌引起的肺炎等五種疾病。據當地官方的初步通報顯示,這一事件是接種人員“錯誤接種”,事發區疾控中心主任現已被免職,衛生院負責人涉嫌犯罪也被立案偵查。但根據橋西區官方在2月1日上午召集涉及兒童家長召開的調查通報會反映,官方人員又介紹稱,該起事件系一起故意調包案件,並非“拿錯了”。現場官方人員表示,事發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一名關姓護士是故意為之,非偶爾錯拿。對於這一解釋,有的網民通過微博提出,“從生產到注射,疫苗,就沒讓人放心過”。還有的則表達對接種國產疫苗的憂慮稱,“看來不單只奶粉要從國外買,連疫苗都得國外接種了,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