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兩天兩場美國國會聽證會聚焦中美政經深層矛盾嚴重性

音頻 05:57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中國副總理劉鶴2019年2月15日在北京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中國副總理劉鶴2019年2月15日在北京 Reuters/路透社
作者: 肖曼
19 分鐘

劉鶴等人的中國經貿談判團低調地打道回府了,特朗普總統有關中美貿易談判談的棒談的好的高調稱頌是否靠譜呢?諸多疑問就如同團團陰雲籠罩着華盛頓,因此各方期待聽取2月27日周三美國國會聽證會上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的證詞。而前一天美國國會的另一場有關情報議題的聽證會已經凸顯美國對中俄威權主義威脅的擔憂。

廣告

萊特希澤:美中間問題“非常嚴重,不是靠保證增加採購就能解決的。
2月27日美國國會眾議院權力極大的籌款委員會(Ways and Means Committee)就中美貿易談判問題舉行了一次聽證會,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謹慎地表示:雙方的談判取得了“真正的進展”,但仍有很多工作要做。現在預測中美正在進行中的貿易談判結果為時太早。他強調:只憑中國答應購買更多的美國產品,並不足以達成美中協議,協議必須包括“重大的結構性改變”,而且必須是可執行的。

在事先準備好的證詞中,萊特希澤說:美中之間的問題“非常嚴重,不是靠保證增加採購就能解決的。” “本屆行政當局正在推動重大的結構性變化,以創造更公平的競爭環境,特別是在知識產權和技術轉讓問題上。”

萊特希澤解釋說:“我們可以跟世界上的任何人競爭,但是我們必須有規則、得到執行的規則,以確保市場結果,而不是由國家資本主義和技術盜竊來決定贏家。”

萊特希澤承認:美中貿易談判正在取得進展。但他認為,即使達成協議,也不是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今後仍有“執行”問題。

在作證時,萊特希澤非常注意使用謹慎的條件式詞語“如果”,他說:“我們與中國就關鍵的結構性問題進行了非常緊張、極為嚴肅和非常具體的談判,現在已經有幾個月了。我們正在取得真正的進展。如果我們能夠完成這項努力,我再次要強調‘如果’,能夠就所有懸而未決的重要的執行問題以及其它關注達成滿意的解決方案,我們也許能夠達成一項協議,幫助我們渡過我們在與中國經濟關係方面的難關。讓我把話說明,在達成協議之前,而且更重要的是,在達成協議之後,---‘如果’達成協議的話,都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

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當今世界的威權主義威脅來自中國與俄羅斯
在中美經貿議題以外,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還在2月26日本周二舉行新一屆國會首場公開聽證會,聚焦當今世界的威權主義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的威脅,並指出最嚴重的威脅來自中國與俄羅斯。

據美國之音報道: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加州民主黨議員謝安達(Adam Schiff)在聽證會的開場講話中說,冷戰結束後,有說法認為,在意識形態上,自由民主制度必然勝利,世界必然會走向民主,但是許多國家近來的政治發展表明,民主在退卻,專制在進逼。

謝安達說: “今天,非常清楚的是,相信民主必然會佔主導的這種觀點,即使不是錯誤的,也肯定是不成熟的。一場新的意識形態戰爭已經出現,自由民主面臨專制的挑戰  不是舊時的歐洲君主專制,而是重新包裝的版本,旨在扭曲和顛覆西方制度的成功基石,包括強有力的立法機構、獨立的司法、新聞自由和充滿活力的公民社會。”

面對威權主義的威脅,美國應當怎麼做?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安達認為,美國應當繼續並加強全球的民主領導,加強與其他民主聯盟的聯繫,並確保價值觀主導國家利益。

在克林頓政府期間擔任國務卿的奧爾布賴特出席了聽證會。她說,一些國家向威權轉向,俄羅斯扮演着重要角色,但是中國也是這股威權主義大潮的引領者。她說: “在習主席的統治下,中國變成了另一個全球威權主義捍衛者。中國利用經濟實力,試圖按照它的方式改變世界,同時又率先採取新手段來監視和控制人口,一些人稱之為技術威權主義。”

她指出,雖然中國和俄羅斯使用的策略不一樣,但目的都是暗中削弱民主規範和制度,兩者都在利用大量的情報和技術能力將信息變為武器。美國在支持民主項目的同時,自身應當做出表率,維護憲法、新聞和言論自由,否則難以說服其他國家效仿跟隨。

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跨大西洋安全項目主任安德里婭·肯德爾-泰勒(Andrea Kendall-Taylor)在聽證會上說,21世紀威權主義的一個特點是權力高度集中在個人統治者手中,這對美國和全球安全更具威脅,對美國的外交政策形成挑戰。

她說:“他們(威權統治者)追求最危險和最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他們最有可能發展核武器,最有可能向民主國家發起戰爭,最有可能介入國家衝突。他們往往最反覆無常,難以預測,最可能腐敗,也最不可能走向民主。”

肯德爾-泰勒指出,研究表明,當一個民主國家在國際體系中佔主導地位,就會湧現出許多民主國家;而如果威權主義國家影響力增強,就會導致許多威權國家隨之出現。她說,隨着國際體系格局發生變化,人們可以看到,中國和俄羅斯在國際舞台上越來越咄咄逼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