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亦武書著《子彈鴉片》法文版今起發行

2019年4月2日,廖亦武(右一)在巴黎Globe出版社,參加《子彈鴉片-天安門大屠殺的生與死》法文版出版發行會。中為法國漢學家瑪麗-侯芷明,左一為前《解放報》駐京記者Pierre Haski.
2019年4月2日,廖亦武(右一)在巴黎Globe出版社,參加《子彈鴉片-天安門大屠殺的生與死》法文版出版發行會。中為法國漢學家瑪麗-侯芷明,左一為前《解放報》駐京記者Pierre Haski. RFI-Chine
作者: 瑞迪
8 分鐘

旅德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書著《子彈鴉片-天安門大屠殺的生與死》法文版4月3日起在法國發行。廖亦武日前自德國趕來巴黎,參加新書發行活動。

廣告

這本書的法文版由法國漢學家侯芷明翻譯,由Globe 出版社發行。作者廖亦武在這本書里記錄了9名因為六四而被中國當局冠以“六四暴徒”標籤判刑的當事人的故事。這些人不是學生,原本只是安分守己的普通人,但在1986年6月3日軍隊向天安門廣場上集會示威的學生開槍的消息傳出後,他們衝冠一怒,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他們的命運從此被徹底顛覆。他們多被判以重刑,出獄後面對的是一個已經全身心投入利益追逐的社會。廖亦武2日晚在巴黎市中心Globe 出版社的新書發行會上表示:

廖亦武:“天安門大屠殺鎮壓了1949年以來中國最大的一場要求民主的運動。很多人死於槍殺。按照當時當局的說法就是:殺20萬人,鞏固20年江山。所以他們決定要鎮壓。死的大多數都是老百姓,就像我這本書里寫的那些人,他們當年走上街頭,和解放軍對峙。死了很多人,到現在也沒有一個完整的數字,是幾百、幾千、還是上萬,至今都是一個謎。但是,那個晚上,或者說那兩個晚上,的確是中國的老百姓有史以來最勇敢的一個晚上,就是由學生運動演變成了全民的抵抗運動。”

2日晚的新書發行會會場原本是一個印刷廠。二戰期間,曾為抵抗運動印刷傳單。出版人Valerie kay 對本台表示:“整體而言,我很關注歷史記憶。所以覺得出版廖亦武的這本記錄歷史的書籍很重要。完全是為了留下歷史記錄,各種歷史記錄。這本書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書中那些年輕人的痛苦,他們中有些人可能還未滿18歲。但他們的生活突然之間就完全被邊緣化了,這種轉變來的非常的猛烈,給人印象深刻。”

子彈鴉片法文版加入了漢學家馬麗侯芷明的文章,為法國讀者勾勒那段歷史始終無法癒合的傷口以及持續至今的打壓。廖亦武也在書中加入了他為好友、2017年在關押中離世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而寫的輓歌,還有他與劉曉波遺孀的一些書信往來。

原本在《子彈鴉片》中文版附錄中的的六四遇難者名單,這一次單另成書。這份由天安門母親團體多年尋訪而成的202名遇難者名單,由Hervé Denès翻譯,由L'Insomniaque出版社出版。Hervé Denès在序言中概述了八九六四事件的發展過程,也指出了學生運動自身的局限。他在結束語中寫道,六-四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轉折點。在此之前,人們還對當政體制走向民主抱持一線希望。而六-四之後,這種希望蕩然無存。作者認為,習近平的絕對權力以及執政當局明確的集權和擴張傾向都是這場悲劇結出的惡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