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美貿易戰

劉鶴去美國替習近平悔過?

圖為中美代表團五月一號在北京舉行談判,外界曾認為中美很快達致協議。左手美國財長姆努欽,中為中國副總理劉鶴,右邊是貿易代表萊特希澤。
圖為中美代表團五月一號在北京舉行談判,外界曾認為中美很快達致協議。左手美國財長姆努欽,中為中國副總理劉鶴,右邊是貿易代表萊特希澤。 路透社
作者: 安德烈
11 分鐘

習近平因一帶一路峰會“成功”腦袋發熱,“反悔”此前的承諾,猝不及防遭特朗普一悶棍,經過短暫的猶疑後,副總理劉鶴照舊前往華盛頓談判,唯一的區別是他沒有了習近平主席特使的頭銜。劉鶴此行是去“悔過”嗎?有多大把握達成協議?如果失敗,習近平在多大程度上能如他所言“自己承擔起全部後果”?

廣告

從目前美國媒體披露的信息看,美國指責中國在貿易談判中“出爾反爾”,先作出了承諾,後來又反悔。華爾街日報引述白宮人士,北京召開”一帶一路“會之後,“萬邦來朝”的場景使中國的領袖們”獲得了底氣“,他們還相信經濟增長好於預期,後悔”向美國作出了太多讓步“,尤其對不再強制技術轉讓以及對方違反了協議條款時的‘執行機制”的承諾反悔,最後向美方提出修改草案,試圖重新談判。另一個爭議的焦點是美國希望公布協議的全部細節,中國只想披露條款摘要,對於完整版貿易協議,美方要求中國修改法律以保證付諸實施,中方拒絕修改法律,稱只能以行政監督和行政規定的方式進行。另外北京堅持要求一旦簽約,美方立即取消全部關稅。

至少,劉鶴率領的代表團在談判桌上同意了上述條款中的絕大部分,所以無論特朗普,還是姆努欽都在樂觀地放風,“現在進入最後衝刺”。後來,特朗普動怒了,美方指責中方反悔了。

是誰讓中方代表團反悔了呢,毫無疑問是習近平。中方代表團每輪談判的結果都要向習近平彙報,聽取習近平的決定。根據南華早報的報道,習近平在聽取了中方代表團的最新彙報後,推翻了中國代表團已向美方認可的讓步方案,習並且拍板“所有後果我一人負責”。

結果,星期日晚上,特朗普一篇推文宣布周五起將對中國進口美國的2千億美元產品提升稅率,從10%提升至25%。一言既出,全球股市震蕩,中國官方猝不及防,第一時間,觀察人士都把目光投向北京。中方習慣於使用的“絕不在槍口下談判”的表態,現在面臨的正是這種情況:特朗普舉起了槍,中方要不要去談判,尤其劉鶴要不要去?中國外交部周一的回答很慌張。周二,記者問道“中方此前多次表示,不會在美方威脅性進行談判”時,外交部發言人只是以“類似的情況以前也多次出現過”來搪塞。

詭異的是,特朗普宣布周五起提升對中方的懲罰性關稅,萊特希澤並且對美方媒體解釋將於美國當地時間周四周五交接的時間,也就是國際標準時間凌晨4時正式實施。那麼,劉鶴九號去華盛頓談判,差不多與正式實施關稅的時間相差很少或者部分重疊?記者問中國外交部,既然劉鶴去了,是否意味着美方會延遲原定周五實施的加征關稅計畫?發言人尷尬地回答:“這恐怕你得問美方吧”。如網民形容,劉鶴分明是在“冒着敵人的炮火前進”。這是城下之盟,還是背水一戰?劉鶴有多大的把握“轉危為安”,值得疑問,除非,除非他有尚方寶劍。

如果只是如官媒所說,此行只是為了表現中方“淡定”,最後無功而返,那還用得着去華盛頓承領失敗的苦果;如果只是向世人顯示,中方重守信義,失敗歸咎於霸道的美方,那樣不也顯得非常的徒勞?中美這場談判,最後要看的就是實質性結果,因為這場大戰正在嚴重地影響着經濟。

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本來根據美方的說法,一個正面的協議“近在眼前”,結果一切遠在天邊?美方把這一切都歸罪於北京,中方在這種情況下仍然派劉鶴去,唯一可能的解釋是,中方仍然希望達成協議,要達成協議,中方能作出的讓步是什麼?是恢復以前的承諾,該修改的最終將以法律形式表述,還是作出更大的讓步,接受美方要求的包括知識產權一攬子要求在內的結構性改革?

劉鶴能在現場拍板嗎,如果能拍板,說明他有尚方寶劍,等於習近平最終收回了不怕“承擔一切後果”那句話,接受了美方的要求,最後時刻,皆大歡喜,然後特朗普宣布不久後舉行特習會,正式簽約。

但是,習近平願意這樣做嗎?習近平如果做了,用網絡的話說,這不是向“美帝國主義”跪低嗎?如果習近平不同意這樣做,那麼,派劉鶴去美國做什麼?去領回來一個更大的失敗?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