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香港/政治

經濟學人:習近平儘管本性專制解放軍也應遠離香港

經濟學人最新一期封面
經濟學人最新一期封面 經濟學人最新一期封面

香港因為逃犯條例修訂案引起的政治風波,已經成為國際傳媒的焦點。到了目前示威者與政府之間的對峙越演越烈,各界都在尋求一個解決之道,但北京方面卻多番暗示解放軍介入香港的可能,經濟學人最新一期的封面故事以《這個攤子怎樣收場?》為題指出,由於香港已經成為中、美醞釀的一場新冷戰之間的因素(factor),中方出動解放軍來解決香港問題,將引起可能較六四鎮壓更嚴重的後果。

廣告

該雜誌進一步指出,北京近日來透過解放軍駐港部隊和港澳辦,威嚇以部隊介入香港的嗓門提高,目的似乎是想警告街上的示威者,不過,“由於這是習近平政權專制的本性”,或中國共產黨對付不聽話的地方省份傾向於使用軍隊的歷史,更危險的情況並非不可能。

報道指,如果中國一旦派兵,受難的不只是示威者。

報道指出,用軍隊介入將激怒香港市民,就等於在1989年宣布戒嚴令那般的激起北京市民的憤怒,但這次的結果將有所不同。當年的政權對北京的控制,遠較現在對香港的掌控。中共在北京的每一個工作單位都有黨組織,足可恫嚇那些不懼坦克的市民臣服於黨的命令,但在人人都可以接觸未經審查信息的香港,中共的控制就不那麼牢靠。香港的市民有些會反抗,直接或所謂的不合作運動。軍隊將因此使用殺傷力武器,儘管這或許不在原先的計畫之內。

不管有沒有出現流血,軍隊介入將削弱香港的經濟信心,甚至牽連很多依賴香港股市集資的中國企業。香港基於英國普通法的健全司法制度,對一個本身司法不具信服力的中國,仍然有其莫大的價值。香港在回歸之後的GDP,或許在整個中國的比例中縮小,但它仍然對中國大陸非常重要。在香港錄得的跨境銀行借貸,其中多數貸予中國企業,在20年之內增加了一倍有多,而以香港作為地區總部的跨國企業數目,在回歸後也增加了三分之二。解放軍在街上出沒,將可能結束這所有一切,很多公司乾脆搬到較為穩定的亞洲地區。

軍隊介入同時將改變全世界對香港的觀感,很多外國人將搬出他們曾經視此為家的香港,當中更包括很多早已擁有外國護照或已經準備好撤離的香港人。中國與全世界的關係將受到侵蝕。

經濟學人說,香港已經成為中美醞釀的冷戰之間的一個因素,中國對香港有些民主派人士獲得美國華盛頓高規格的接待感到憤怒,他們與白宮資深官員和國會議員的會晤,被中國標籤為香港動亂幕後“黑手”,作為向中共在對美貿易談判中的壓力。

如果萬一解放軍要讓香港示威者流血,中美的關係將進一步惡化,美國從政者將吵鬧着要採取更多的制裁,包括取消給予香港特殊地位的法案。中國將反擊,而兩者關係將回到天安門鎮壓之後的那段黑暗的日子。只不過這次中國已經更強大,雙方的繃緊狀態將相對的更為顯著。

經濟學人最後指出,這一切並非不能避免。中國自1989年之後已經成熟了不少,它更為強大,更為自信,而且更了解繁榮對維穩的重要性,以及香港對中國的繁榮所扮演的角色。當然,中國共產黨維持執政的決心,與30年一樣,但香港不是天安門,2019年也不是1989年。用軍隊鎮壓示威將不會有利中國維持繁榮和穩定,而只會將其置於險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