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加拿大

加國智庫選習近平為年度決策者

習近平
習近平 網絡照片
作者: 小山
11 分鐘

加拿大著名智庫- 麥克唐納-勞里埃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每年都會選出加拿大“年度決策者”,沒想到今年出線的竟不是加拿大政治人物,而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自由亞洲引述麥克唐納-勞里埃研究所網站指,習近平影響加拿大非常深,並指在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展現侵略性,處處制約了加拿大。

廣告

據自由亞洲報道說,加拿大智庫選出年度決策者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據麥克唐納·勞里埃研究所所長賴恩·李·克勞利(Brian Lee Crowley)表示,研究所選出的“年度決策者”,代表過去這一年來對加拿大政治社會影響最大的人。過去幾年選過加拿大總理、外交部長和央行行長等人,但今年發現,影響加拿大最關鍵的人不是加拿大的政治人物,而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他領導下的中國展現侵略性,處處制約了加拿大。

據賴恩·李·克勞利稱,“加拿大隻是做個回應者的角色,毫無主動出擊的地位。無論是在被中國拘捕的兩個加拿大公民和對華貿易,或者是中國的影響滲透力,又或是中國對香港和維吾爾族的處理方式上,加拿大都是被動的。”

據報道稱,九成加拿大人覺得中國缺乏法治人權,七成認為人權應高於經貿。“年度決策者”的評論文章由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同時也曾任加拿大駐華外交官查爾斯·伯頓(Charles Burton)撰寫。他說中國對加拿大的影響力非常深,過去一年可以看到許多加拿大着名政商領袖,例如前總理穆朗尼(Brian Mulroney)和克里田(Jean Chrétien)等人都發聲要加拿大政府克制,不要激怒中國。前副總理曼利(John Manley)甚至呼籲用孟晚舟和兩民加拿大公民之間進行“囚犯交換”來解決僵局。查爾斯·伯頓非常不苟同這種觀點,認為若此例一開,等於發出一個明確信號,加拿大可以談人質交換的條件,完全破壞引渡協定的法治精神。

據查爾斯·伯頓說,“這將使未來我們很難執行《國際引渡協定》,因為一旦開了這個先例,其它國家將來就會認為可以綁架加拿大公民作為要脅,以此來讓引渡協定無法運作。”

該報道說,由加拿大智庫麥克唐納-勞里埃研究所出版的刊物選擇了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作為2019加拿大年度決策者(Policy Maker of the Year) (麥克唐納-勞里埃研究所網站)
由加拿大智庫麥克唐納-勞里埃研究所出版的刊物選擇了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作為2019加拿大年度決策者(Policy Maker of the Year) (麥克唐納-勞里埃研究所網站)
查爾斯·伯頓說,過去我們看到加拿大總是能領頭批評世界上侵犯人權的當權者,無論是俄羅斯丶委內瑞拉丶沙特阿拉伯等,然而在談到中國糟糕的人權記錄和許多鎮壓政策時,加拿大決策者卻左支右絀,僅在言語上稍稍着墨,從未強力批判或採取實質行動。許多人越來越感覺到,中國再怎麼挑釁,渥太華當局也不敢大聲發聲。他認為,這主要是中國龐大的金錢力量,因為有利可圖,所以讓加拿大企業和政治人物都手軟了,不僅如此,還有加拿大學術界丶社區僑民等許多領域,中國都發揮深刻的影響力,主導了話語權。查爾斯·伯頓表示,加拿大應該要警覺這一事態的嚴重性。

查爾斯·伯頓稱,“我們應該採行類似澳大利亞國會通過反外國干預的法案,要求遊說人士申報是否為其他國家服務,這樣才可以降低中國對加拿大的政治影響和干擾,否則習近平恐怕在未來很多年都會是加拿大的年度決策者。”

該報道引據查爾斯·伯頓表示,雖然中國經濟力強大,但僅佔加拿大出口的4.7%,儘管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僅次於美國居世界第二,但聯合國將中國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排在世界第75位,相比之下,加拿大排在第19位,這代表中國的崛起不一定是單向的旅程,加拿大在與中國交手時,一樣可以發揮自己的優勢,在談判桌上展現主導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