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微語

復旦大學修改章程引眾怒

音頻 12:48
圖為復旦大學門前
圖為復旦大學門前 網絡照片
作者: 桑雨 | 桑雨
32 分鐘

本月十七號,教育部網站發布了關於批准復旦大學、南京大學、陝西師範大學章程修正案的文件,在社交平台引發軒然大波。當日,復旦學子在學校食堂聚集,高唱復旦校歌,以抗議原校章中的“學術獨立,思想自由”等條款被刪除。學子們高歌“復旦復旦旦復旦 巍巍學府文章煥,學術獨立思想自由,政羅教網無羈絆”的視頻一時間傳遍各大社交網站,使原本沒幾個人知曉復旦校歌獲得廣泛傳播。

廣告

一名微友發帖說:“復旦大學創始人馬相伯的復旦,是學術獨立,思想自由的復旦,他自稱是一條狗,叫了100年也沒把中國叫醒,那時候的人信奉德先生與賽先生,大學不是出來賣的,學術是個值得敬畏的名詞,學位是尊嚴的學術結晶,教授有自己的堅持,學生有自己的人格,知恥要臉講尊嚴。他們精耕細作、碩果累累。迄今為止11位華裔諾貝爾獎得主中的9位,都是民國高等教育結出的碩果。”

正如另一位微友汐顏所說:“民國時期的大學,大師輩出的關鍵,即復旦諸校被刪除的那幾個字。”

那麼為什麼這次復旦大學修改章程引發如此大的反響呢?一篇題為《復旦大學等三所高校章程修改的主要看點》的網文對復旦大學修改章程具體內容做了一個提綱攜領的概述,文中寫道:“復旦大學章程序言第二段第一句,原來是“學校的辦學理念是其校歌所傳頌的學術獨立和思想自由”,修改後思想自由不見了。序言第三段把“初志”改為初心,增加了“學校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和社會主義辦學方向,始終為人民服務,為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服務,為鞏固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服務。立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中建設中國特色世界頂尖大學,引領並服務於整個社會的進步和人類的文明進程。”

原章程第四條中的“民主管理”被刪除。學校黨委的主要職責由6項增加到11項,其中第五項是領導學校思想政治工作和德育工作,堅持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師生員工頭腦,在師生員工中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牢牢掌握學校意識形態工作的領導權、管理權、話語權。

原章程第十一條關於設置學術委員會取消了“學校黨政領導不參加學術委員會”的規定。新增一條第十四條:“學校設置教材委員會。教材委員會在學校黨委領導下,對學校教材建設、使用與管理工作進行指導、審議和監督。

原章程第二十條關於本科生教育,增加“以思想政治教育為根本。”

新增一條第二十八條:“學院、直屬學校的實體研究機構設立黨的組織,發揮政治核心作用,負責黨的建設和思想政治工作,保證監督本單位貫徹落實黨的路線方針政策。”

新增一條第二十九條:“學院依照有關規定通過黨政聯席會議,研究決定本單位重大事項,健全集體領導、黨政分工合作、協調運行的工作機制。涉及辦學方向、教師隊伍建設、師生員工切身利益等重大事項,由黨組織先研究,再提交黨政聯席會議決定。”

一篇題為《或許,有人正在四處放火》的網文這樣寫道:“最近,某大學修改了自己的章程。為什麼修改章程?表面上那叫與時俱進,完善中國特色現代大學制度,實際上那卻是大大的荒唐。因為這個新的章程里甚至把學術自由都刪除了。中國的大學本來就跟世界上其他國家的大學不是一個概念,它們根本不是一個自由的地方,而是官僚、政治、經濟、醜惡混雜的大糞坑。其實,即便不修改章程,中國的大學也是另類黨校這是毫無異議的。但是,一修改章程,就等於大學自己把自己的內褲撕下來了,公開裸奔了。那麼,提出修改章程的人,表面上看似是校方,其實是別人。我相信,未來,其他大學也會修改章程,而且這些章程會一個比一個左。這意味着什麼?意味着大學的辦學方向完全變了。有人說可能會回到以前的老路上去,甚至要學以前進行院系調整,把跟西方有關的院系裁掉絕對不是危言聳聽。”

微友王愛忠發帖說:“復旦大學的辦學理念刪除了“學術獨立和思想自由、探究真理、守護文明等內容。我覺得未嘗不是好事,否則,很多人總以為中國的大學真的有學術獨立,思想自由,誤認為這是一個正常的國家,今後應該不會再有這樣的幻想了。

一篇題為《大學已死》的網文這樣寫道:
“現在的大學,與以前的大學以及“別人家”大學,越來越不一樣了。以前的大學,管理者是學者,現在是官員,以前的大學,是一個學術共同體,教授治校,教師是主體。所以把職稱、學術地位看得很重,讓教授去當處長恐怕是不會有人答應的。現在則求之不得。以前一個人印名片,先寫博士、教授,然後才是行政職務;現在先寫某長,學歷、職稱算是錦上添花。沒有比這些更能說明,現在的大學,官位比其他更重要了。

以前的大學,校院兩級管理,院系有一定的自主性。行政部門的工作更多是體現一種協調服務。原來大學有數的幾個行政部門,現在多得數不過來。

以前有人把大學的這些問題歸咎於行政化。喊了多年大學去行政化,行政化不但沒去,反而愈演愈烈。其實行政化,不過是用行政的方式管理大學,雖然很糟糕,還不至糟到無可救藥。現在的大學已經不單是行政化了,權力觸角能伸到的地方,都試圖掌控。這種狀況,我把它稱之為權政化。權政化,就是一切事務由權力主宰,一切觀念由政治主導。權政化之下,大學的學術不可能不功利化。官方的項目才是硬項目,官方的獎項才是好獎項,一切唯官方馬首是瞻。上面一有新精神新思想,大學便爭先恐後成立研究中心,課題也紛紛往上靠,以期提高命中率。研究的目的,不是為得出結論,而是為證明結論,連量子力學都能拿來論證領導人的治國理論。

學術功利化不過是冰山一角。權政化之下,本應高端典雅的大學,低級惡俗卻不自知的事處處可見。

當今中國大學校慶,無論什麼專業,請校友大都奔着有權的官員和有錢的商人使勁。如果都覺得這兩類人才是學校的榮耀,以後各大學統一用“陞官發財”這一個校訓就可以了。

以前的學生會,就幾個部,十來個幹部。現在的學生會,十幾二十幾個部,還設辦公室。主席副主席,部長副部長,主任副主任一大串,這還不算與其平行的團組織,活脫脫一級政府建制。某大學一份學生會幹部任免名單,長達200多人,有些副職後邊還用括號表明是“正部長級”。 最丟人的是大學不顧尊嚴開始“追星”。不僅給影視明星,運動明星開綠燈,更是追着“官員明星”屁股後邊送學位送頭銜。那個初中畢業,與學術毫無關係的“著名”某市前公安局長,竟被29個高校和研究機構聘為客座教授、博士生導師,其中還包括某些名校,實在是顏面盡失。

權政化的大學,教師不再是主體,成了教育和學術民工。教師失去了主人翁意識,學者也失去了堅持真理的氣節,唯唯諾諾,惟上是從,甚至自我奴化。本來青春勃發,質樸單純,思想活躍的學生也日趨粉紅化,犬儒化。有的甚至因老師的學術觀點與他們長期被灌輸的觀念不同,而去檢舉告發。

當教師和學生也被權政化徹底浸染的時候,就意味着大學最重要,也是最後的一道防線失守了。

當大學已經不再是一個學術共同體,也就不再具有科學精神。沒有科學精神,教學和科研也就成了服務體制和謀利的工具。當大學失去了獨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也就失去了靈魂,不再是真正意義上的大學。大學已死,只是自己還不知道而已。實際上,即使不修改大學章程,我們也明白中國大學是什麼性質,這次為什麼有人會推動修改大學章程從而引起風波呢?這絕對值得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