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2019:中國人權“大潰爛”“大倒退”

音頻 06:12
作者: 肖曼
16 分鐘

2019年年終,流傳一份中國人權律師團的新年獻詞,題為“做好準備,迎接未來”,令人矚目。文中則以“大潰爛”和“大倒退”,來形容2019年中國人權狀況,同樣令人動容。

廣告

中國人權律師團新年獻詞認為:過去一年中國人權狀況嚴重倒退,警察權力進一步擴張,使老百姓不勝其煩。侵犯人權的“監察法”,瓜分私有財產的“掃黑除惡”使人們看不到正義與希望。全國遍布監視器和攝像頭,各種社會事件頻發,大眾生活在懷疑恐懼之中。中國執政當局通過偷換概念的方式,在國際社會強推自己定義的人權標準,“文革”正帶着面具撲面而來,壓制言論自由。

2019年,人權律師繼續成為各地司法當局和律師協會重點打壓和監控的對象。超乎尋常的打壓造成各地人權捍衛者無法聘請合適的辯護律師,造成刑事訴訟形式化,官僚化,公平和正義蕩然無存。來年維權律師的生存空間更不容樂觀,甚至擔心“709大抓捕”正捲土重來。“709大抓捕”中,有大約三百位人權律師或被投入牢獄,或被禁言禁足。四年後餘波未平,王全璋至今仍難見天日;江天勇歸家後無時無地不受到嚴密監控。

設在美國的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採訪多位中國的維權律師,他們都指出: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中國的人權狀況迅速惡化。2019年,再有大批維權人士、律師、不同政見者、宗教人士被抓。他們中很多人都有一個共同之處,即都是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或判刑。

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就是最新的案例,在遭關押超過一年後,王怡在2019年年末的12月30日被以“煽顛罪”和“非法經營罪”被重判9年。過去兩個星期,中國先後有多名維權人士和異見人士被當局扣查,部分人甚至被刑事拘留。

中國維權人士提醒人們注意:中國政府早年多以“尋釁滋事”或“擾亂社會秩序”等罪名打壓民間維權活動,只有像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知名異見人士劉曉波這樣引發國際關注的案件才會被安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

但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中國官方壓制維權活動的策略發生變化,涉及的罪名更是上升至“國家”層面。例如,中國非政府組織“民生觀察”創辦人劉飛躍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中國著名異議人士黃琦則被控“泄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獲刑12年。

另外,在“709”人權律師大抓捕中,王宇、包龍軍、李和平、謝燕益、王全璋以及周世鋒等人,均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以及“顛覆國家政權”。

此外,旅居芬蘭的中國環保學者王展、中國民間公益機構“長沙富能”成員程淵、劉永澤和吳葛健雄,還有廣西維權律師覃永沛、陳家鴻,也分別都在2019年被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顛覆國家政權’罪是指通過具體行動來顛覆政府,最高可判無期徒刑;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是指通過文章言論來煽動他人進行顛覆國家政權。 ‘煽顛’最重可被判到15年。”

2019年,國際主流媒體目光聚焦香港和新疆的泄露文件,但據說寒冬等網站也爆出了有關法輪功等宗教迫害的重量級內部文件。

2020年中國公民社會是否將迎來更暗的黑夜,還是會孕育改變的希望?中國維權人士和“新公民運動”創始人許志永在其發布的新年獻詞中提出了這一問題。

不斷需要躲避警方搜查的許志永追問說:中國向何處去?繼續在專制深淵中掙紮,還是奮起直追民主憲政的現代文明?他也這樣質問:“我們正悲哀地看到,中國經濟每況愈下,維穩體制正耗竭三十多年來積累的國家財富,滯漲、貧困正越來越近了,中國不能這樣下去了。請每一個中國人認真想一想,我們能做什麼?我們要給子孫後代一個什麼樣的中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