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台灣2020年大選投票在即 海外台灣人返鄉投票

音頻 05:10
韓國瑜 蔡英文
韓國瑜 蔡英文 網絡圖片
作者: 羅拉
12 分鐘

台灣周六1月11日大選投票,因擔憂台灣民主進程,不少台灣人返鄉投票。旅法演員和導演楊宜霖周五從巴黎乘坐飛機去台灣返鄉投票,成為本屆台灣返鄉投票的海外選民中的一員,那麼她為什麼花費精力,做出如此的選擇呢,這是否反映出台灣人的某種危機感呢?

廣告

危機感導致回鄉投票

楊宜霖表示已經離開台灣17年,是首次回國投票,因為覺得形勢緊張,如果現在不會去投票,有點擔心以後沒有辦法投票。

對於不少返鄉投票台灣人的危機感,她回答自己感到主要源於蔡英文與其對手韓國瑜的對比,如果今天兩位候選人只是因為政治取向不同,有足夠能力當總統候選人就不會有這種迫切感要去投票,但是此次覺得台灣真是會有危險。

雖然往返只有兩天時間,她還是覺得要回台灣新竹去投票。

大家知道,台灣海外公民無法通訊投票,因此在海外的台灣人就必須返回原籍去選舉投票。

投票選舉重要

台灣投票選舉有大約20年代歷史了,那麼為什麼投票選舉這麼重要?

楊宜霖:這幾年無論在台灣或者世界其他地方,在美國英國甚至法國,有個趨勢很可怕就是政治上民主局端化。此前大家不會相信如此極端言論,這幾年這類候選人當選,如美國特朗普,英國約翰遜,這是一種可怕的民主現象。

我認為全球民主越來越民粹化,越來越極端化,當然這有很多因素,每個國家面臨情況不同。但是我認為包括我在內的年輕人對投票不重視,我們接到許多信息回去比較但是不去投票沒有用處。

據台灣僑務委員會公布的數據,2020年大選中登記返台投票人數為5千3百多人,比2016年大選期間大約增加了一倍,這是否顯示在海外的台灣人捍衛民主的決心?

楊宜霖:現在巴黎大罷工,交通困難,能夠到飛機場都是非常辛苦。

反對一國兩制與香港反送中

台灣總統候選人反對一國兩制與香港反送中有什麼聯繫?

楊宜霖:因為唇亡齒寒,香港的例子讓一國兩制不可信。香港人喪失了很多民主自由的權力 ,甚至生命受到威脅,這讓即使住在海外的我們也緊張,擔心自己的國家也變成這個樣子。

民主和自由對於我重要主要因為我在台灣沒有感受到言論自由被威脅的危機,長大後有機會去言論自由受到鉗制的國家旅遊的時候感到,自己在言論自由國家成長的幸福。

如果說話不能自由,表達不能自由,在某種程度上思考會受鉗制,這是很可怕的事情。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