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張倫:從武漢疫情看中國發展模式和文明重建

音頻 09:35
李文亮
李文亮 網絡
作者: 肖曼
25 分鐘

“為眾人抱薪者,凍斃於風雪。為自由開道者,困厄於荊棘。”這是目前網絡輿論給李文亮醫生送上的輓聯。法國賽爾其-巴黎大學教授張倫先生雖目前身在美國哈佛大學做訪問學者,仍希望藉助本台節目向李文亮醫生致敬,他也應邀發表看法,試圖從武漢疫情這一嚴重事件,分析中國的發展模式和文明重建的願景。請聽本台對張倫教授的採訪:

廣告

張倫:感謝你們對我的採訪,也藉助貴台向李文亮醫生致敬。我今天剛剛知道:他還是我的中學校友。許多人在講:李醫生是個普通人,只是因為這個事件被人稱為英雄。實際上許多所謂的英雄都是普通人。恰恰是在一個不正常的時代,一個普通人像李醫生這樣憑着自己的良知承擔起社會責任說出真相,在我看來就是英雄。如果中國這樣的普通人多一些,中國的許多人就會過上健康正常的生活。我向李醫生表示敬意和哀悼,也向所有正在像李醫生這樣奮鬥的醫生們表示敬意。

法廣:有人認為武漢肺炎是無法避免的天災,有人認為這是一場制度性的人禍,您怎麼看?

張倫:這個事情說到底是人禍。中國人古往今來有許多具有智慧的認定,即:“天災人禍自古相聯”。現代社會其實是風險社會, 各種各樣的科學技術更發達,生活的流動性更強,充滿已知未知不確定的風險。恰恰是因為如此,更需要信息的高度流動和言論自由。

中國這次的事情顯而易見是人禍造成的,由於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情不知,任何國家都如此。但是,如果我們有很好的及時反應,信息能很好傳達,就會把風險控制在最小的範圍之內,就會讓人們的損失減少到最小。

我現在哈佛,剛來做訪問學者不久。最近看到有些中國人以流感造成大量美國人死亡來為這次武漢肺炎疫情做開脫。但坦白說,我在這裡感受不到人們對美國流感的任何恐懼,人們更多地擔心來自對華人的(疫情)。為什麼?這裡有人們對未知事物的恐懼,當然一方面是對病的恐懼,另一方面是我們不知道到底(中國)發生了什麼?中國政府從一開始就掩飾信息和推卸責任,幾乎到了不可收拾和災難性的地步。原因就在這裡。如果這方面不做改善,下一步的防治仍然會有很多問題,將來中國人還會為此付出更多的代價。到現在為止官方還在不斷地刪貼封號壓制人民表達的權利和了解信息的權利。這絕對不是中國的福音。

法廣:由於習近平一直搞“定於一尊”,所以大家都在探討習近平的責任到底有多少?

張倫:其實在這個事情上我覺得特別悲哀,坦白說:中國要發生一些災難性事件,是在本人預料之中的。古往今來,有些政權看上去因為高度集權而顯得比較有效率並讓人有些安全感,但事實上這些高度集權的政權就是災難的根源。所有年紀稍長的人都經歷過毛時代:反右打擊幾十萬右派之後就是大饑荒,人民公社造成幾千萬人的死亡。後來打彭德懷搞階級鬥爭後又開始有文革。

習近平上台後一系列的倒行逆施,大搞個人崇拜與極權,打擊異己,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出現災難,在我來看就是大概率事件。先不講個人能力如何,我們知道習近平現在的能力是有限的,(張嘴就出錯)。現代社會是一個高度複雜的社會,需要權力的有效運作,更需要信息的高度流通。你這樣封貼抓人,打壓公民社會,將維權律師送進監牢,社會自主的空間就高度壓縮,社會應付變化的能力變弱,然後官僚不作為,不敢作為,阿諛奉承,一切以習近平馬首是瞻,豈能不影響決策效率?豈能不謊言盛行?造成信息不能很好地傳達,然後使得決策不及時?

你想想,已經在武漢封城之際,習近平竟然在1月23日的春節團拜會上,使用充滿毛式假大空的語言,還在講:”中國要繼續在人類的歷史當中創造中華民族的偉大歷史時刻。”這是什麼話?習近平是中國所有重要權力小組的組長,我們迄今為止沒有看到他去武漢,他竟然說一切都是他的部署,是他在主導。他就把中國疫情“部署主導”到了如此程度,那習近平歷史罪人的責任,就是完全逃脫不掉的。

這實際上反映出更深層的問題:今年號稱是要建成“小康之年”,然後是習近平“新時代”開始之際,發生這樣的疫情,實際在某種意義上是徹底宣告:中國幾十年高調宣傳的“模式”破產了。

中國需要的是什麼?需要的是“重建”,價值觀的重建。30年的畸形發展顯示中國是如此脆弱,全世界大撒幣到處給錢,但是你看看:武漢在應付公共衛生危機時,面臨著各種捉襟見肘的局面。我們要從文明發展,中華民族文明發展,及其發展模式等更深層的地方,做些根本的調整。

這些年,經常用一些所謂民族主義的高調來忽悠中國民眾,有些人也感覺良好。但問題是:你今天有車了,你今天能開嗎?你有錢了,去哪裡旅遊?你可以吃好東西,但你積習不改山珍海味,最後導致多少嚴重的問題?你有錢,你有權,但你真正得到了幸福嗎?你濫用權力,最後權力會把你陷於災難性的境地。許多人趾高氣揚覺得很了不起,但現在到很多國家,人家唯恐避之不及。反而是許多外國的朋友政府領導在替中國人的 權利進行辯護。中國人在國內對武漢人湖北人又是怎樣的排擠?

我們要在災難當中學習到那些真正的教訓:要約束權力,人的權利要得到尊重。中共過去講“生存權”,“發展權”,完全是混淆視聽。那今天,什麼是“生存權”?“發展權”?你有了高樓住,可是你出不了門,呼吸不了,你的健康受到損害,到底這是“生存權”“發展權”呢?還是言論自由等公民的基本權利?

所以我的看法是:要把尊重生命,尊重人的權利與尊嚴,作為下一步中華民族發展的唯一的核心,並重建中國文明的模式。在這個基礎上,才有各種各樣的政治模式,價值系統,社會的運作方式。只有從這樣的角度來思考,這個民族才能真正贏得榮光,中國才會有真正的未來。

聽眾朋友,以上是法國賽爾其-巴黎大學教授張倫先生的專訪:從武漢疫情看中國發展模式和文明重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