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武漢疫情

武漢暴力排查變相拘禁引發質疑

武漢軟件工程職業學院的學生宿舍被要求騰出來作為臨時醫院,學生宿舍的物品全都被當成垃圾清掃出來。
武漢軟件工程職業學院的學生宿舍被要求騰出來作為臨時醫院,學生宿舍的物品全都被當成垃圾清掃出來。 Twetter
作者: 安德烈
12 分鐘

在遭受將近五十天的嚴酷封城之後,武漢人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大排查”。這一切都是打着拯救他們的名義,也許動機不壞?但被批評嚴重缺乏人道。前線記者指出:很難說武漢在變好,人倫慘劇繼續在發生。

廣告

中央工作組是習近平的欽差,他們一經抵達武漢,發出徹底排查,一個不漏,不落一戶,不漏一人的排查所謂“四類”人員的命令,將其送往隔離點和定點醫療機構,一線醫生認為,當局的最新政策會導致更嚴重的交叉感染,認為這種做法很過分!

中青報記者王嘉興11日發出的消息說:“很難說武漢在變好,人倫慘劇繼續在發生。遇到問題,社區、衛健委和隔離點互相推諉、病人就在中間耗着。此外,由於應收盡收的死命令,很多進不去醫院的病情嚴重的患者被強制收進了隔離點。無人照料,幾乎是在等死。”

當局沒有能力讓人們主動自報家門,因為人們失去了對他們的信任,當局也不設法說服人民,因為他們領了習近平的軍令狀,“全力以赴,全面推進”,他們現在認為這是一場保衛武漢的抗疫人民戰爭,全面打響“總體戰、阻擊戰”,一切像機床切割一樣,必須幾日內完成。於是,他們開始了排山倒海的排查,排查。中央工作組下來了,處境尷尬的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也搶着提出更厲害的口號:“確保所有在家未收拾患者人數清零!”要“堅決打贏集中收治‘殲滅戰’。”結果有的地方就發生了以防疫的名義深夜入宅抓人的事情,堪比土匪。

2月9日,武漢軟體工程職業學院的學生宿舍被當局徵用為臨時醫療站,工作人員擅自把學生宿舍內的桌面及書櫃全部清空,並將宿舍房門全部拆除,學生的書籍,生活用品全部像垃圾一樣被丟出來,物品散落一地,布滿院子,如垃圾場。如此處理大學生宿舍,令人齒冷。有人批評,“多少人的大學生活記憶的一部分就這麼被瞬間抹去,毫無人性。”

網絡上這兩天四傳的大排查視頻令人震驚! 排查排查,把大學生宿舍的東西胡亂傾瀉,把一時想不通的人強行抓捕驅趕,這些上門抓人的許多是社區工作人員,是保衛人員,問題是他們自身的衛生指標如何,他們發熱了嗎?他們這樣近距離抓人,會不會加重交叉感染。他們為什麼這樣兇狠,搞得到處鬼哭狼嚎?他們為什麼這樣缺少人道,原來他們得到了習近平的命令,三日之內消滅可疑犯,全部排查完畢。原來,這又是一場絲毫不顧人道的大躍進,為了數字,為了追求一個結果,為了完成一個遙遙在上的最高領袖的命令,不顧一切排查,最後可以向上級報告成果,果然會在幾日之內排查完了,但是,這一粗暴點排查過程,引發的交叉感染,引發的你怨我恨,引發的人道災難,能夠隨着時間的流逝徹底“排查”嗎?

非人道的做法也在杭州出現,一位在杭州工作八九年的原籍溫州人,節後於29日重返杭州,2月4號接到社區需進行醫療觀察通知後,主動配合,每天上報體溫,但是,到了2月6日,突然聽到門口鑽門聲音,原來被街道派出所上鎖了。次人此後每天給派出所打電話,派出所聲稱不在他們管理權限,警察說,我們也是執行政府的規定。鐵鏈依然還在,此人無助的給朋友打電話表示:“昨天我還感到悲哀,試圖通過各種渠道維護我的權利,但今天我只剩下悲哀,以及一個小目標”。

在紐約時報採訪時,美國範德比爾特大學傳染病專家沙夫納對中國採取的新措施提出質疑,當局如何面對臨時隔離避難所內的冠狀病毒患者及其護理人員面臨的風險?生病的人怎麼辦?他們得到照顧了嗎?什麼級別的護理?在體育館和學校禮堂這樣的環境里,護理人員能否有效提供護理並保證自身安全? 其他外部專家表示,將大量病人集中在類似宿舍的設施里,為一系列傳染病不經意間的傳播創造了條件。

排查,封鎖,全封閉式管理,當局通盤考慮好了沒有?會不會發生人道災難?歷史學者章立凡擔心,“疫情失控後採取隱瞞執法的方式進行封鎖,導致最弱勢的群體得不到平等對待。像杭州出現強制封門,實際上把人變相拘禁,像武漢把尚未確診或疑似的人員集中,這也會造成集中營式的管理,最後也會造成這些人成為犧牲品。”

有在武漢的記者指出,2月9日當晚,將患者轉運至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的過程中,武昌區由於工作滯後,銜接無序,組織混亂,不僅轉運車輛條件差,街道和社區工作人員也沒有跟車服務,導致重症病人長時間等待繼而情緒失控,做法十分惡劣。

有網民評論:這是一場治病救人的人道戰,人道為重,不要踐踏人道,否則與遭疫情侵襲差若幾何?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