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微語

挑戰網絡審查的人民戰爭

音頻 13:36
中國一位戴口罩行人
中國一位戴口罩行人 REUTERS/Aly Song

三月十二日,中國互聯網發生了一場沒有硝煙的世紀大戰,令當天習近平武漢調研秀黯然失色;一篇發表在《人物》雜誌上的題為《發哨子的人》的公眾號文章被刪之後,無數網民接力傳播,與網警鬥智鬥勇,甚至使用了迄今為止人類現存的所有溝通語言重新排版,打響一場反抗中共網絡審查的史詩級人民戰爭! 結果就是,在不到兩天的時間裡出現了近百個版本,其中包括甲骨文、文言文,金文,西夏文,毛體,摩斯密碼……英 法 德 意 越 泰 韓 日 阿拉伯 波斯 世界語版,拼音版,十六進制編碼版,國際音標版,徐冰天書版,音樂簡譜版,漫畫版,精靈語+克林貢語版,古希伯來語版,二維碼版,條碼版,盲文版,火星年輕人版,外星人獨創版,電報版,手語版,DNA序列版,星際影視版,最後,有人於2020年3月11號15時32分51秒,將這篇遭遇全網追殺的文章寫入以太坊的區塊鏈,操作者留話說:“內容上鏈,雁過留痕。永久保存,不可刪改。它的安全,將由遍布全球各地的 6980個節點共同守護”。 

廣告

正如網友所說;“本想打一場人民戰爭,結果一不小心就弄成了“和人民打一場戰爭”。

當天的網絡金句是這樣的:

你宣傳的,我連標點符號也不信!

你刪除的,我翻箱倒櫃也要找出來!

另有網友發帖說:《發哨子的人》己不只是一個普通的文本傳播現象,而是一場語言革命,是網友用語言共同完成的行為藝術,一場用語言完成的反抗和遊行。它只屬於這樣的代時,也是此片土地才能完成的“壯舉”,歐美人玩不了,人類文明沒有紿他們提供這種悲衰的機會。

葉隱發帖說: 《發哨子的人》從昨至今,在我的朋友圈,至少看到三四十個公眾號轉載,堪稱近年自媒體傳播史上的奇蹟,也是扼殺言論自由的恥辱。 艾芬是一位良知健全又有點膽怯的女醫生,她蒙受了領導的羞辱,又親歷了一群顢頇愚蠢官員,將一件本來真正“可防可控”的事件,硬搞成一個全球性的災難。作為在抗疫最前線的,每天目睹那麼多鬧劇、荒誕劇、悲劇、慘劇的女醫生,一個嬰兒的母親,終於鼓起勇氣豁出去了,把她所親歷的一切都說出來了。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機密,也沒有什麼出乎意料的情節。 但是,她作為親歷者,用冷靜又憤怒,沉痛又悲涼的語調,把一個官僚化無孔不入的體制的瘤疾剖開,把病患各種無助無力絕望的境遇,用一種樸實無華的語氣陳述出來,就有一種特別震撼人心的力量,也具有了史料的價值。武漢中心醫院是中國社會的一個縮影, 外行領導內行,官員為了官位、金錢、榮譽,各種厚顏無恥的瞞、騙、裝、演,把一件本可撲滅在萌芽中的事故,先是搞成舉國災難,再搞成全球性的災難。沒有哀慟、反思、追責,只有掩飾、號召感恩、 預備慶功。”

一篇人物採訪被全網追殺,它真的就那麼可怕嗎?的確,這是一篇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大夫的口述,艾芬大夫被稱為最早發現並發出新冠病毒信息的人,同院李文亮醫生,那位已經死於新冠肺炎的吹哨人,就是因轉發了一條由艾芬發出的截圖而被網警傳喚的。艾芬在口述中自稱是發哨子的人,並說“要是早知道這樣,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要到處去說!”。

艾芬的口述把讀者的視線聚焦到醫療感染重災區 武漢市中心醫院,聚焦到醫院管理層的不作為亂作為。中心醫院就像一面鏡子,折射出中國官僚體制的逆淘汰,外行管理內行,無知無畏欺上瞞下,堅守黨性而必反人性所引發的系統性災難。她的口述也恰恰為不久前同樣遭全網封殺的《庚子上書》提供了依據。

中央民族大學退休教授,民主派人士趙士林日前曾公開上書習近平,指出人為錯過防疫黃金窗口期,鑄成瘟疫全球大流行的五大原因是: 1 體制極端維穩的慣性; 2 體制報喜不報憂的習性; 3 體制唯上唯權的僵硬機械性; 4 公民社會功能的喪失; 5 信息不透明不通暢,輿論功能缺位。趙士林提出的這五點原因大多能從艾芬醫生的口述中找到作證。

網上還有一個來自武漢市中心醫院重症醫學科原職工五問醫院管理層的帖子,從側面印證艾芬的口述,這個帖文的質問對象是武漢市中心醫院黨支部書記蔡莉,院長彭義香,內容是這樣的:第一問:堂堂市級三甲醫院何以淪為“醫護感染中心?”據不完全統計,被新冠病毒感染的武漢市中心醫院醫護人員數目逾兩百餘人,其中重症患者不在少數、命在旦夕!書記、院長為何沒能合理調用醫療資源?為何沒能及時預警本院職工? 第二問:急診科艾芬主任早在1月1日,就多次向醫院公共衛生科及醫務處反映疫情,但均未引起重視!直到1月21日,鍾南山院士說出“肯定人傳人”,期間已歷二十日,醫院管理層有無向上級單位上報?有無向全院職工通告實情? 第三問:疫情肆虐,全體醫護幾近以裸奔的形式倉促直面戰場。他們被迫在朋友圈丶社交平台呼籲募捐防護物資,大量員工得不到正規防護,這是枉顧本院醫護性命。為何醫院管理層毫無統籌安排?視本院醫護人員生命財產為兒戲?第四問:醫院管理層有無親臨一線調度指揮?有無當面關懷一線戰士?領導竟然在開周會時批評某些戴口罩的高年資醫生“不懂醫學常識,搞得嚇死人”。若不能把醫護的身心健康放在第一位來重視,醫院管理層又在重視什麼?是自己的烏紗帽嗎?第五問:管理層對病毒:坐以待斃、視而不見;對職工:不管不顧、屍位素餐。武漢市中心醫院之殤,理應由醫院管理層全部擔責!”

法學教授張雪忠發帖說:這兩天,一篇對艾芬醫生的訪談文章,成了公眾輿論的超級熱點。艾芬醫生真的很了不起!她是一名敬業的醫生,平時不一定會關注和思考政治問題,只是一心想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所以,在被領導談話後,雖然心裡覺得很委屈,但也很快就噤聲了。但是,在經過這麼多天出生入死救治病患後,她沒有去博取任何讚譽,而是站出來向世人公開事情的真相,並袒露自己的悔恨之情,這是非常勇敢、有良知和有擔當的舉動。在訪談中,艾芬醫生說了一句特別有分量的話:“要是早知道今天,老子要到處說!” 這句話所包含的政治學意涵,非常值得加以闡明。

在這個國家,一直都有人在為社會的進步,為建立一個良好的現代體制,而前仆後繼地奮爭、付出和犧牲。很多人為此失去了工作,自由甚至生命。這些人無疑是社會的脊樑。但這個社會還有另一種類型的脊樑。她們在平時默默無聲,只是盡心儘力地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過着一種波瀾不驚的平靜生活。但當危機襲來時,這些職業人士卻可以挺身而出,為大家的安全,將自己置於最危險的境地。她們不習慣說華麗的語言,卻展現出了高超的專業能力和大無畏的勇氣。在這次疫情中,這樣的人有很多很多。有艾芬醫生,和張文宏醫生,世上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正是因為有這些人的存在,雖然我們的政府如此糟糕和不負責任,但我們的社會卻還不至於徹底敗壞與沉淪。

在今天的中國,各行各業專業人士面臨著困境。他們經常要迫於權力的壓力,放棄甚至違背自己的專業判斷:會計師被迫認可造假的賬目;建築師被迫認可偷工減料的建築項目;教師被迫對自己的學生說違心的話……現在,連救死扶傷的醫生,也必須眼睜睜地看着原本可以避免的疫情,因為權勢人物的專橫干預,最終變成一場巨大的災難。並且,在疫情爆發後,各地的醫院竟然必須依照權力的意志,來決定該用什麼藥、該實行何種治療方案!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就是通常所說的中產階級的主要構成者。他們的專業知識和職業操守,是一個社會實現良善治理的基礎。當他們在專業問題上,也必須屈從權力意志時,這個社會就不可避免會出現治理潰敗的局面。這次疫情的爆發,不就是蠻橫的權力,干預到醫學專業領域所造成的嗎?

如果沒有制度的革新,權力任意干預專業事務的局面,就不可能改變。但如果沒有整個中產階級的關注和參與,單靠少數勇於犧牲的公義人士,就沒有足夠的力量改變現有的制度。只有組成中產階級的各個專業群體,和那些更具有政治意識的公義人士攜手合作,才有可能帶動整個社會,致力於制度的革新與再造。專業人士,要想有獨立和有尊嚴的職業身份,就必須首先意識到自己的公民身份,具備必要的政治自覺,關心和參與推動國家的政治進步,積極干預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預專業,這就是那句“老子要到處說”所包含的政治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