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微語

誰來監督監察委?

音頻 12:56
吹哨人李文亮醫生死於新冠病毒2020年2月7日
吹哨人李文亮醫生死於新冠病毒2020年2月7日 Reuters/Li Wenliang

由國家監察委主持的 對李文亮醫生被訓誡事件的調查,歷經四十二天終於公布了結論,結論認為,“由於中南路派出所出具訓誡書不當,執法程序不規範,調查組建議武漢市監察機關對此事進行監督糾正,督促公安機關 撤銷訓誡書 並追究有關人員責任”。換句話說,就是整個事件的錯誤出在一個區派出所兩名執法人員沒嚴格按程序辦事。這個結論一經公布,就激怒的不少網民,他們當即跑到李文亮醫生的微博下留言,留言不下十萬條,斥責調查結論避重就輕,敷衍了事。如今,李文亮醫生的微博已經變成國人的虛擬哭牆,每天會有人在這裡傾訴,翻看網友的留言,能感受到人們並未被一份訓誡書的被撤銷而欣慰,瀰漫哭牆的是網民內心難以掩飾的悲涼。

廣告

網民“中大楊伴仙女”留言說:“今天調查結果出來了,跟我們預想的一樣,不疼不癢,避重就輕。原本應當是更多反思和問責的調查報告,成了應付百姓的通告。你可能在那邊不甘,不過這就是我們的世界。”

 

網民“招某”留言道:“李醫生,訓誡書撤銷了,等了一個多月,他們還是欠你一個道歉,雲南到了曬太陽的季節了,我們小五線城市也解封清零好幾天了,今天電視劇《安家》播到50集了,吃到了最愛的抹茶冰淇淋,有機會想請你一起吃呢。”

網民“昵稱2020”留言道:“調查開始了?不,已經結束了。就這樣了?李醫生,這個人間配不上你,你在天堂安息吧。。。”

網民“小九旦”留言說:“我們想知到,一個所長,一個普通民警,是怎麼安排央視滾動播放的?他倆有這麼大的能量?李醫生對不起呀,雖然對結果很氣憤,但也沒辦法。”

網民“春之子”留言說:“文亮:不要理他們!願你在天堂里開心! 給你精神上造成那麼大傷害,調查結果中竟然連一句向你道歉的話都不說!我們不滿意”網民“藍色格桑梅朵”留言說:“李醫生,我想,你已經不在乎調查結果如何了吧!如今,一切對你而言都是蒼白的,不是嘛?我想你並不想成為那個吹哨人;你更希望這一切並未發生過,你還是那個捨不得買車厘子的李醫生;我想你更願意父母安康,妻賢子孝的走過這個冬春,迎接下一個夏秋。”

一篇題為《就問一個問題:誰下的訓誡令?》的網文這樣寫道:“將個人命運與宏大歷史聯繫到一起,需要一個樞紐。對於這段很可能改變了21世紀世界格局的歷史,這位樞紐型的人物必須擁有姓名。

 

2019年12月30日,武漢正處在它建城以來第一次真正成為世界輿論中心的命運轉折前夕。就在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醫生們擔心非典重現的同時,另幾家醫院也出現了類似病例,信息通過各種方式彙集到了衛健委,並引出了那份廣為流傳的要求各醫院上報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的通知。直到這時,這場後來震動世界的悲劇還只是一簇有可能被扼殺的火苗。

 

年輕的李醫生,就是在這時候獲知了非典可能重現的信息。身在眼科的他幾乎是第一時間想到了醫生同僚們的安危。誠如調查組答記者問時所言,李醫生並不是什麼反體制的孤膽英雄,出於謹慎的心態,他把信息發到醫生同學群里時還特意提醒“大家不要外傳,讓家人親人注意防範。”

 

可能是當天晚上,也可能是第二天上午,我們不得而知,一位樞紐型人物的出現,將李醫生的個人命運與新冠病毒重創全球的宏大歷史聯繫在了一起。這位樞紐型人物,我們無從得知他是誰,身處多高的職位,給武漢市公安系統下了一道命令,要求查處擅自傳播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個人。李醫生正是因此被電話傳喚到派出所,於2020年1月3日簽下了訓誡書。我相信,正是這位樞紐型人物,為了起到足夠的震懾效果,又給武漢市宣傳系統下了一道命令,由宣傳系統彙總了8名被查處發布肺炎疫情的【造謠者】信息,寫成通稿,發到了新華社和央視。

 

我相信,還是這位樞紐型人物,為了某些我不得而知不便討論的原因,給武漢市衛生系統下了一道命令,要求不公開醫務人員感染情況,要求兩會期間不通報新增病例。這才有了後來大家所看到的持續多日無新增確診病例,未發現明確人傳人證據的神奇狀況。

 

從公安訓誡到央視新聞通報造謠,再到不得新增確診病例的指示,一套組合拳讓各大醫院領導們充分認識到了這位樞紐型人物管控疫情信息的鐵腕與決心,他們與衛健委一起忠實地體會和執行了指示精神:讓醫生們不要亂說話,讓醫生們不要戴口罩,讓醫生們不要越級上報。

 

至此,千萬武漢人民,十四億中國人民,七十億地球居民,永遠地錯過了那兩周時間,錯過了本可以讓李醫生和他的同事們及時戴上防護口罩的兩周時間,錯過了本可以叫停大型集會活動,避免群發擴散的兩周時間,錯過了本可以挽救數千條生命免於罹難的兩周時間。

 

調查結果出來了,處理決定也出來了,我欣慰地看到李醫生的訓誡書被正式撤銷,看到了公安機關對李醫生的致歉。但是作為一名身份證420開頭的中國人,我必須舉手再小聲問一個補充問題:是誰下的訓誡命令?”

監察委的調查報告為什麼會遭到網民的質疑呢?關鍵是在李文亮事件中,人們很容易看出一個不和邏輯的時間鏈。從監察委結論報告中可以看出,李文亮醫生是去年12月31號晚上在醫生朋友圈轉發了一條有關武漢病毒性肺炎的截圖,而他被警方傳喚和簽下訓誡書發生在元旦後的一月三號,同一天被警方傳喚的 還有同院腫瘤科大夫謝琳卡;同院急診科主任艾芬醫生被醫院約談發生在元旦後的一月二號,艾芬並沒有被警方約談過,另外一位曾被警方傳喚的醫生是武漢紅會醫院的劉文,傳喚發生在一月二號。這些都是已經被官媒反覆報道過的事實,值得注意的是,新華社 央視報道的“八位散布武漢病毒性肺炎謠言遭警方依法處理”的消息,發佈於元旦當天,一月一號,上述四位有名有姓的醫生被警方或醫院約談傳喚卻都發生在元旦後的二號三號,他們和李文亮都不應該在這八人之中,因為央視滾動新聞發布信息時,這幾位醫生都還沒有被警方傳喚,訓誡書也還不存在。那麼問題就來了,新華社央視新聞中所說的八個人是誰?他們現在在哪?難道人間蒸發了嗎?這些疑點難道不應該被監察委調查組發現調查及作出解釋嗎?

一篇題為《應該啟動對國家監察委調查組的調查》——李文亮調查與監察制度的危機的網文這樣寫道:

“日前,國家監察委員會對李文亮事件作出調查結論認為“中南路派出所 出具訓誡書不當,執法程序不規範”。執法程序不規範,很容易理解,但是,出具訓誡書不當,而不是說作出訓誡決定不當,那麼依法可以重新作出相同內容的訓誡書。所以,國家監察委調查文本的結論是不嚴謹的。

有人指出,這個案件是國家監察委自成立以來調查的最小的案件,對一個基層醫生和公安派出所 派出國家級的調查組,得出了一個“兄也不滿意、嫂也不滿意的”結論,打蚊子用大炮;也有人說,國家監察委調查40天,只得出一個“責任在派出所”的結論,這個效率是不是太低了。本文認為,李文亮事件是億萬人矚目的世界級事件,也是國家監察委自成立以來第一次對重大公共事件進行調查,直接關乎人們對國家監察委的信任,甚至對設立監察制度的信任。這個調查結論的作出,幾乎動搖了中國的監察制度。因此,本文鄭重提出,國家監察委員會和全國人大 應當依法履行職務,啟動對“國家監察委調查組”的調查。

 

李文亮僅僅在醫生同學微信群中告訴大家小心,已經出現SARS病毒感染。此後被公安機關立案調查。這究竟是公安機關的自主行為,還是有人干預案件。具備基本智商的人都能夠想到,這絕不是一個公安派出所願意辦的案件。堂堂的國家監察委調查組把一個派出所的小警察找出來背鍋,不僅侮辱了自己,也在侮辱中國人的智商。

 

當然,這兩個派出所的警察,沒有依照自己的良心和法律精神辦案,依法受到處罰一點也不冤枉。但是,壓制言論的違法行為之所以肆意妄為,絕不是幾個警察違法的結果。因此,為重建人民群眾對人大制度和國家監察制度的信心,全國人大和國家監察委,應當依法成立特定問題調查委員會,分別對“國家監察委調查組”進行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