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湖北解封 威脅是否也解除了 仍大有疑竇

音頻 05:16
2020年3月25日,中國湖北省宜昌市宜昌東火車站,人們排隊等候購買火車票。La gente hace cola para comprar billetes de tren en la estación ferroviaria de Yichang Este, el 25 de marzo de 2020 en la ciudad china de Yichang, en la provincia de Hubei
2020年3月25日,中國湖北省宜昌市宜昌東火車站,人們排隊等候購買火車票。La gente hace cola para comprar billetes de tren en la estación ferroviaria de Yichang Este, el 25 de marzo de 2020 en la ciudad china de Yichang, en la provincia de Hubei AFP

中國湖北省將於周三開始解除對全省6000萬居民中大部分人的出行限制。法新社的報道稱,封城兩個月後,湖北省即將恢復對外交通,武漢市也將在兩周後,即從4月8日零時起解禁。不過,湖北省大中小學仍就延期開學,各地的援鄂疾控隊也暫不撤離。

廣告

有關湖北省解封決定,紐約時報由王月眉,與黃瑞黎署名文章指出,湖北省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最早出現的地方,經歷了近兩個月的封城。解禁釋放的信號表明,政府有信心認為採取的嚴厲措施已經控制住了疫情。

但紐約文章接着話鋒一轉說,就在有關部門宣布放鬆限制的同時,人們對該病毒在中國造成的死亡人數以及威脅是否已完全消除產生了新的疑問。在宣布放鬆措施的幾小時前,武漢的官員說,當地一名醫生的病毒檢測呈陽性,這之前,武漢已經連續幾天宣布沒有新的本地感染病例。

文章引述新聞報道稱,衛生官員發現了一些無癥狀的感染者,但沒有公布具體數字,這讓人擔心新冠病毒仍在悄悄傳播。此外,境外輸入病例仍在繼續增長。另外,流行病學家認為,即使真的不再有新的感染病例,但恢復旅行、工作和日常生活可能會重新帶來病毒的傳播。

香港大學病毒學主任裴偉士(Malik Peiris)即對紐約時報說:“一旦限制措施減少,我們需要擔心第二波疫情暴發”,“意識到這點,對疫情進行監控,並準備好在未來有必要時重新採取這些措施很重要。”

外界注意到,湖北解除出行限制的前夕,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發言人吳尊友淡化了無癥狀感染者帶來的風險。他說,已知的無癥狀感染病例都發生在與確診患者有密切接觸的人身上。這些人仍將受到隔離觀察。

香港大學的裴偉士也對紐時提問答說:“毫無疑問,無癥狀感染者是一個潛在的傳染源,這個問題值得關注,”不過他補充道:“為了尋找無癥狀感染者,給成千上萬完全沒有癥狀的人做病毒檢測並不可行。”

另據《財新》網報道,截止到22日,湖北省已連續4天新增病例零增長。但3月23日,湖北新增確診病例1例,在武漢,而且這名病人不是國外輸入的。從數據上可以看出,武漢以及湖北的本土疫情傳播基本阻斷,但零星散發病例和局部爆發疫情的風險仍然存在。這也是大規模復工和恢復經濟社會正常化所面臨的最大挑戰。

據了解,武漢市市內前幾天已取消了封鎖,已經"安全"的小區實現進出無障礙,只有個別尚存"危險"的小區還在嚴格把關。

今天周三,台灣行政院發言人谷辣斯(Kolas Yotaka)則表示,中國的疫情不夠透明,因此不會取消滯留武漢台灣人的註記,如果他們要回台,必須搭乘指定的航班,並在登機前進行檢疫,落地後還需集中檢疫14天。

之前,滯留武漢台灣民眾回台包機曾經出現爭議,包括搭乘名單的先後順序、不能有確診病例登機等,由於兩岸在執行上有不同認知,使得整體作業不是進行的非常順利。

紐時文章還指出,將一個有着數千萬人口的省份封鎖兩個月所造成的人類代價,可能要幾個月甚至幾年才逐漸清晰。雖然專家們稱讚中國的嚴格封鎖措施遏制了病毒的傳播,但這些措施也讓人們的生計和個人的自由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